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黑暗中,壮汉们分不清攻击来自于哪里,个个都吓出了尿,慌张回到摩托车上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又是破空之声!

    第三名刚坐上摩托的壮汉,*中间便被铁珠射中,有缓冲,伤害不大,但侮辱性极强!

    忍着疼,壮汉猛踩油门,眨眼便冲出十几米,连头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也不顾受伤,坐在一辆摩托上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等两辆摩托和三个人都消失了,牛小田这才现身,仰天发出一阵狂笑,引来附近的一阵犬吠相呼应。

    稍感遗憾,这次行动的三人中,并没有张勇彪。

    否则,牛小田也不会轻易放走他们。

    哼着小夜曲,牛小田拎着两个满满的汽油桶,返回了杨寡妇家。

    正好可以留着给摩托车加油,不用谢!

    跳进院子里,打开院门,又把汽油桶拿进来,放到仓房里。

    动静不断,安悦居然都没醒。

    睡得可真死,怕是把她抬走了都不知道,嗯,这种情况,确实不适合独居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到屋内,打开电灯,找出了*留下的符纸。

    将一张符纸均匀裁剪成九份,牛小田拿着量人镜,蘸着小瓶内的药水,开始绘制符箓,专心致志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忙了一个小时,符箓绘制完成,牛小田仔细收好,这才重新倒在炕上睡觉。

    早饭,没有!

    安悦过来喊了几声,见牛小田睡得跟猪一样。

    “睡得可真死,半夜让人抬走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牛小田、安悦彼此的评价一致!

    安悦常不吃早餐,也就算了,直接去上班。

    醒来时,已经十一点多。

    蒸茄子,昨天的肉汤炖土豆,牛小田做好午饭,给安悦留出来一份,便带着黑子出门了。

    青草地,小河边!

    牛小田拿着小刀,挖了点马齿笕、四叶草,剥了些柳条皮,还抓了两条黑蜈蚣,合在一起,在大石头上捣成黏糊糊的液体。

    这也是治疗惊恐症所需的材料,因为很好找,牛小田之前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需要黑狗毛,牛小田干脆就在黑子身上弄下来一把,惹得黑子很不满,却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将狗毛烧成灰,也掺杂到液体中,拍拍手,一切完成。

    需要晾干才能使用,牛小田闲来无事,脱了衣服,跳进了河水里。

    河水有点凉,却能增强体质,对培养真武之力有益处。

    牛小田渐渐习惯,脚下踩着水飘在水面上,仰脸看着天空漂浮的白云,一时间感觉很惬意。

    汪汪!

    黑子发出低低的叫声,有人来了!

    牛小田游到岸边,扒着草丛一看,顺着田埂走来的是一名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三十多岁,模样一般,个子也不高,身材却是圆滚滚的,走起路来,习惯性的扭腰摆胯,一看就不老实,正是村妇女主任张翠花。

    牛小田对她没什么好感,张翠花当妇女主任这些年,没见她做过什么,不上班更是常态,以至于老百姓常不记得还有这么一个职务。

    纯属占着茅坑不拉屎。

    还有,她对牛小田也没好感,走路遇到了,将头转向一边,不理不睬的。

    张翠花正朝着河边走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想搭理她,匆忙上岸,套上衣服,干脆躲在河岸下的一丛茂密的柳树中。

    朝着黑子招招手,小家伙立刻听话的奔过来,靠在牛小田的身上。

    张翠花很快来到河边,蹲下来洗了洗手,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家里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男人身体不好,有肺部,走路都大喘气,家里的农活全落在她的身上,当然是满肚子的怨言。

    因为没姿色,也没有老爷们儿帮着出义务工,这点还不如杨寡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翠花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在衣服上擦擦手,张翠花起身接起来,脸上马上堆满了笑。

    “大彪啊,俺在地里呢。”说着,张翠花捂住话筒,挤眉弄眼道:“这几天,草疯长,都齐腰了!”

    大彪?肯定是张勇彪!

    牛小田怎么也没想到,两人之间居然还有联系,看到张翠花一脸讨好的样子,就让人觉得恶心想吐。

    “对,牛小田搬到杨寡妇家了,这个小崽子,整天游手好闲,就知道忽悠骗钱。”

    “大彪,可不能去砸杨寡妇的家,刚来的安主任也住那里,会把事儿闹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说好的村主任,就让个黄毛丫头给抢了,俺这心里老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俺懂了,李镇长那边,拜托帮着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俺盯着点牛小田,还有那个安主任,都够不要脸的,孤男寡女的就这么住一起了,背后不少人吐口水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,张翠花通完了电话,又解开裤子画了个流动地图,这才扭搭着走开了。

    贱女人!

    不要脸!

    牛小田强压着火,没有拿出弹弓给予她迎头痛击,收拾下,便带着黑子回去了。

    张翠花跟张勇彪同流合污了,甘当内奸。

    撤掉林大海的村主任职务,是蓄谋已久的,而刘会计开车出事,恰好添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原来内定的人选,正是张翠花,结果却被城里来的安悦,直接给抢了!

    张翠花在暗中监视着牛小田,这就不奇怪,为什么牛小田每次外出,家都会被人给砸了,再一再二又再三。

    同在一个村,牛小田也不急,会有很多机会收拾张翠花。

    将刚刚得到的治病材料,放在院子里暴晒,直到彻底干透。牛小田又将其揉碎,又画了一张符包在里面,同样收好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安悦回来了,脸上却带着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“姐,工作不顺利吧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安悦坐下来,点起一支烟,不满道:“一个妇女主任,架子也太大了,给她打了三个电话,各种推脱,就是不来上班!我走访了几户人家,都说她很少上班的,无组织无纪律!”

    “她男人有病,家里的活确实很多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借口,只想不出力,白拿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姐,过几天你就消气了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她能改正?”安悦燃起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会习惯了得过且过,与世无争。”牛小田耸耸肩。

    安悦半晌没说话,吸着烟,显得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刚上班,她就感到了农村工作面临的困难,村委会人心涣散,老百姓得过且过,似乎只要保证不出事儿,便是万事大吉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怎么看林大海这个人?”安悦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