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有根夫妻的文化水平都不高,否则,一定听得出来,鬼迷心窍这四个字,饱含着贬义成分,牛小田早就对他们有所戒心。

    只见牛小田收回眼神,脸色凝重道:“确实有鬼,就藏在体内,住惯了不想挪窝,不太好办啊!”

    “大师,你既然来了,可一定要施展神通,救救俺们啊!”

    朱有根闻言,又开始可怜巴巴的鞠躬哀求,还使劲挤出了几滴泪,媳妇杜娟也愣呵呵地跟着鞠躬,却没看出多害怕鬼。

    两口子分明都在演戏!

    小田哥就陪你们演到底,看看结局到底会有多精彩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牛小田问道:“让你准备的东西,都齐了吗?”

    “齐了!”

    “本大师的辛苦费也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朱有根微微一愣,赔笑道:“大师请放心,这都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看了眼手腕上的电子表,已经快下午四点了,牛小田点头道:“现在是申时,马上开始驱鬼,整个过程里,必须要听我的,否则,失效了你也得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都懂!大师吩咐就行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掐着腰开始安排,关好院门,别让外人打扰,把看门狗牵走,在这里瞎叫唤,也影响神灵下凡。

    朱有根听话的一一照做,牛小田又安排杜娟,院子里的杂物堆放到一边,再从屋内把炕桌搬出来,摆在院子中间。

    “大师,咋不进屋做法啊?”杜娟问道。

    “屋内有秽气,院子里通风,法术更灵光。”牛小田摆手,又问:“你是不是这两天肚子疼啊?”

    “对对,俺恰好来事了。”杜娟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,体质这么虚弱,驱鬼要下一番功夫才行。”牛小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俺其实就一个毛病,睡觉特别死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朱有根从屋后走出来,冷着脸使劲咳嗽几声,杜娟便怏怏地闭上了嘴巴,进去又把黄纸、香烛和一袋子红小豆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用手掂了掂红小豆,足有五斤多,根本就不是要求的三斤三两。

    暗自冷笑,牛小田也不点破,随手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驱鬼仪式有条不紊进行,牛小田在桌案上插好三炷香点上,点燃了三根蜡烛,又让杜娟端来一碗净水,桃木剑太糊弄了,只有手指长短,做工很粗糙,勉强像是一把小剑而已。

    杜娟总是不经意的往屋里看,好像是里面藏着人,但是,窗户半开着,牛小田侧耳倾听,并没有听到异常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过来跪下!”牛小田冷声命令。

    两口子都是一愣,磨磨唧唧很不情愿,最终还是双双跪在了院子里,面朝着三炷香!

    牛小田微闭着眼睛,捏着那枚小小的桃木剑,口中念念有词,俨然大师做派。随后,从整卷的黄纸里抽出两张,滑稽地挑在小小的木剑上,继续念动所谓的咒语。

    持续约三分钟,牛小田放下黄纸,又把红小豆袋子打开。

    唰!很快,红小豆洒满了整个院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朱有根特别想急眼,这要是再捡起来,也会费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“大师,为啥要撒在地上?”没忍住,朱有根问道。

    “鬼走过的时候,会留下脚印的。”牛小田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也应该撒灰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大师还是我是啊?闭嘴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耐烦瞪了一眼,朱有根不说话了,却悄悄用手指捅了一下媳妇的肩膀,杜娟的身体不由一抖。

    回到桌旁,牛小田点起一张黄纸,就在净水上烧了,让灰烬落在里面。

    用桃木剑在里面搅了搅,吩咐道:“把水喝了!”

    这怎么喝啊?

    朱有根的脸都变成了苦瓜,颤抖着手,端起有着纸灰的水碗,忍着喝了一小口,随后就不地道的递给了媳妇。

    看到朱有根嘴边粘着的黑灰,像是多了一抹黑胡子,非常滑稽,牛小田使劲憋着,差点就爆笑出声。

    杜娟捏着鼻子,将那碗水喝光,也变成了黑嘴,这看起来才像两口子嘛!

    而牛小田接下来的举动,却让这对夫妻彻底爆发了,不想再装下去了。

    将一张黄纸从中间撕开,牛小田装着用桃木剑在上面画了两道符,跟着分别吐了口唾沫,使劲啪啪两下,分别粘在朱有根和杜娟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朱有根不堪其辱,一把将黄纸扯下,“牛小田!你他娘的……”

    骂人的话还没出口,杜娟也扯下黄纸,突然就开始快速的*服,直到脱得几乎啥也不剩,口中喊道:“俺是鬼,俺是鬼,俺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既然是鬼,还活个屁!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在乎,抱着膀子看热闹。

    此时,朱有根快速掏出手机,开始晃动着录像,杜娟使劲翻着白眼,冲着屋子里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录像结束,朱有根将手机放回兜里,彻底翻大脸了,瞪着小眼睛,握紧拳头吼道:“牛小田,你这个骗子的小崽子,瞧瞧,把俺媳妇给吓疯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正常现象,鬼出来之前,总要疯狂一下。”牛小田冷笑,“你媳妇的身材太差劲了,脱了也这么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还想侮辱俺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槽,老子一下都没碰她。”

    “俺录下了证据,你装神弄鬼吓唬人是真的,必须赔钱!赔钱!”

    “赔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一万,不然俺就去报案,一准把你这个小崽子抓起来。”朱有根阴狠得意一笑,转身快速跑进仓房里,拿出了一把砍刀。

    “朱有根,瞧见了没有,地下留下了脚印,鬼已经走了。”牛小田根本不怕,指着院子道。

    “瞎说,这是俺的脚印。”朱有根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鬼!”

    “少跟俺来这一套,牛小田,赶紧拿钱,然后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没钱咋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写条子!三天内必须还。”朱有根早有准备,从兜里掏出一张白纸,扔了过来,跟着又扔过来一只圆珠笔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终于发出了一阵大笑,眼泪都笑出来了,指着朱有根道:“想要钱是吧,但你也有命花才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,难不成还敢杀了俺。也不在东风村打听一下,俺可不是好惹的。”朱有根大拇指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,原形毕露,一脸痞气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