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牛小田忙朝着黑子摆手,先一边玩去,随手拉过另一把木椅子,就坐在安悦的对面,斜着眼,翘着二郎腿,也点起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意识到你的错误吗?”安悦吐出一个烟圈直接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牛小田猛摇头,“我倒是觉得,你有点莫名其妙,是心火旺盛,还是月经不调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俏脸瞬间涨红了,跟着便是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,突然扑过来,狠狠挥来一拳。

    *!

    说动手就动手,新村霸诞生了吗?

    安悦的拳速很快,牛小田猝不及防,整个人连同椅子一起倒在了地上,差点就磕到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是个疯子啊!”牛小田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“满嘴脏话,没素质!”

    安悦哼出一股冷气,并没有算完,小皮鞋带着一股旋风,居然又踢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地一个翻滚,牛小田堪堪躲过,弹跳着站起来,恼羞无比地指着安悦:“疯女人,先把话说明白了,老子到底怎么招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招惹我,就是看你不顺眼。”安悦抱着膀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真想*,看着不顺眼就动手,这就是女流氓做派,不得不再次警告,手指安悦鼻子:“你要是再敢动老子一下,别怪我还手,打到你身上可揭不下来!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本事才算,吹牛谁不会。”

    安悦完全不屑,吐掉口中的烟,身形逼近,挥拳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练过的,出手狠辣,招招直奔要害!

    牛小田不敢轻敌,全神贯注迎战,两人就在杨寡妇的院子里,拳来脚往,身影快速穿梭移动,打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很快,安悦的眼里现出惊愕之色。万万没想到,牛小田居然还有功夫,接连打出十几拳,都没有碰到这小子的一根毛。

    三拳连发,直奔牛小田面门,这是假招,后面的踢裆脚,才是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没来由的遭受女疯子的攻击,牛小田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低头躲过拳头,提起真武之力,牛小田双手突然抓住了安悦的脚腕,将她掀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跟着,牛小田跳上去,*坐在安悦的大腿上,双手快速抓住她的手腕,身体前倾,拉过头顶,牢牢地将她给控制住。

    此刻,牛小田的脑袋,距离安悦的俏脸,还不足十公分,都能看清她脸上的绒毛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牛小田看到安悦眼中的狡黠之光,急忙侧头躲闪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安悦猛然抬头,脑门直接撞了过来。幸好有防备,牛小田保住了鼻子,脑门上却也冒汗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安悦双脚乱踢使劲挣扎。

    “服不服?”牛小田红着眼问。

    “不服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躺着吧!”

    “臭流氓!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女流氓,不问青红皂白,上来就打人,当个村主任了不起吗?”牛小田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老娘才不愿意当这个破村主任。”安悦声音更大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也骂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放开,不然我吐你一脸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封住你的嘴。”牛小田撅起了嘴巴。

    这次,安悦是真怕了,她看出这个混小子什么都能干出来,急忙说道:“牛小田,你别犯浑,放开我,咱们坐下来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牛小田翻身跳到一边,安悦一个鲤鱼打挺,稳稳站立,动作倒也干净利索。

    握拳!咬牙!跺脚!

    安悦到底忍住,没再发动进攻,拍拍身上的尘土,扯了扯西装,重新坐下来,又点起一支烟,神情那是老郁闷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次离她远点坐下,两人一时间都没说话,直到黑子又发出了两声汪汪,才打破了沉寂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我还没来上任,你就到处污蔑我,太过分了吧!”安悦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都不认识你,怎么就污蔑你了?”牛小田眼珠子瞪得溜圆,窦娥都没有这么冤啊!

    “那些话,我不想重复。”

    “你必须说清楚了,如果真是我的错,磕头道歉都行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你算出来,兴旺村要来一个女主任,很风流,很随意,让村里的老爷们都看紧裤裆,多难听啊!”安悦厌恶地朝着地上啐了一口,原话肯定更难听。

    “谁他娘的造谣,你带我去找他,当面对质,如果证实了,我一准站着不动,由着你随便打死。”牛小田愤怒地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见牛小田的神情不像是装的,安悦发热发胀的头脑,也渐渐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猛吸几口烟,安悦说出了实情,“中午我来的时候,村口有几个骑摩托的男人,在一旁抽着烟小声议论,都被我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季节,村里人都很忙,尤其是男人,起早贪黑的,找人都难,哪有功夫聚在一起聊天。”牛小田直摆手,又补充一句:“即便是聊天,也都在大槐树下,谁愿意在大太阳底下晒着啊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那几个人,不是兴旺村的村民?”

    此刻,安悦已经意识到上当了,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有人故意放风,想要挑起她跟牛小田之间的矛盾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牛小田也挺能拉仇恨的,一拉一个准儿。

    “你去过我家里吧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去过!破得不像样,一路打听,才知道你住进了寡妇家。”安悦的嘴角又是一抹嘲讽,怎么看牛小田就是个流氓。

    “唉,诬陷我的,肯定是砸烂我家的那群瘪犊子,真够下作的。”牛小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彼此坦诚吧!

    牛小田讲了跟张勇彪之间的矛盾,破家被砸了三次,彻底不能住了,免不了说话骂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他断定,制造谣言的,也是那伙人,想让自己在兴旺村没有立锥之地。

    至于安悦来兴旺村当村主任的消息,对张勇彪也不是秘密,毕竟他姑父是青云镇的镇长,就管着下面的这些村村落落。

    有理有据,安悦当然信了,也暗自埋怨自己涉世不深,这么轻易地就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孤儿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是,现在多了一条狗,唉,生活艰辛,相依为命吧!”牛小田可怜兮兮卖惨。

    “是挺不容易的,但我还是不想跟你道歉。”安悦歪着头,拒不认错的样子,挺气人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听到了,你在心里跟我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转脸又笑了,换来安悦的一个超级大白眼。

    ps::水冷酒家,已留门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