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停住摩托,嘿嘿笑道:“到哪里都发财,拉屎捡银子,随手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大笑,牛小田现在动动嘴就能赚钱,这是不争的事实,一名农妇笑道:“小田,该修修家里的破房子,准备娶媳妇了吧?”

    “咱才十八岁,不着急,让姑娘们再排排队吧!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人家小田家里就有媳妇,正等着嘞!”

    “女大三,抱金砖。女大五咋说呢?”

    “赛老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知道他们调侃的是安悦,朝这些人勾勾手道:“别光在这儿耍嘴皮子,有能耐去我家里说,看会不会挨揍。”

    安悦虽然年轻,但不是个好脾气的,大家连忙嘻嘻哈哈的换了个话题,牛小田也懒得跟他们闲扯,推着摩托快走几步,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安悦正坐在院子里,无聊地摆弄着手机,看牛小田进来,也没抬头。黑子则摇着尾巴迎上来,还舔了舔舌头,闻到了生肉味。

    “姐,饿了吧,马上就做饭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嗯了一声,安悦还是没抬头,牛小田放好摩托,凑近了问:“咋了,工作不顺心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是不想干了。”安悦闷闷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屈才了,那就回去吧!”

    听到牛小田的话,安悦更不高兴了,这小子说话可这差劲,都不知道安慰下,随后又抽着鼻子道:“小田,你身上怎么有腥味,鞋上沾的是血吗?又跟人打架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又,除了跟你摔过跤,你还见过跟谁?”牛小田*。

    “看你长得就像是惹事精!”

    “路上遇到了车祸,救人是蹭上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地上使劲搓搓鞋,满不在意地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安悦追问一句,没回应。

    割了一条生肉扔给黑子,牛小田轻车熟路地开始做饭,两个菜端上桌时,外面已经黑了,安悦这才没精打采地从外面回来。

    边吃饭边聊天!

    安悦讲,下午,她终于把妇女主任张翠花给喊来了村部,连同刘会计一道,开了个村干部会议。

    安悦满怀*提了两个振兴乡村的发展项目,其余二人却都是唱反调,并且说,代表了大多数村民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姐,都是啥项目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兴旺村也有不少平整地段,可以旱改水,增加收益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这怕是不行,我虽然不咋懂农活,但听说,咱村的霜期来的比较早,不太适合种水田。还有,旱改水要花钱的,老百姓都会觉得,还不如采山赚得更多。”牛小田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就提出了第二项,不如建一个山产品加工厂。”

    “建厂的钱哪来啊?”

    “集资!将来的收益,集体分红!”

    “姐,你的心情能理解,但也行不通的。虽然现在的日子好些了,但老百姓还是把钱捏得死死的,稍微冒险的事儿,都不会做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安悦没急眼,这些话,她下午已经听过一遍了,扒拉着米粒叹气,“唉,想做点事儿,可真难啊!”

    “其实,兴旺村这地方,风水很一般,难有大发展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论调,让安悦很不满,凡事都信风水,那就什么都不用做,在家混吃等死算了,“照你这么说,兴旺村就该废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改风水嘛!”

    “怎么改?”安悦瞪大了眼睛,非常怀疑,这个小神棍又想忽悠着赚钱。

    猜对了!

    “两万,改一个村的风水,够便宜吧!”牛小田比划剪刀手,不气地开价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嘿嘿,精彩的人生才开始,才不死呢!”牛小田嘿嘿一笑,吃饱推了碗筷,叼着烟去院子里乘凉了。

    将包里的蛇皮取出来,挂在晾衣绳上,黑子嗅到味道,兴奋地跑过来跳着高去咬,却被牛小田严厉制止。

    不许碰,更不许破坏,否则就撵回山上陪你老娘去。

    黑子呜呜两声,退了回去,这时,安悦也走了出来,看到了挂着的蛇皮,被吓了一跳,问道:“从哪儿弄来的蛇皮?”

    “抓了一个蛇妖,现场活剥的。”牛小田得意道。

    没个正形,安悦翻了白眼,“还蛇妖呢,这是青蛇还是白蛇?”

    “看颜色,当然是青蛇,它*了差不多五十年吧!”牛小田认真道。

    越扯越没边了,安悦道:“你什么眼神,这蛇分明是黑色的。”

    “黑乌蛇,也叫青蛇,还叫黑风蛇,不信你去搜一下。”

    安悦较真,当真就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,却证实牛小田所言不虚,却又纠正道:“蛇类不可能活这么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绕回来了,它是蛇妖,有修为的,还吸收了不少人气呢!”

    两人坐下来,牛小田没隐瞒,绘声绘色地讲了关于东风村老冯头和蛇妖同居的真实故事,安悦听得汗毛都竖起来了,大感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通过看风水,发现他家里有一条大蛇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不信你去问问东风村的前村主任,他还给了我二百块钱。”牛小田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蛇皮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牛小田做了个拉紧绳子,抬头翻白眼的动作,表示可以用蛇皮去勒断脖子,安悦也不当真,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这条蛇皮,当然是牛小田留着炼宝的,目前材料不足,还要继续收集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术士,手里只有弹弓可不行,怎么也得有几样法器,既可攻敌,又能防身。

    可惜啊,*留下的东西,本就不多,大多都有修为限制,以牛小田的现状,是没法使用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青云商场的老总范志辉打来的,很气地邀请牛小田,明天中午来镇里一趟,在福旺酒楼设下酒席,以示感谢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会推辞,因为范志辉还有一句话,朋友还有个棘手的事情,希望能帮着处理下,必有重谢。

    赚钱的机会又来了!

    所以啊,还是要广开人脉,良好的口碑相传,胜过广告。

    “姐,明天中午自己找饭门吧!有人相邀,我要去赴宴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那个范志辉吗?”安悦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噫~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牛小田瞪圆了眼睛,大感惊讶,难不成安悦也会算卦了?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