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马刚柱挠了一手头皮屑,就是不肯答应,半天面露喜色,想到了一个好法子。

    让牛小田背过身,余桂香再次躺下,脱了睡衣,两床被子分别盖住上下,只留着一截青蛙状的白肚皮。

    自以为聪明的马刚柱,恰恰忘了,对面墙上挂着一面镜子。

    这一幕,都被牛小田尽收眼底,暗自偷乐,春光无限好,可惜腰太粗。

    “小田,开始吧!”马刚柱得意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脱鞋,直接跳上炕,蹲在那里打量。

    先看到一眼深井,又看到了一个黑痦子,不由道:“嫂子,这个痦子不太吉利啊?”

    余桂香被捂出一头汗,探出头喘着大气问:“咋个不吉?”

    “等有了孩子,准备买奶粉吧!”

    余桂香听懂了,脸色大变,胸前的神器白长了,居然不能亲自哺养孩子,急得快哭了,“这,这可咋办啊?”

    同样蹲在炕上的马刚柱,也冒出汗来,谁不知道,奶粉钱,贵啊!近乎哀求道:“小田兄弟,拜托!那个,上没钱了,等有了再给你转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瞧把你吓的怂样,把这个痦子点了就行。”牛小田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快,穴位在哪里?”

    马刚柱催促,唯恐再看出哪里不对,这日子就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“记号笔!”

    马刚柱连忙翻出,牛小田接在手里,在肚脐下方,涂了个小黑点,好像又多了一颗痦子。

    也不逗留,牛小田跳下炕,溜溜达达回去了。

    白月光,洒满兴旺村,一切亮亮堂堂的,让本就昏暗的路灯,显得可有可无。村民白天要忙地里的活,早睡早起,四周静寂无声,只是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。

    夜色如此美好,我却如此寂寥!

    身影孤单的牛小田,正发着感慨,身后却传来了自行车清脆的*。

    转过头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是个年轻的女孩子,正骑着一辆精致的二八自行车,一身白色运动装,脚下红色运动鞋,脑后甩动一条乌黑发亮的马尾辫,青春靓丽又充满活力。

    是同学林英,也是村主任林大海的宝贝独生女。

    往事浮现,历历在目,心头有点酸,牛小田急忙快走几步,但还是被林英看到了,从后面高喊,“小田,小田!”

    不自觉脚步一滞,林英很快追上来,单腿支撑,停下自行车。

    牛小田扯扯褪色的短夹克,故作淡定的打招呼:“嗨,英子,这么晚才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没回家吗?”林英歪头问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你是女孩子,走夜路不安全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关心!”林英一抹甜甜微笑,调侃道:“小田,听说你现在挺能耐的,超级无敌神算子,咱村的头号大名人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了,无依无靠的苦命娃,总要赚钱养活自己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话里带着点酸味,放眼整个兴旺村,像他这般身世可怜的,也挑不出第二个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也算一技之长,很不错。”林英却哈哈一笑,继而试探问:“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”

    看着那张熟悉的俏脸,黑白分明的眸子里,好像有星光在闪动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一软,轻声道:“只要我能做到的,都行!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你家里,帮我好好测一卦,看能不能考上心仪的大学。”林英笑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吧!”

    “思想还挺封建的,又不是没去过。”林英翻了个妩媚的白眼,催促道:“没关系,快走吧!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在村路上,月光拖下长长的影子,牛小田的话很少,心情乱糟糟的,那曾经年少的情怀,总让他觉得眼窝湿湿的。

    两人是童年玩伴,骑大马,过家家,上树抓鸟,下河捕鱼,几乎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上学后,又同在一个班级,结伴上下学,一路欢笑一路歌。

    孤儿牛小田,村主任的准上门女婿,这是当时兴旺村村民的普遍共识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有这种幻想,上初二时,他终于鼓起勇气,给林英写了一封情书,辞藻华丽,饱含深情,把自己都感动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然而!

    林英对此没有回复,却眼神古怪,带着不满,跟他疏远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牛小田因为跟女同学耍流氓,被学校开除。

    穷苦孤儿,高攀不起堂堂村主任的千金,痴心妄想,自取其辱。这是牛小田心头的一根刺,拔不掉,但碰一下就会疼。

    家门前,依稀还有血渍,是张勇彪留下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张勇彪忍着蛋疼,龇牙咧嘴骑着摩托狼狈滚蛋,牛小田不由笑了,心情顿时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以后,谁也别想欺负老子,老天爷也不行!

    心生豪情万丈,牛小田决定勇敢面对跟林英的这段感情,开始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林英跟着牛小田,进入熟悉的土屋,准确找到了墙上的开关。

    灯光亮起!

    牛小田更清晰地看到了林英的俏脸,大眼睛,长睫毛,挺翘的小鼻子,小小的嘴巴上,一点迷人的唇珠,皮肤白皙光泽,像是新剥的柳枝。

    好像哪里不对劲?

    牛小田盯着林英猛瞧,目不转睛,林英不由后退一步,带着点慌张,“小田,你的眼睛好吓人。”

    “英子,你气色不对,好像有灾。”牛小田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骗人的说法,太老套了吧!”林英抬着下巴表示不信,又一本正经建议,“小田,忽悠人也要与时俱进,不能光靠吓唬和奉承,对,要懂心理学。”

    “想哪儿了,我是认真的,你明天最好待在家里别出门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林英双眉之间的印堂上,隐约浮现出一团暗色,有道是,暗色浮于额,灾期应不远,通常会在一天内发生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要上学,高考在即,不能耽搁。”林英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命比什么都重要。”牛小田强调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我会遇到什么灾星?”

    “想得到准确答案,还是摇卦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拉开书桌下的抽屉,取出三枚古老的铜钱递给林英,说明摇卦的方法,清除杂念,聆听声音,手随意动,心诚则灵。

    林英觉得很有趣,忍着笑意,将铜钱拢在双手掌心,哗啦啦的摇了起来,又扔在一块方形的白布上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六次,卦象形成!

    主卦,风天小畜,变卦,风水涣。

    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皱眉看着画出的卦象,半晌后给出了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