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牛小田却一脸严肃,十分笃定道:“你面相上写着,一定有,没看到并不代表不存在,我就问你,是不是三天两头就会梦见美女,早上起来,腰酸背痛,觉得特别累?”

    钱同聚惊得目瞪口呆,尴尬的恨不得找个桌缝钻进去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承认,毕竟还有个漂亮的女村主任在场。

    “再过一阵子,梦中美女就会变成丑女,很吓人的那种,到那时候,处理起来可就麻烦了。”牛小田双手做了个鬼爪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下,钱同聚的大脑门上,顿时就出现了汗珠子,连忙扯过一张纸巾擦拭。

    一脸讪笑,钱同聚还是承认,确实存在牛小田说的现象,他只是当做每个男人都会做的春梦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我也没做啥恶事,怎么就被鬼缠上了呢?”钱同聚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摇头,跟着补充一句,“跟是否作恶无关,你体质虚弱,而且睡眠不规律,容易被脏东西给沾上。”

    安悦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牛小田,说他是瞎蒙的,可怎么就蒙得这么准?

    难道说,鬼魂真的存在?从科学解释的话,应该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场,但这种解释,似乎也很牵强。

    安悦刚刚培养出胆量,此刻,突然又觉得后脊梁骨一阵发寒,后悔不该跟来。

    这时,范志辉开口了,皱眉道:“同聚,你想想,会不会跟那房子有关?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去过一趟啊?”钱同聚依然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是晚上吧!”范志辉提醒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晚上去的,可是,我身边还跟着好几个粮库工人呢!都是身强体壮火力旺盛的大老爷们儿。”钱同聚怎么也想不明白,都快把头发给挠光了。

    还是要请教牛小田*,钱同聚起身,殷勤地递过来一支好烟,这才讲述,他曾经去过一个凶宅。

    钱同聚的家里,有一只纯种的白色波斯猫,长相漂亮,价值也不低,养了好几年,已经当成了家里的一份子,吃喝用度比人都好。

    结果,猫丢了!

    几天没回,家里的老人着急上火,连饭都吃不下。钱同聚也急了,让人到处打听,有人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,好像看见那只猫跑进了水库边的一个破房子里。

    这个破房子,就是大家眼中的凶宅,原本生活着一对四十多岁的夫妻,他们的工作就是看管水库,防止有人前来偷鱼,捎带着喂鱼。

    某一天,夫妻二人划着小船,在水库上抛洒鱼食,妻子一不留神,掉进水里不见了,等打捞上来时,已经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据说,丈夫没流一滴泪,神情淡定,而就在当晚,这位丈夫在屋里守着妻子的尸体,服毒自杀了。

    安悦听到这里,内心很复杂,很想去抓头发,怎么一到这种小地方,听到的都是此类的悲情故事。

    “那时,天已经黑了,我不敢去找。可不去,家里老人身体等不了。所以,招呼了几个工人一起,进了那处凶宅。还别说,总觉得里面阴森森的,还有股子霉味儿。”钱同聚道。

    “猫找到了吗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唉,别提了,那只猫就被根细绳吊在房梁上,死透了!”钱同聚摆着胖手,摇头叹气,继而又骂道:“不知道那个王八羔子这么狠,对一只小猫都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人怎么办?”安悦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不得已,我只能又买了个只差不多的抱回去,老人到底还是认出来了,我只能说原来那只跑丢了,老人偷偷掉了好几天的泪。”钱同聚叹气摇头。

    “同聚跟我说了后,我当时认为,是他得罪了人。”范志辉道。

    忽然,钱同聚似乎想到了什么,瞪圆了眼睛,惊惧地问:“小田,是不是鬼把我家的猫给害死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被逗笑了,喝口茶水,开口道:“想多了,跟这事儿绝对没关系,猫辟邪的,鬼见了都躲,这就是有人故意弄死猫来恶心你。也不是在那里遇到鬼了,信我的话,等吃完饭,我给你处理下,把鬼撵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钱同聚开心起来,连忙向牛小田抱拳感谢,有劳了,赏钱多少,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酒店服务员敲门进来了,先端上了四个凉菜,范志辉连忙打开两瓶啤酒,分别给大家倒满,四人起身,响亮地碰杯,相互气恭维,酒桌的气氛立刻起来了。

    早就饿了,牛小田也不气,敞开肚皮可劲造。安悦小口吃着,不时悄悄提醒身边的这个小男人,慢点吃,少吧唧嘴,注意点礼仪。

    范志辉和钱同聚都吃得不多,平时不差这一口,光顾着喝酒聊天了。

    等四个热菜也都端上来,钱同聚这才说出想找牛小田过来的原因,当然不是为了驱鬼,而是帮忙看风水。

    他买了一套宅子,对方急于出手,价格较低,等于捡了个便宜。

    也没打算住,就想倒手再卖了,赚个中间差价。

    结果,有人说,那里的风水不好,有什么冲煞一类的,住着会有各种不顺,还传扬开了,四邻皆知。

    这让钱同聚很闹心,就怕砸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你去帮着好好瞧瞧,是不是真有问题?最好再处理下,等卖的时候,也好有个说辞。”钱同聚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牛小田满口答应,又说:“人活着,有两处最影响运气,祖坟和住宅。祖坟好,可以保佑后人兴旺发达,而宅子好,却应在当下的时运,不能不重视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你觉得,青云商场的位置怎么样?有人说,对面冲着路,不吉利!”范志辉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信!”牛小田摆手,“风水也要变通,普通人家,最好不好冲着路,会出孤寡的。但商场就不同了,路是财源,冲着路就是财源广进,反而是大吉大利。”

    “高人的见解就是不同。”钱同聚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范志辉释然一笑,“小田这么说,我心里就踏实多了!”

    这番话,倒也让安悦对牛小田刮目相看,这小子居然还懂辩证的思维方式,忽悠的层次高了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