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急忙咳嗽两声,打断了两人的争执,笑道:“叔,婶儿,你们别吵架,我还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屋内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紧不慢地干了杯中酒,又点起一支烟,语出惊人道:“林叔,你的面相上有贵人运,今年丢官,明年升官,一年更比一年好,我提前道个喜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林大海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要是错了,你把我撵出兴旺村,绝无半点怨言。”

    愣了片刻,林大海哈哈大笑起来,一扫心头阴霾,点指着牛小田,“臭小子,故意卖关子不是,说话大喘气,罚酒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村里都在传,小田很神,特有准头。”姜丽婉也笑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。

    饭桌上就变得其乐融融,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期间,姜丽婉也想看相算命,却被牛小田以喝多了看不准为由,遮掩过去。

    姜丽婉有秘密!

    牛小田瞧出来了,却跟谁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喝得晕乎乎,牛小田带着黑子,踩着月光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烧炕烧水,又泡上一杯林大海给的高级茉莉花,屋内都是好闻的茶香。

    半杯茶下肚,待到酒劲稍稍下去,牛小田才从兜里掏出小药瓶。过了这么长时间,瓶子中的月生草花蕊,已经都打蔫了。

    此物,需要净水浸泡,才能溶解出其中的药效。

    净水,并非是干净的水,也不是纯净水矿泉水之类,而是道法中的一种材料,特殊处理后才能得到。

    将桌案摆在东方,点起三炷香。

    取一小碗干净的水,放在香烛下方,静置一刻钟。

    牛小田洗净了手,先是朝着案台三鞠躬,随后将手掌平伸,垂直于水碗上方。

    微闭双眼。

    天灵灵,地灵灵,太上老君快显灵!

    以上是胡说的,真正的净水咒是: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。一六得令,五行为基。吾今风来,秽逐尘飞。

    牛小田全神贯注,默念三遍,收回手掌。再仔细看那碗水,水面之上,似乎多了一层浅浅的雾气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找来木勺,将净水舀起,灌入到小药瓶中,盖上皮塞。

    还需要静置三天。

    为了预防张勇彪捣乱,牛小田干脆将小药瓶,放在屋檐下的燕子窝里,反正老燕子已经有两年没来了。

    都忙完了,牛小田上炕睡觉,借着酒劲,很快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黑子想要跟进来,被无情拒绝,只好不情不愿地趴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手机*将牛小田唤醒,抓过来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牛小田正在做美梦,没好气的问。

    “小田,俺是杨水妹,你是不是又在懒被窝呢!”里面传来个熟悉的女人声音。

    居然是杨寡妇来电话了,真不会说话,老子起不起床,跟你有个毛关系?

    牛小田搓着眼皮,窗户上糊着牛皮纸,屋里黑乎乎的,勉强分辨出墙上的挂钟,指向了上午十点。

    “早起了,有啥事儿啊?”牛小田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田儿,你能不能来俺娘家村里一趟?”杨寡妇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说话可真费事,去干啥?”

    “小田,你有真本事,俺想让你给俺好好瞧瞧,这肚里的娃,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?”杨寡妇骂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瞪圆了眼睛,无比诧异问:“搞没搞错啊,怎么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俺真不知道,回来后,被老娘给骂惨了。小田,姐是个可怜人啊!你要是不帮忙,俺只能去投河,一尸两命,明年这个时候,你可记得给姐上柱香烧点纸钱。活着受罪,死了在那头也没人惦记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里,传来了杨寡妇的哭声,很难听,像是猫叫。

    牛小田被絮叨的不行,杨寡妇惜命又泼辣,谁的唾沫星子也淹不死她!

    “你能给多少钱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咋还提钱哪?俺一个寡妇家家的,哪有钱!”

    “没钱免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,二百。”杨寡妇从牙缝里费力挤出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太少了,要折腾一整天。”牛小田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要不,俺家里的东西,你随便用,反正俺也不想回去了,脸都丢光了。”杨寡妇商议道。

    也是走投无路了!

    牛小田到底答应下来,就不计较她追着自己骂的那件事儿了。

    穿衣下炕,打开双肩包,里面还有上山前买的袋装熟食,两根大火腿。

    泡上一包方便面,牛小田将火腿撕开,拿着一个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院子里空空的,黑子居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骗吃骗喝的狗崽子,难道嫌弃家里穷,另投他人了?

    “黑子!黑子!”

    牛小田扯开嗓子喊了两声,突然看见一道黑影,从墙角处窜了出来,摇头摆尾的,正是黑子。

    扔过去火腿,黑子跳起来接住,跑一边去品尝美味。

    牛小田迈着方步走到墙角,这才发现有一个小土堆,黑子居然挖了个很深的洞,圆圆的,隐约看见,里面还铺着干净的茅草。

    “嘿,挖洞的本事不错,快赶上土拨鼠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乐了,晚上,黑子藏在里面,一般人还真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找来铁锹,将土堆扬到墙角,如此一来,这个狗洞就变得更为隐秘。

    一会儿要去三湾村,还不知道啥时回来,牛小田前思后想,还是觉得将黑子留在家里不安全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回来后,黑子已经成了别人餐桌上的狗肉。

    回屋吃完泡好的方便面,牛小田擦净了嘴锁好门,招呼黑子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没有交通工具,出行很别扭,牛小田决定买一辆二手摩托,也算是添置一样固定资产。

    来到村里唯一的修车铺,掌柜的李福广,正叼着烟眯着眼,低头修理一辆女士电瓶车。

    “李掌柜,那辆自行车,我不想卖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从兜里摸出五块钱,李福广顿时就恼了,“小田,没这么办事的,哪有卖了还要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网上买东西,还可以七天退款呢,这才过了一个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!别耍赖,你那辆破自行车,已经被俺拆了,当成废铁送铁匠铺了。”李福广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,又心虚的斜着眼睛说道:“小田,你那破自行车,真卖不出钱来,当废品卖我都亏了!”

    “福广叔,你要这么说,我可得问个明白了。那辆车当废品卖,连五块都卖不到?谁信啊!”

    “跟其他废品一起卖的,俺也记不清了。得了,再给你五块吧!”

    哈哈!牛小田一阵大笑,“福广叔,你可真不经逗!我这次过来,是想看看,你这有没有能骑的小摩托?我花钱买。”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