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们都是一愣,这坏小子真过分,居然什么钱都赚。

    心里那叫一个痒痒,抓又抓不到,可就这么走开,以后的日子还得活在猜忌里。

    “也不差这点钱!”余桂香心一横,先从兜里摸出十块钱,拍在牛小田手里,歪头将耳朵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忍住呼吸,附耳小声说了几句,余桂香先是一愣,随即拍着巴掌大笑。

    可不就该是这样的!

    “桂香,快说啊,那娃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不说,*,想知道自己花钱啊!”余桂香转头就走,一路上笑声不断,只要能确定跟自己男人无关,心里就安稳喽!

    又一名妇女,递给牛小田十块钱,也听到了答案,却同样不告诉别人,自顾自的走了!

    有道是,祸兮福所倚!

    无奈搬到杨寡妇家的牛小田,又开始了财源滚滚!

    一个下午,杨寡妇家热闹的像是集市,这个女人前脚刚走,另外一个女人就又来了,其中居然还有好几个老太太,唉,怎么就高看了她们家老伴的活力。

    等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,牛小田的收入过了五百,乐得在院子里翻了好几个跟头。

    其实,牛小田告诉她们的,都是同一句话,杨寡妇肚里的娃,根本就不是咱村的,警告,泄密*。

    忙里偷闲,牛小田还把那些死去的寒玉蜘蛛烤干了,制成粉末,装入一个小瓶子里。

    肉已经炖烂,吃饱喝足,惬意地坐在院子里,又享受了一阵清凉的晚风。

    牛小田早早回屋,盖着杨寡妇的花被子,先练了会*传授的*,接着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早上,躺在炕上翻看手机,林英发了条朋友圈,几张校园景色,还有她的一张个人*,配文:即使必须别离,你也永远在我的心里。

    这是感慨即将离开学校了,但牛小田多么希望,这句话是说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不要幻想,破灭之时,留下的是更深的伤痕。

    但牛小田还是没忍住,将林英的那张*照,反复放大缩小看了好多遍。

    “英子,周天有时间吗?”牛小田发去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片刻后,林英回复:“有事吗?上午差不多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给范雨晴看病,想让你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还气,对了,看到朋友圈了吗?”林英又问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,有你的*,头发有点乱,笑得还有点假。”

    一堆小拳头发过来,跟着又是大笑表情,林英问道:“小田,你觉得我最近还有灾吗?”

    “确信没有,好好准备考试吧!”牛小田回复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想要带着林英,有他的考虑,范雨晴毕竟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子,治病时,最好能带着个人,可以规避心思不轨的嫌疑。

    林英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,反正治病的耗时也不会太长。

    上午,牛小田溜溜达达,习惯性又回到了自己那个破烂的家,火气不由又是一阵阵往上冒,他娘的,又有了砸过的新痕迹!

    家都烂成这样,再没有可砸的东西,下一步就该上房揭瓦了吧!

    有仇不报非君子!

    等处理完范雨晴的病情,牛小田一定要找到张勇彪的家,必须也把他家玻璃给砸了。

    准备工作提前进行!

    牛小田先去修车铺,买了几根橡胶气芯,又去铁匠铺,买了一堆铁珠子,回到杨寡妇家,做了个大号的弹弓,就在院子里练习射击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铁珠不断打在墙边的砖头上,弹无虚发,牛小田沉浸在其中,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练习过程,也等于锻炼了真武之力,体内气息很活跃,眼力也有了很大提升。最后一击,牛小田再次射中了砖头上的小孔,碎末飞扬,直接穿透。

    以后,这个弹弓就当做随身的武器吧!

    给黑子准备了狗窝,它却没住,坚持又在墙角挖了个洞,时常从洞口露出个小脑袋,倒也可爱!

    回屋睡午觉!

    梦中,牛小田仿佛回到了童年,跟林英拉着手,开心地大笑,一起奔跑在绿草如茵小河边。

    这时,天空中突然飘来了一片乌云,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,四周立刻变得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怕!”林英道。

    “别怕,跟着我,咱们快点回家避雨!”牛小田拉着林英往回跑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又是雷声轰鸣,牛小田骤然从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不是打雷,而是有人在使劲砸着院门,还有黑子发出的汪汪叫声。

    谁啊!

    打扰了老子的好梦,牛小田掖着弹弓推开屋门,如果是张勇彪找来了,那就让他尝尝小田哥的凶残!

    打开院门,牛小田却愣住了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孩子,身穿一套干净的米色职业西装,黑色的小皮鞋原本铮亮,此时却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,这是走过乡村道路的标识。

    女孩的个头足有一米七,体型一流,标准的丹凤眼,眼梢和眉梢微微斜向上方,显示出强烈的个性,高挺的鼻梁,涂着精致的烈焰红唇。

    波浪秀发乌黑发亮,随意地披散着,却衬托的那张瓜子脸更为白皙精致。

    漂亮!实在是漂亮,牛小田在心里给她打了个满分。

    “你是牛小田?”女孩的问话没有温度。

    “是我,你谁啊?”牛小田确信兴旺村绝对没有这样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安悦,兴旺村的代理村主任。”

    新来的村主任,还是个美女,居然这么快就来走马上任了!

    “牛小田,眼神礼貌点。”安悦哼道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,你长这么漂亮,不就是让人欣赏的吗?有句话说得好,女为悦己者容。”牛小田半是恭维,半是玩笑。

    “耍流氓也得有文化,那句话用得不恰当!”

    安悦眼睛一挑,直接往院里走,气场很强大,逼迫的牛小田也不得不闪开一条路。

    呜呜!

    黑子喉咙里发出警告,身体降低,做出准备攻击的姿态。

    安悦看黑子是个小狗,也不害怕,反而出言不逊:“敢咬我,信不信我踢死你个狗崽子。”

    “安主任,看出来了,你是来找茬的?”牛小田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安悦哼了一声,拉过院中的一把木椅子坐下,从兜里拿出一支精致的女士香烟,叼在嘴边,用镀金的打火机,啪的一声点上。

    够嚣张!

    黑子的目光,已经锁定了安悦露出的一截雪白小腿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