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没再推辞,牛小田带着黑子,跟在小摩托的后面,拐过一个街口,就是村主任林大海的家。

    也是三间大砖房,水泥地面的院子,干净整洁,角落里一只大狼狗,立刻警惕地从狗窝里蹿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看到黑子,大狼狗立刻露怯了,居然倒退着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林大海只当是家里的狗认识牛小田,对此也不在意,张罗着让牛小田进屋。

    牛小田让黑子留在院子里,小家伙倒也听话,很安静地趴在屋门的台阶旁,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林英的母亲姜丽婉,兴旺村最美的女人,身材高挑匀称,皮肤白皙光泽,俏丽的脸蛋上,一笑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女人,明明是个大学生,却选择嫁到了农村,安心相夫教女,做一名没工作的贤妻良母。

    林英就是姜丽婉小一号的版本,却更显可爱。

    “小田来了,快去炕上坐,我再去炒两个菜。”

    笑盈盈的姜丽婉,虽然已过四十,依然风韵犹存,姿色不减当年。

    这是兴旺村全体男人幻想的对象,却不敢撩拨,不只因为是村主任媳妇,还有,在优雅的姜丽婉面前,他们都觉得自己土得直掉渣。

    牛小田愣神,急忙收回不礼貌的眼神,笑道:“婶子不用忙,有啥吃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谢谢你,让英子捡回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在我眼里,英子就像是个,妹妹!”牛小田言不由衷,跟着林大海进了东屋。

    炕桌上,已经摆好了两个凉菜,猪耳丝和黄瓜粉丝凉菜,鲜明的色差,精致的刀工,让人一看就很有食欲。

    林大海弯腰从电视柜里,取出了一瓶二锅头,用嘴咬开盖子,倒满桌上的两个牛眼酒盅。

    立刻有酒香飘了出来,是陈酿无疑。

    牛小田抬腿坐在炕边,接过递来的香烟,却殷勤地先给林大海点上烟。

    使劲吸了一口烟,林大海问道:“小田,我听说你家让人给砸了,损失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那家本来就破,谈不到损失,就是玻璃碎了几块,晚上透风。”牛小田摆摆手,忍不住又骂道:“准是张勇彪那个瘪犊子干的,趁我不在家搞破坏。”

    “没证据,他不会承认的,你晚上睡觉精神点,别中了他的暗招。”林大海善意提醒。

    “叔放心,我命大着呢!”

    林大海也没问,牛小田为啥跟张勇彪结仇,并不奇怪,牛小田在学校跟张勇芬耍流氓被开除,兴旺村几乎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这也是牛小田人生的一大污点!

    谁提就跟谁急,口中骂娘。

    两人先干了一杯,又吃了几口菜,林大海迟疑道:“小田,给我也看看相,最近运气咋样,总觉得诸事不顺。”

    村部的小轿车报废了,女儿还差点出事,林大海有这种感觉,也在情理中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说对说错的,林叔多担待吧!”牛小田气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!”

    林大海摆手,郁闷地自己倒了一杯酒干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掐灭烟头,仔细打量着面前的林大海,在男人中,算是一等一的帅哥,否则,姜丽婉也不会嫁到兴旺村来。

    面相显示的晚婚晚育,不用多说,林大海三十岁才有了林英,宝贝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额头平整,为人正直。

    林大海当村主任的这些年,做事倒也公正,不贪不占,在村民中的声誉度很高。

    只是,看面部正中线的流年运,今天比较灰暗,不吉。

    但从明年开始,颜色照比以往却更加明亮,大有绝地重生的架势。

    林大海被瞧得不自在,炕上扭动几下*缓解。

    终于,牛小田开口了,“叔,把右手伸过来给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林大海将烟头倒换到左手,这才平平整整地伸过来,牛小田凑近扫了几眼,心中有了准确答案。

    夹了几口菜在嘴里嚼着,牛小田说道:“叔,小人作祟,你很快就要丢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准了!”

    林大海点头,不隐瞒道:“上午我去给英子办出院手续,被镇领导叫去了,不让*这个村主任了,谁他娘的在背后使绊子,我也能猜到。”

    “阴盛阳衰,接替你工作的是个女人,年龄应该不大。”牛小田又说。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是谁,新主任应该这几天就来了吧!”

    “叔,不懂就问,村主任不该是选举选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先是代主任,然后再参加选举,老百姓就这么回事儿,都是墙头草,靠不住的。”林大海摆手,这些年,他也得罪过人。

    墙倒众人推,树倒猢狲散!

    总之,离开这个岗位,再想爬上来就难了。

    系着围裙的姜丽婉进屋,又端来一盘鸡蛋炒肉丝和一大碗白菜炖粉条,外加一盘热气腾腾的大馒头。

    人美,厨艺好,脾气也好。摊上这样的丈母娘,姑爷得少挨不少白眼。

    只可惜,牛小田跟林英无缘,进不了这个家门。

    “婶子,快上炕坐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是你看着长大的孩子,就跟亲婶子一样!”

    见男人没反对,姜丽婉脱鞋上炕,坐在了林大海的身边,拿过白酒瓶,探着身子,给两个男人倒满了酒。

    林大海举举杯,自己干了,不胜酒力,脸已经红了。

    “丽婉,马上我就不是村主任了。”林大海这才跟妻子坦诚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?”姜丽婉惊讶地放下筷子。

    “小田刚才看相都瞧出来了,小人作祟,刚刚又出了事儿,刘会计这个笨球,怎么就能把轿车开到了河里,影响太坏了!”林大海生气地骂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因为这就开了你啊。工作这些年,没功劳也有苦劳,谁看不出来。”姜丽婉不甘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想好了,不当这个村主任,我们就多陪陪女儿。大不了跟着去城里谋一份工作,反正饿不死。”林大海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“你都多大年纪了,去城里干什么?技术上的活干不了,体力活你也不是个,英子马上就要上大学了,正是用钱的时候呢。”姜丽婉不悦抱怨。

    “扫垃圾总行吧!”林大海赌气。

    “我跟了你,不嫌扫垃圾丢人。但那赚来的钱,能供得起女儿上大学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就把这房子卖了!”

    “三间大瓦房能值几个钱?城里租房子也很贵的,就算撑到英子上完大学,将来找工作嫁人,再拿什么给她?”

    林大海涨红了脸,拍了两下桌子,嚷嚷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的,你说咋办?”

    模范夫妻就要吵起来了,还当着外人的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