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英子,明日辰时,也就是上午七点到九点之间,你会遭遇水灾,虽然不至于危及生命,但也会因此生病住院。反正咱村离镇里也不远,辛苦点,骑自行车去吧,应该能躲过去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卦象上,显示的是轿车开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林英坚持要去上学,牛小田折中认为,只要她不坐车,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听你一次。”林英点头,“现在,该算考大学了吧!”

    十年寒窗,面临大考,林英更在意此事。

    “不用算了,从面相看,驿马动,人远行,你不但能考上心仪的大学,还能留在城里,兴旺村不属于你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说话一套套的,跟哪本书学的?”林英很开心,坐在火炕边晃着脚问。

    “神仙传授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了,这个世界上没有神仙,只有大忽悠!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随你。”

    林英突然沉默了,欲言又止的样子,最终,轻轻叹口气,“小田,你应该考虑去城里打工,留在兴旺村,没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连初中都没毕业,去城里能干什么,搬砖还是捡垃圾?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都怪张勇芬,把事情闹那么大。”林英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提她,恶心!”

    牛小田狠狠抽了几口烟,想起来就气不顺,要不是张勇芬死咬着他耍流氓,现在应该也在准备高考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也不对,虽然她那里长得很大,但未经允许,你也不能摸啊!”林英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没摸她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变得激动起来,拍着炕沿道:“英子,你跟我从小一起长大,想不到,连你也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给她写了情书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哈,她也撒泡尿照照,多大的脸啊!我会给她写情书,简直笑话。”牛小田被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亲眼所见,就是你写的,还不承认。什么小村的夜色多美,你好比天上的月亮,照亮我的心房,又好比星星,点亮我前行的路,瞧瞧,牙都被酸倒了。”林英撇嘴。

    很熟悉的描写,那是挖心掏肝想了一宿才想到的,牛小田不由一呆,脱口问:“那封信是写给你的,怎么落在她的手里?”

    林英如遭电击,再也不淡定了,俏脸上飞起朵朵红霞,抚额感叹:“天啊,你这个马大哈,放错了书包,还有你那狗爬字,英子和芬子,谁又能分得清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也愣住了,不由猛抓头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妥妥的情书乌龙事件!

    难怪林英后来爱答不理,还以为自己爱上了个丑八怪。

    唉,大错酿成,无法挽回了!

    “就算这样,她也不该死咬着我不放。”牛小田嘴硬道。

    “她那晚确实被人从后面摸了,寻死觅活的,只有你打过她的主意,还能赖谁?”林英道。

    “搞不清楚就讹人,活该,一家子败类,别想着我会原谅她。”牛小田又忍不住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英不再提这个茬,取出小巧的手机,“小田,加个吧!”

    “不加!”

    林英有点尴尬,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想看到你找男朋友,秀恩爱,眼不见,心不烦。”牛小田坦言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为这个呀?到时候,我会朋友圈把你屏蔽,一点都不让你知道。”林英笑了起来,带着几分甜蜜。

    还是加了。

    林英转来二百块钱,被牛小田坚定地拒收了。

    不早了,两人又踩着小村的月光,牛小田将林英送回了家,却不想回头望。

    人生如此,注定难有交集,面对现实吧!

    烧热火炕,牛小田躺在暖烘烘的被窝里,还是忍不住想起了林英。

    难免心绪纷乱,牛小田只好靠着习练*传授的*来压制,渐渐进入到半睡半醒的*状态。

    调整呼吸,气沉丹田,培育真武之力,打开生死之门。

    真武有九层,一层一重天!

    目前的牛小田,顶多算真武一层,但这也得益于*的临终馈赠,否则,苦练十年也未必能入门。

    是*改变了自己,牛小田绝不会忘记这份恩情。

    手机传来滴滴声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睁开眼睛,已经是早上八点。

    是林英在上发来消息,一张路边风景,跟着吐舌头表情和一句话:牛大哈,你要保重自己哦!

    牛大哈?

    愣了下,牛小田懂了,被逗得大笑起来。林英这是在嘲笑自己马大哈,情书都能放错了书包。

    再看那张照片,玉米地的风景。

    手机拍得哪有现实中的风景好看,都有些虚了,仔细一看,却是从车窗内拍摄的!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凛然一惊,急忙发消息:“英子,快下车,水灾,这辆车会开进水里!”

    等了一分钟,林英并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大事不好,牛小田的额头都冒汗了,急忙跳下炕,三两下套上衣服和鞋子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自行车好久没骑了,车带瘪了,匆匆用打气筒打足,刚蹬上去。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链子又掉了!

    不是三两下可以摆弄好的,牛小田果断放弃扔在一旁,飞快跑出院子,四下张望,哪怕能拦一个电瓶车也行。

    这时,王木栓赶着牛车过来了,手里慢悠悠地扬着小皮鞭。

    牛小田迎过去,焦急道:“栓子叔,能不能让老牤子跑起来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王木栓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通镇上的那条路上出事儿了,必须马上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牛是能跑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牛小田跳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百!”

    好嘞!

    出趟车就能赚一百,王木栓当然不会放弃机会,使劲扬起鞭子,一下下打在老牛的*上,发出一连串啪啪的响声。

    驾!驾!驾!

    王木栓边打边喊,老牛被打蒙了,抬头发出哞哞的叫声,发了疯一般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都说马车快,牛要是发起疯来,速度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身侧的景象都成了虚影,牛小田的*一半时间都被颠到空中,王木栓努力控制好牛车,狂奔出兴旺村,来到了乡路上。

    再快点!

    快点!

    牛小田心急如焚,恨不得也化身成奔牛,赶到事发地点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终于到了!

    这是一座横亘在兴旺村和青云镇之间的水泥桥,长约二十米,下方是奔流的泥鳅河,可能是上游有降雨,水势较大,并不清澈。

    让牛车停住,牛小田立刻跳下来查看。

    果然,有车辙碾过河畔的青草,向前延伸,消失在水流中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