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“骑着我心爱的野摩托,它永远不会堵车……”

    志得意满的牛小田,离开东风村,一路唱着歌往回返,没想到的是,歌词里的内容,居然就应验了。

    堵车了!

    通往青云镇的乡路上,发生了车祸,听司机们议论,是一辆渣土车跟一辆不知名的加长豪车,来了个亲密接触,导致整条路都无法通行。

    小摩托当然堵不住,牛小田擦着路边往前开,很快来到了事故现场。

    渣土车横着,加长轿车也横着,车头已经嵌入渣土车一截,呈现连体状,地上洒落着很多轿车碎片,还有一*触目惊心的血渍。

    渣土车司机是名四十出头的汉子,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,目光里全是茫然,即便把家底子全卖了,再加上卖肾,恐怕也赔不起这辆豪车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可能还有人命官司,牢饭是吃定了。

    最前方的车门扭曲变形,豪车的驾驶员不知死活,正有鲜血不断从里面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一名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,正坐在地上,抱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嚎啕大哭,完全不顾身上满是泥土和血渍。

    “丹丹,你不要离开爸爸啊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满脸淌泪,仰面向天,发出一声声悲痛的呼唤,听得人心都要碎了。围观的人群,纷纷跟着落泪,唏嘘不已,却不知道该如何上前劝说。

    “唉,兴富是个大善人,不该遭这个难!”

    “他这些年,给东风村可没少出钱,还帮助了不少困难户。”

    “俺听说,他家的坟地风水被破了,有人看到了一条花蛇从坟里钻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人咋没个好报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从围观人群的小声议论中,牛小田得知,这个男人名叫崔兴富,东风村走出去的有钱大老板,倒是没忘了父老乡亲,给村里捐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这条柏油路,也是他出资修建的,方便村民出行的同时,也方便回家祭祖。

    停下摩托车,牛小田走了过去,只见躺在父亲怀里的女孩,穿着一套白裙子,上面也沾满了鲜血,头向后仰着,胳膊低垂,闭着眼睛,脸色苍白如纸,毫无一点血色。

    女孩的呼吸已经停止了,无论崔兴富如何呼唤,也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不,从面相看,女孩命不该绝啊!

    牛小田搜索脑子中《医仙真诠》的内容,很快得出了答案,女孩的印堂处还有光泽,嘴唇也残留着血色。

    这是,闭气了!

    “崔老板,你女儿没有死,快点放下,让她平躺。”牛小田着急道。

    崔兴富好像没听到,还在喊着:“丹丹,别离开爸爸,不,丹丹走了,我女儿走了!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嚎你娘的屁啊!”

    再晚来不及了,顾不得太多,牛小田一把将崔兴富扯开,女孩也顺势跌落,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想要干什么?别碰我女儿!”

    崔兴富眼睛顿时红了,握着拳头冲过来。

    对付失去理智的人,只能有一种方法,牛小田一掌推在他的胸口,崔兴富立刻退出几米远,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能救她,再晚半分钟,就真的死了!”牛小田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女儿!谁都不许再碰她!”崔兴富不信,挣扎爬起来,又想过来跟牛小田撕扯。

    “你们他娘的都别傻站着,拦住他,给我一分钟,如果救不活,责任都算我的。”牛小田喊道。

    听牛小田这么说,围观者立刻拦住了崔兴富,人都这样了,就让这个小伙子试一下,万一出现奇迹呢!

    崔兴富咆哮着,可见额头青筋剧烈跳动,拼尽所有气力想要冲出来,保留女儿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牛小田对此视若不见。

    没带针,却看见女孩带着一副银耳环,牛小田急忙取下来,用力掰开,露出尖锐的部分。

    没有半分耽搁,牛小田快速将女孩的十根手指全部扎破,却没有挤出一滴血。

    不得已,又把女孩的小皮鞋和袜子都脱了,又开始扎脚趾肚,直到刺入最后的右侧小脚趾,一滴发黑的血珠终于缓慢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稍稍松口气,牛小田取出兜里的量人镜,对准女孩的脸,寻找生机汇集之地,却是嘴唇下面的承浆穴。

    再次刺入,没反应,再深入,约一厘米!

    呜……

    女孩的身体抖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呀!俺好像看见,孩子的手在动。”人群中立刻有人惊呼。

    “好像脚也在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活过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大家的议论,崔兴奋终于突破了阻挡,踉踉跄跄地跑过来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,女孩已经睁开了眼睛,茫然四顾,终于看到了父亲,嘴唇翕动着喊出两个字,爸爸!

    “丹丹,爸爸在这里,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嘴巴,疼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取出扎入半个耳环,不好意思道:“那个,情况紧急,弄坏了你的耳环。”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又抬起一只手,现在,每个手指肚上,都有血珠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我脑子混了,刚才错怪你,真的谢谢你,救回了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崔兴富说着,不顾众人围观,泪流满面的跪下来,就要给牛小田磕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拉起他,说道:“这孩子命不该绝,也是个有造化的,不用谢!”

    “我,我给你拿钱!”崔兴富往兜里掏,却只是摸出一张银行卡,又说:“对,车上有钱!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现在正乱着呢,什么钱不钱的。”牛小田阻止了他,又问:“叫救护车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叫了!”

    “陪着女儿,一会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吧,应该还有内伤!”

    “要紧吗?”崔兴富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要紧我也治不了,得看医生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完,转身就走,忽然就打了几个喷嚏,是被血腥味给呛的。

    重新骑上小摩托,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,牛小田离开了车祸现场,到了半路,就遇到了一辆警车和两辆救护车,一路鸣笛,正风驰电掣地赶来。

    在青云镇稍作逗留,买了些肉菜,等牛小田回到了兴旺村的时候,已经是倦鸟归巢,晚霞漫天。

    古老的大槐树下,忙碌一天的村民们,正聚在一起聊天,远远就能听到一阵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小田,又去哪里发财了?”余桂香笑着打招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