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身在兴旺村的牛小田,生活环境闭塞,并不了解镇上的大新闻。

    能听到的,只有本村谁家男人被媳妇挠了脸,谁家的母猫下了几个崽,又或者,谁去了杨寡妇的家里献殷勤。

    还有,大家对杨寡妇肚子里孩子的亲爹的各种猜忌版本。

    “说详细点!”

    牛小田拉过凳子坐在中年妇女身边,要判断下,是否为虚病。

    反正女儿也听不见,中年妇女详细讲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,如牛小田这般胆大,也听得毛骨悚然,有种想要去厕所的冲动。

    女孩名叫范雨晴,很美的名字,去年读高一,学习成绩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范雨晴有个好闺蜜,就称呼小芳吧,家境普通,却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,关系好的像是亲姐妹,同在一个班级,同一个女寝。

    去年春天,青云镇高中的对面,兴建一片校区房。

    晴朗的周六下午。

    范雨晴和闺蜜小芳一起上街去买东西,途经建筑工地旁边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本来是并排走,不知道怎么,小芳就跑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此时,高高的斜臂吊车,正在上空吊运成捆的水泥板。

    突然,*水泥板的铁索断裂,三块水泥板从十几米的高空落下来。

    天降横祸!

    小芳不幸被砸中,来不及发出惊呼,便血沫飞溅,惨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近,还有些鲜血,溅在范雨晴的脸上和身上,当即就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。

    发生事故,建筑工人们立刻跑过来,七手八脚的将水泥板掀开,现场惨烈到必须打马赛克,不忍描述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闺蜜惨死,范雨晴紧咬牙关跌跌撞撞跑回家,之后便开始发高烧,胡言乱语,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等高烧退了,便成了现在的样子,不吃饭,不说话,眼神呆滞,对外界没反应。

    只有扎针的时候,她才会出现本能性的颤抖,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有大仙说,这孩子是被小芳的冤魂给缠上了,可是做法好多次,没任何效果,病情更严重了,身体反应越来越少。”中年妇女爱怜地抚摸着女儿的脸,泣不成声:“现在,都瘦的没点人样了,我都能抱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太煽情了……

    林英跟着落泪,牛小田又仔细打量床上的范雨晴,片刻后确信道:“没有鬼缠身,就是魂魄不稳,或者说,魂魄出现了紊乱。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露出期盼之色,问道:“小伙子,有法子吗?”

    “有,包治好,但必须等七天,因为需要特殊药材得回去准备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,小田医术很厉害的,我们村好多人找他呢!”林英也帮着说话,但没好意思具体举例子,都是不上台面的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激动起来,连忙站起身,“小伙子,只要能治好我女儿的病,多少钱都行!”

    “阿姨,小田是个热心肠!”林英又说,可牛小田接下来的话,让她没来由脸一红,拉过被子蒙上头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能给我多少?”

    谈钱,有点俗!

    但是,不给钱,牛小田也不想管。

    救死扶伤固然是美德,饿死了术士还不是没辙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认真思索了下,伸出手掌,试探性吐出一个数字,五万?

    虽然不确定牛小田的本事,但天下父母都是如此,但凡有一丝希望,都要救下孩子。

    五万!

    牛小田心潮澎湃,激动的有种眩晕之感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可以!

    五万,能在兴旺村新盖三间共计百平的大砖房再加一个院子,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人群的年收入!

    林英也惊得拉开被子,没想到,牛小田赚钱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预付款,不可能有。

    尽管牛小田看准了女儿的病情,但是,中年妇女依然选择不见兔子不撒鹰,治好再说,一再保证绝对少不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信心十足,跟中年妇女互加了,又跟林英告辞,便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走廊里,林大海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塞给牛小田一沓钱,看着有两千多,怎么着也不能让牛小田垫付,其实,也花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牛小田收了,下楼找到了王木栓,抽出二百块给他。

    “一百就行,说好的。”

    嘴里这么说,王木栓的手却是诚实地将钱接过去,乐得嘴巴咧得老大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得不托了托他的下巴,还是闭上吧,太难看。

    “小田,马上回村吗?牛车我都冲干净了!”王木栓殷勤道。

    不差这会功夫,早上就没吃饭,现在是中午,牛小田道:“饿死了,先去吃饭,我请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嘞!以后有啥事儿,只要叫俺一声就行。”

    王木栓乐得又咧开了大嘴,使劲拍着胸脯,跟着牛小田就对了,又有面子又赚钱,还有个救人的好名声。

    牵着牛车,两人找到一家拉面馆,点了两碗加肉加面,多放辣椒多放香菜!

    蒜免费,王木栓盛了一碟,一口一个,边吃边喝,满头大汗,引来不少食的侧目。

    摸着圆鼓鼓的肚皮,牛小田坐上了牛车,穿过青云镇熙熙攘攘的街道,一路朝着兴旺村返回。

    五万酬劳,志在必得!

    牛小田一路畅想,等钱到了手,就在村里买个像样的大砖房,再买个大彩电和大冰箱。要有盈余,是买辆电瓶车还是换部更智能的手机呢?

    还是手机吧,拿出去有面子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牛小田就不由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然而,身边的王木栓,却猛地拉住了牛车,牛小田不防备,被晃了下。

    “小,小牛!”王木栓声音颤抖,连平时的昵称都喊错了,抖成虚影的手指向前方,“那里!”

    牛小田顺势望去,心头也是一凛。

    此时,牛车刚出青云镇,前方大路上,突然出现了五个人,都是身材高大,虎背熊腰的壮汉,穿着黑色紧身半截袖,手里拎着粗粗的钢管。

    最前方那人,正是张勇彪,用钢管敲击着掌面,眼中凶光毕露。

    他左边的那人,手里还拎着个脏兮兮的水桶,从外面残留的褐*半固体判断,里面盛放着有味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王木栓吓得抖成筛糠,更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赚了钱就该自己先回村,为了贪碗拉面,可能一会儿就得吃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