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黑子意识到自己立了大功,在牛小田身边跳来蹦去,兽语不会,但它眼神里的含义再明显不过,求赏赐!

    “要不是埋你老娘,我可能早就完成任务回去了,还遇不到狼群呢!”牛小田忍不住敲了下黑子的脑门,却被它机灵跳开了。

    是个不吃亏的主!

    牛小田也饿了,于是拿出食物,一人一狗坐在陡崖上,吃喝起来。

    黑子是个橡皮肚,到嘴的东西直接就吞进去,然后还要,好像永远都不会饱,幸好食物拿的足够多。

    直到夜色褪尽,朝阳升起,牛小田这才离开陡崖,沿着来路快速返回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。

    牛小田进入兴旺村,又困又累,此刻无比怀念快要塌掉的火炕,在上面睡个天昏地暗是件多么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村路上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从远处跑来,上面坐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男人,正是村里的全能手季常军,也是兴旺村的有钱人之一。

    全能手的称号,并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木匠、铁匠、泥瓦匠,样样都行,庄稼活更是一把好手,干活速度一个顶仨。

    除了开铁匠木匠铺,季常军还是个包工头,带着一支民间建筑队,给人盖房子,整天起早贪黑,靠勤劳致富。

    所以,季常军收入之多,也是村民们羡慕不来的。

    人都有爱好,季常军最喜欢养马,侍候马匹比照顾媳妇还精心,洗澡梳毛从不懈怠。

    偶有闲暇,他也会骑着马在村路上狂奔,还说自己上辈子是一名将军,因为杀人太多,这辈子才投生到这个小村受苦。

    吹牛谁不会,牛小田对此嗤之以鼻孔,老子还是元始天尊转世呢!

    季常军最不喜欢的人,就有牛小田。

    村民闲暇时,都会跟着他打零工,在他面前点头哈腰的。唯有这小子,游手好闲,懒得太阳照腚,都不带挪动一下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近了,这是一匹黄骠马,体型高大匀称,那身皮毛在精心打理下油光锃亮,用季常军的话,这就是他的战将,披了黄金甲的!

    黄骠马可能也这么想,所以尽管在拉车干出力的活,依然高傲地昂着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想着赶快回家睡觉,往路边靠了靠,然而黑子却不知死活,在路中央停下了。

    突然,黑子前爪匍匐在地,仰脖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叫。

    只见黄骠马耳朵猛抖了几下,眼中现出惊恐之色,嘶吼着停止不前,四蹄不安地刨着地,马车晃动剧烈。正在车上打盹的季常军,冷不防差点一头栽下来。

    从没发生这种情况!

    季常军顺着黄骠马的眼神,发现了牛小田,这小子一身泥土,像是刚盗墓回来,没有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眼神挪到路中央,季常军终于看到了那只不起眼的小黑狗,不由皱眉问:“小田,从哪儿弄来的狗崽子?”

    “山上捡来。”

    季常军轻蔑一笑,不信,“别是你偷的,回来煮狗肉吃吧?太小,够塞牙缝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季常军将手里的花生壳扔向黑子。

    不料,这个举动却激怒了黑子,它原地蹦起,足有一米高,龇牙咧嘴发出低低的警告。黄骠马越发恐惧,脑袋转来动去,恨不能脱缰而去!

    终于察觉到不对,季常军跳下马车,凑近黑子猛瞧,黑子低吼不停,已经做出攻击姿态。

    “离远点儿,万一咬了你,我可不会出钱给你打狂犬疫苗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季常军像是没听见,转了一圈,突然乐得拍巴掌!

    这是一只罕见的狼串啊,季常军眼中闪现出贪婪,急急伸出一个巴掌:“小田,这只狗崽子卖给我吧,五十。”

    “五千!”牛小田也伸出了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抢劫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都听不出来,多少钱都不卖,我自己养着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养不住,白糟蹋了好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呢?”

    牛小田拉脸不乐意了,以前穷,养活自己都难,现在手头也有好几大千,养只狗完全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上车,你回家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季常军起身招呼。

    家里肯定出状况了!

    牛小田抱着黑子跳上马车,靠在软软的青草上,因为害怕黑子,黄骠马跑得格外快,十几分钟,已经来到了家门前。

    “小田,想卖的话,再来找我,给你这个数!”季常军不甘心地又伸出两根手指,二百,然后赶着马车跑了。

    放眼一片狼藉!

    院门倒了,房门一个大洞,窗玻璃全碎了!唯一的交通工具,自行车,也被扭成了麻花!

    看到家中场景,牛小田气得七窍生烟,嘴里大骂个不停,全都是问候张勇彪祖宗十八代的,还多次连累了他的老母亲。

    不用怀疑,肯定是张勇彪带人昨晚摸来,还想胖揍自己一顿。可惜扑了个空,于是就用打砸来泄愤。

    *的,老子下次一定抽烂张勇彪的嘴,打断他的腿,踢碎他的蛋!

    跑进屋内,牛小田弯腰在炕沿下方抠了抠,钱还在,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黑子也跟了进来,抬头看着牛小田,又看看四周,又掉头回到门口蹲坐。可能也在想,主人的这个家,也太破不溜丢了吧!

    “黑子,狗不嫌家贫,懂不懂?”牛小田摸着小脑袋,板着面孔教训。

    黑子呜咽一声,趴扶在地,快乐地摇起了尾巴。

    季常军的意思,牛小田现在懂了,如果他养了黑子,指不定哪天就被人给弄死了,还不如卖给他。

    但是,本人可以把黑子带在身边,等长大了,就让黑子咬死张勇彪那个*。

    发过狠,还要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碎玻璃从炕上扫下去,找来几张牛皮纸糊上窗户,电灯泡也被打碎了,屋内提前进入夜晚,还真是郁闷。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翻出锤子和钉子,一通叮叮当当乱响,修好房门和院门。

    又扛着麻花自行车去了修车铺。

    修是不可能修的了,只能当废品卖,五块,然后又用这五块,买了个电灯泡。

    正打算回家煮饭睡觉,林大海正好骑着小摩托路过,停下来问:“小田,怎么还养了一只狗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,也挺孤单的。”牛小田说的是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去家里吃饭吧,你婶子正好想请你,如果不是你帮忙,英子可能就没了。”林大海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“林叔,真不用气。”

    “听话,我也找你有事,到家里谈。”

    “英子咋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已经出院上学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