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想讹钱,门都没有!

    老子还想找你妹算账,长成那幅烂菜叶的熊样,也好意思诬陷本人耍流氓,谁给她的勇气?

    是梁静茹给了她一朵雨做的云,让她飘了吗?

    换做以前,牛小田肯定会选择破财免灾,但现在不同,虽然他只是继承了*所剩无几的真武之力,但对付一名村霸,依然轻松有余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!

    牛小田抓过一把修鞋的锥子,出手奇准,狠狠扎在张勇彪肩窝的云门穴上。

    一声闷哼,张勇彪感到半边身子都麻了,握拳的手自动松开,瞪大牛眼惊愕道:“你,你小子吃了豹子胆,还真敢动手啊?”

    “滚出兴旺村!”

    牛小田冷笑,继而又飞起一脚,踢在张勇彪的裆部上。

    正中球门,满分!

    张勇彪发出惨叫,捂着裤裆蹲了下去,疼得脑门上都是豆大的汗珠子,浑身抽搐着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不必担心他被踢废了!

    这货本来就是个软蛋,嘿嘿,也是兴旺村妇女们的幸运,没有被他玷污。

    将锥子上的血,在张勇彪的脸上擦净,牛小田抓住这货的脖领子,像是拖死狗一样,硬是拖到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王木栓正好赶着牛车路过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牛小田这是疯了吗?居然在太岁头上动土,不要命了?

    胆子小的王木栓,唯恐被连累,连忙跳下车,牵着牛朝着另一个方向跑了。

    自从犯事儿后,张勇彪家就搬到了镇里,这次他是骑摩托来的,目标很明确,就是找牛小田讹钱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屑冷哼,一脚将路边的摩托踢倒,又砸中了张勇彪的腰。

    迎着清凉的晚风和醉人的夕阳,牛小田头也没回,一路哼着小曲,朝着村西头缓步走去。

    山脚下,小河边。

    一栋新盖的三间大砖房,就是马刚柱的家。

    此刻,房顶的烟囱上,正冒出一缕缕的炊烟,被晚风肆意捏成了各种形状。

    牛小田推开大铁门,就听到一阵激烈的狗叫,大黄正使劲拉着铁链子,前爪抬起站立,朝着来访者呲牙示威。

    “大黄,眼屎这么多,是不是为了没老婆上火啊?”牛小田笑着调侃,反正也咬不着,累死你个球。

    大黄却好像听懂了,突然趴下来,用爪子捂住脸,只露着两只眼睛偷看,口中发出呜咽之声。

    “嘿,没想到你个畜生,也有花花肠子。”牛小田觉得很好笑。

    屋门开了,一名二十五六的女人走了出来,喜庆的娃娃脸,花褂子下鼓鼓囊囊,下面是早就过时的脚蹬裤,穿着男人的大号拖鞋。

    正是马刚柱的媳妇余桂香,人如其名,常年桂花飘香。

    余桂香是网上鸡汤文的深度受害者。

    砖家说,洗澡能破坏身体的有益菌,导致各种疾病发生,不洗澡好处多多,分泌的油脂可以保护皮肤。

    余桂香对此深信不疑,从此便不再洗澡,就连洗脸也是七天一次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,马刚柱居然对外宣称,他就喜欢这个味!

    “小田来了,快进屋!”余桂香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嫂子,洗澡了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抽着鼻子问,隔着两米远,就能闻到这种特殊的混合香型,让人觉得好像进了榨油坊。

    “非要洗澡吗?”余桂香不由抗拒。

    “洗的喷喷香,是对神灵的尊敬,治疗才能灵验,不然我就走了,才不管你肚子里的那点事儿。”牛小田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好,俺马上就洗,你先跟刚柱唠会儿嗑。”余桂香不情愿答应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也换了,再戴个兜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两下,羞得余桂香红着脸过来追着打。

    东屋内,马刚柱抱着膝盖坐在炕头,圆形的炕桌上,摆着一碟油炸花生米,一盆白肉炖酸菜,飘着几截黑色的血肠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来,随便吃点,再整两盅!”

    马刚柱抓过温热的白酒瓶,笑容满面的张罗,牛小田却直摆手,不喝廉价酒,菜也不想动,他平生最不喜欢吃的东西之一,就是血肠。

    伸手抓过一把花生米,扔一粒在嘴里嚼着,牛小田问道:“刚柱哥,你跟桂香嫂子,结婚有两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两年零三个月。”马刚柱倒是记得门清。

    “从你面相看,子孙宫饱满有肉,左右呼应,应该是两个儿子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马刚柱双眼放光,兴奋地搓手,“俺们家三代单传,到俺这里,就怕断了香火,没想到还能开枝。”

    “凡事都不是绝对的,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自身,关键在嫂子,种子虽好,也得地里长苗才算。”牛小田煞有其事。

    “那就拜托兄弟,你说咋办都行。”马刚柱急忙又递来一支烟。

    隐约可闻,西屋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估计余桂香的洗澡水,都能倒地里当肥料了。

    两人就在东屋聊天等着,马刚柱没忍住好奇,一边吃着酸菜,一边打听道:“小田,你在南山遇到的老神仙,到底长得啥样?”

    “还用问吗?就画上的那样。”牛小田傲气地指指墙上的寿星图。

    “我猜也是。”

    马刚柱拍了下大腿,咧着大嘴直乐,神仙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其实,牛小田遇到的*,是个黑瘦的小老头,生活在山洞里,穿着脏兮兮的道袍,灰白胡须短短的,没有半点神仙模样。

    只有那一双眼睛,深邃不可见底。

    在深山老林里迷路的牛小田,跑丢了筐,也跑丢了鞋,惨不忍睹地误闯到山洞中,被这名自称玄通真人的小老头,收为了徒弟。

    并非牛小田天赋异禀,奇才难得,而是玄通真人修为耗尽,大限之日到了,临时也抓不到好徒弟。

    就这样,牛小田被真人按着脑门,用法力强行灌输了三部书,分别是《风水相经》、《医仙真诠》和《灵文道法》。

    将最后一丝真武之力,也灌输给牛小田,又交代未了的心愿。

    玄通真人溘然长逝,走的时候,神态安详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气将*留下的宝贝带走,又在山洞里放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马刚柱接下来的问话,打断了牛小田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瞧没瞧出来,杨寡妇肚里的娃是谁的?还真有不怕死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兴旺村村民最关心的话题,牛小田才不会说,嘿嘿反问,“你猜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