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,破屋的后窗便冒出了浓烟,不知道的还以为失火了。

    为了自家老哥哥,冯主任不顾烟熏火燎,一手往洞口里塞着茅草,一手握紧了斧头,全神戒备。

    如果大蛇敢冒着火冲出来,那就一斧子砍断。

    外面的朱有根也瞪圆了小眼睛,高高举起镐头,牛小田才不会亲自动手,叼着烟背手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中空的倒木中,突然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!”朱有根大喊。

    “看准了就打!”牛小田交代一句。

    “俺一镐头打死那畜生!”

    伴随浓烟,空气中夹杂着浓浓的腥气,突然,黑压压爬出来一群蛇!

    大大小小,足有几十条,都是周身漆黑,一看就是标准的毒蛇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蠕动着,看得人头皮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朱有根立刻挥起镐头,疯狂砸蛇,倒是特别有准头,每击必中,很快就是一地半死不活的毒蛇。

    数量太多了,到底跑了十几条,牛小田也不追赶,都是不成器的,没必要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朱有根刚想歇歇,第二批毒蛇又出来了,好像爬行的速度更快,到现在,他倒是信了牛小田的话,这里分明就是个蛇窝。

    轮起镐头,继续打蛇,哐哐作响,节奏感十足。

    朱有根累得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但却不敢停,因为,他已经被蛇群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第二批蛇,属于蛇群中的精英骨干,具有很强的攻击性,就是为大蛇开路的,一条条好像都不怕死。

    一番作战,又是遍地的蛇尸,都没死透,神经本能地蠕动着,看着非常瘆人!

    朱有根累得臭死,心里早后悔了,就该多喊一些村民过来帮忙,哪怕少分点蛇肉也行啊!

    “牛大师,还有蛇吗?”

    “小的没了,但它们的老大快出来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气人,也不动手,就站在一旁悠闲地看热闹,说来也是奇怪,跑了的毒蛇,却从不到他这边。

    随着话音刚落,一条两米多长,手腕粗的大蛇,突然就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比木炭还黑,周身的鳞片闪着金属般的光泽,高高翘起的蛇头,居然有半米多高。

    朱有根正双手拄着膝盖大喘气,冷不防跟大蛇来了个面对面,不由吓得妈呀一声叫,一*坐在地上,裤子上沾了不少蛇血。

    跟老冯头说的完全不一样,这条大蛇的眼中,哪有什么可怜兮兮的神情,闪动的分明是凶光!

    吞吐之间露出的红红蛇信子,前头分了三个叉,就像是一根长长的叉子。

    “快打啊!别让它咬到你。”牛小田大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腿软了,手腕没劲儿。”朱有根叫苦。

    “咬到你,会中毒的!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朱有根慌忙连滚带爬的站起来,抓过镐头,对着大蛇就是一通猛轮,有气势,倒也是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只可惜,大蛇的躲避速度很快,接连十几下,居然,一下都没打着。

    而此时,灵敏的蛇尾已经快速缠住了朱有根的一条腿,大蛇盘旋而上,看方向正是他的脖颈处。

    “牛,牛大田,救命啊!”

    朱有根吓得魂都要飞了,连称呼都喊错了,裤裆顷刻间湿了一*,吓尿了!

    唉,真没用!

    牛小田摇头鄙夷,突然从后腰摸出弹弓,放上铁珠,眼睛微眯,瞄准了蛇头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破空之声传来,大蛇那原本高昂的蛇头,突然歪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朱有根只觉得腿上一松,低头看去之时,大蛇已经倒在地上,露出了白色的肚子,颤抖着缓缓蠕动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朱有根没看清楚,因为牛小田已经迅速把弹弓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有余悸的朱有根,稳稳神再次挥起了镐头,将大蛇的脑袋给砸了稀巴烂,一颗铁珠却从烂肉里飞了出来,差点打中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不得了啊!

    朱有根捡起那颗铁珠,却错误地当成了传说中的蛇丹,暗自赞叹不已,都*成这种程度,肯定是宝贝,贪心地悄悄塞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蛇妖已经消灭,牛小田跑进屋报喜,并且让冯主任熄火,拿着一把菜刀出来,又交给了朱有根。

    为了分到蛇肉,朱有根暂时决定,好人做到底!

    剥蛇皮不用教,会抓蛇的自然都会。

    朱有根将大蛇的脑袋彻底砍断,揪住脖颈位置,就像是脱裤子一样,将整个蛇皮完整地剥了下来。

    蛇皮属于牛小田,他不气地用木棍挑着,回屋里用灶坑灰处理了血渍和黏液,这才装入塑料袋,放进随身的双肩包里。

    当冯主任来到屋后,看到一地的死蛇,心惊不已,连忙向牛小田表示真心感谢,要不是大师及时提醒,老哥哥不定哪天就遇害了。

    掏出皱巴巴的二百块钱,非塞进牛小田兜里,推辞不过,牛小田也就收了。

    惦记蛇肉的朱有根,如愿以偿,终于分到了半条蛇肉,居然装了一大塑料袋,美的鼻涕泡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则严肃提醒,晾干了再加工,而且,一次不要吃太多,手指头大小就行,否则后果自负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死蛇,牛小田就不管了,冯主任干脆在后院挖个大坑,全部埋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大师,该去俺家了吧?媳妇肯定等着急了。”朱有根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啊,要赶在天黑前处理完,否则,恶鬼可比蛇妖厉害多了。”牛小田这才跨上了摩托车。

    跟着朱有根的自行车,七拐八拐,穿过了几条村路,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。

    三间大砖房,看起来很新,大铁门刚刚推开,就听到一阵激烈的狗叫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一名中年妇女出现了,长得还行,白白净净的,体重明显超标,至少在一百五十斤左右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这就是俺媳妇,叫杜娟。”

    朱有根满脸带笑的介绍,但在牛小田看来,分明就是在讨好媳妇,两人目光相对,正在交流着眼神。

    “牛,牛大师,欢迎来俺家。”杜娟气一句,跟着就开始埋怨,“有根非说俺被鬼附身了,半夜起来找他唠嗑,可俺咋就一点都不记得呢?”

    “先让我看看,是不是鬼迷心窍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冷冷一句,直盯着杜娟的胖脸,眼珠好像不会动了,足足持续半分钟,这让夫妻俩心里一阵发毛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