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哪个女人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,安悦!”林英回了个鄙视。

    “你不提我还忘了,她也有功劳,该给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给,否则,我以后都不理你了。”林英发来个抓狂的表情,还有一大串流泪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不给了,反正她也有工资。”

    林英这才发来笑脸,跟着一张*照,背景是镇高中的教学楼,要去上课了。

    反复将照片看了好几遍,牛小田闭着眼睛,将那张可爱的脸庞,深深印在了脑海里,嘴里轻轻哼唱,与你相逢,其实就是一场梦,梦醒无影又无踪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牛小田起身,骑着摩托又出发了。

    他再次来到青云镇,买了一件新款的夹克衫,外加牛仔裤和运动鞋,总计花了二百多。顺道又去了镇里的一家美发店,让一名叫大红的中年女人,理了个英姿勃发的板寸头。

    焕然一新的牛小田,缓缓骑着摩托,带着头盔,就在青云镇的一些街道上闲逛。

    遇到年迈老人,便主动停下来打招呼,东扯西扯的聊上一阵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在打听张勇彪的情况,家被砸了三次,第四次还差点给烧了,其恶劣程度,堪称令人发指,人神共愤。

    此仇不报非君子!

    另外,也要让这个瘪犊子明白,小田爷爷可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老人的防范意识较弱,容易问出来一些事。将各种凌乱的消息汇总起来,牛小田得知了张勇彪的藏身地点!

    出狱后,张勇彪跟几个流氓开了一家夜美歌舞厅,应该经营的也不咋样,否则,也不会想着去敲诈一个农村娃。

    一切都办妥!

    买菜、回家、做饭。

    直到两菜一汤上了桌,眼睛红肿的安悦,才挠着乱蓬蓬的头发出来,形象全无,像是个炸毛鸡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地道的笑出声,越看越好笑,最后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笑个屁!”安悦恼了,恶狠狠地操起筷子,瞄准牛小田的眼睛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牛小田连忙拱手告饶,求放过。

    “失去了一棵草,你就拥有了整片绿油油的大草原。姐,你该高兴才是,就像真心感谢我一样,感谢命运让你远离了渣男。”牛小田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安悦噗嗤笑了,撇嘴道:“我要草原干什么,我想要的,是整片森林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一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树和草怎么能一样,树可以遮风挡雨,草却弱不禁风。”安悦心酸感慨,她曾经拥有的那棵树,居然被人给移栽了。

    又要哭,牛小田可想不到其他能安慰的话了,换了个话题,神秘兮兮道:“快吃饭,晚上我带你去遛弯,去一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一片可以尽情撒欢的草地。”

    不清楚草地有什么好玩的,但安悦还是坐下来吃饭,胃口欠佳,却连一小碗米饭都没吃完。

    喂饱了黑子,两人肩并肩,在夕阳的余晖中,朝着村东头走去。

    翻过一座低矮的小山,安悦果然看到了一片草地,生机勃勃,绿意盎然,四周都是低矮的灌木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人把这里开垦成田地?”安悦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地势低洼,没办法排水,到了雨季,这里就是个大水坑,种什么都没用。”牛小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你的草地?”安悦笑了。

    “对,以前心烦的时候,偶尔就会来这里,叼着草叶,躺着看天,幻想自己就是一片白云,天空就是家。”牛小田仰脸道。

    “唉!可怜的娃!”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,早习惯了,一个人吃饱了,全家不饿,还没人抢厕所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以乐观的心态面对人生,那一切都是美好的。”安悦恍惚间,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“来,打架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拉开架势,挑衅地勾着手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安悦一脸懵懵然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听我解释,不是你想得那样,其实我在看影片。”牛小田学着电话里男人的腔调,倒是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安悦猛然呆住了,愤怒顿时浮现在脸上,握着拳头骂道:“撒谎,你这个*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*,不要你了,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“我,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安悦很快入戏了,将牛小田当成了男朋友,猛地扑过来,就是一通拳打脚踢,口中还骂声不绝。

    开始,牛小田只是躲闪,不停讨饶,但安悦攻势猛烈,两人渐渐就变成了对打。最后,两人使劲揪住对方,一起翻滚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上上下下,滚来滚去!

    青草一片片倒下,还连累的草丛里的野花,原本就弱小,更是被蹂躏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安悦这才放开牛小田,躺在草地上,呼呼喘着气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躺下来,头枕着胳膊嘿嘿笑:“姐,过去的,回不来,还得往前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安悦柔声回应,还伸出一只小手,轻轻在牛小田布满汗水的脸颊上,温柔地摩挲了几下。

    直到月亮爬上山岗,星光布满夜空,夜风开始变凉了,两人这才离开草地,重新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疲惫的安悦,回屋后,很快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在仓房里,翻出了杨寡妇的破自行车,吭哧吭哧地打足了气,又在院子里骑了一圈。

    做人,言而有信!

    既然早就决定,要去砸张勇彪家的玻璃,那就必须付诸实践。

    说砸就得砸!

    不能骑摩托,破玩意夜里的动静太大,还是自行车更稳妥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!

    牛小田叮嘱黑子好好看家,尤其保护好东屋那个心碎了无痕的女人。

    穿上旧衣服,带好弹弓和铁珠,牛小田骑着自行车悄悄出发。

    这是今天第三次赶往镇里,也是牛小田最为心潮澎湃的一次,就像是一名将军赶往了前方战场。

    一路上,并没有遇到任何人,牛小田慢悠悠地骑着自行车,快到晚上十一点,终于进入了青云镇。

    夜美歌舞厅。

    位于一条较为偏僻的街道上,是个临街的二层小楼,门口挂满了忽闪忽闪的彩灯,牌匾上则是一群美女,露着大腿,摆出整齐划一的妖娆舞姿。

    还没到跟前,就听到里面传出震耳欲聋的舞曲声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