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这道黑影,正是牛小田从桥上扔下来的斧头。

    差一点正中目标,让张勇彪的脑袋开了瓢,惊得他冷汗跟河水一起流下来,落汤鸡的模样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也不恋战!

    牛小田沿路快走几步,从玉米地推出自行车,继续慢悠悠的往家返。

    到家时,已经是后半夜两点多。

    黑子摇着尾巴迎接,而东屋那位正睡得深沉,好像打雷都不会醒。

    将自行车推进仓房放了气,牛小田洗了把脸,又上了个茅房,这才回屋舒舒服服躺在热坑头上,无比满足地睡去。

    哐当!咣当!

    一阵激烈的砸门声,伴随着黑子汪汪的狂叫,将牛小田从睡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看了眼手机,刚刚早上七点半,谁他娘的这么不懂事儿,不知道星期天就该睡懒觉吗?

    翻了个身继续睡,砸门声更响了,再不起来,杨寡妇家的院门都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揉着眼睛出了屋门,恰好安悦也从对面屋出来,衣服是穿好了,但头不梳,脸没洗,看起来有些颓废。

    “小田,谁这么早砸门啊?”安悦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牛小田摇头,不满道:“真烦,刚在梦里捡了个金元宝,还没看清楚,就被吵醒了!”

    安悦噗嗤笑了,拢了拢头发,跟牛小田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对开的院门被砸的足有三十度的幅度,安悦很不高兴,高声道:“来啦,来啦!”

    打开院门,外面站着的,竟然是两名穿警服的男人,都拉着脸,不远处的大槐树下,还停着一辆警车。

    情况不妙,肯定是张勇彪那个瘪犊子报警了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牛小田淡定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牛小田?”一名警员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青云镇派出所的,有人举报,你昨晚砸了夜美歌舞厅的二楼窗玻璃,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另一个人脸色更阴沉。

    “扯淡,我在家睡得好好的,难道是梦游去砸玻璃啊!”牛小田鼻子一哼,才不会认账,反正又没有当场抓住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去了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还说有人把我家砸了呢,你们管不管?”牛小田斜着眼睛。

    安悦狐疑地看了眼牛小田,上前一步,挡在前面,“请问,你们说牛小田砸玻璃,有什么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报案人提供了一些铁珠和石块,怀疑是用弹弓发射的。”警员道。

    “上面有特殊的标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证据。”安悦沉声又问,“有目击证人或者案发时的影像吗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!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不同意你们把人带走。”安悦说得斩钉截铁,牛小田这个角度,侧颜杀真是迷死人。

    两名警员都愣住了,就没见过这么强势的女人,但是从穿着打扮看,一定是城里人,怎么会跟一个农村娃在一起?

    “请不要干扰我们的工作。”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兴旺村的村主任,你们不分青红皂白,来村里抓人,是不是也要先跟我打声招呼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抓人,是配合调查。”另一名强调,心里也是发虚,安悦这阵势,分明是背后有人撑腰。

    “不用调查了,我可以证明,牛小田昨晚没离开家,跟我住在一起!”安悦挑了下眉毛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珠子差点掉地上,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男女,怎么看安悦都比牛小田大一截,果然爱情不分年龄,也不分高低贵贱。

    牛小田有直接证人,而举报者没有直接证据。

    两人互视一眼,点点头,事情只能这样,其中一人说了声打扰,掉头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关上院门,牛小田感激地朝着安悦抱拳,要不是这位姐给撑腰,多半会坐着警车去了青云镇。

    然而,安悦却突然飞起一脚,朝着牛小田*踢来,口中训斥道:“臭小子,惹祸精,进屋去!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嘻嘻躲过飞脚,立刻奔跑进屋,可没等关门,安悦便冲了进来,纵身一跃,将他扑倒在炕上。

    “快说,昨晚是不是溜出去了?”安悦眼睛瞪得溜圆,举起了小拳头。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!我可以向大槐树发誓。”牛小田也不反抗,由着安悦坐在腰间,依然是嬉皮笑脸的赖皮模样。

    “别想骗我,是不是去报复张勇彪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*的,缺德玩意,早晚被人弄死。”牛小田骂道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“他砸我家,我就砸他家,一还一报,谁也别亏了。哥孤身一人,浑身是胆,难道还怕了他。”牛小田不服气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就是看不惯他们对待老百姓的态度,但要让我抓到你的把柄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安悦突然身下觉得硌得慌,不由脸一红,急忙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使劲剜了牛小田一眼,安悦气咻咻地出去了,牛小田解开腰带扣,脱掉衣服继续睡觉,补充昨晚消耗的体力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风平浪静,张勇彪应该是怕了,没敢再来找茬。

    无敌很寂寞,牛小田待在家里不出门,不是晒太阳,就是在院子里练功,倒是觉得体内的真武之力,又有些提升。

    安悦渐渐适应了农村生活,每天坚持上班,不时带着刘会计去走访农户,了解村里的真实情况,很快就跟大家都熟识了。

    熟了,也就听到了风言风语!

    美女村主任和牛小田之间的风流故事,早就被村里的老娘们儿,夸张地编撰了很多个版本,嗯,每个版本都很羞人。

    到底是新时代的女性,思想开放,个性独立,安悦对此充耳不闻,根本不当回事儿,依然每天跟牛小田同吃同住。

    偶尔,两人晚上还一起在院子里看星星,聊聊彼此的过去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牛小田刚起来,还没来得及洗脸,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手机里,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,非常气:“请问,是牛大师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什么大士,只有小田!

    “这不是牛小田大师的电话吗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牛小田愣了下,喊的是自己啊,腰杆立刻就挺直了,似乎个子都长高了一截,得意地答应道:“是本大师,找*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师,快来救救俺吧!真要活不成了。”男人带着哭腔哀求。

    牛大师已经扬名在外了!

    牛小田窃喜,装摸做样问:“咳咳,别着急,说清楚到底发生了啥事?本大师一定会尽力帮你解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