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田兄弟,别走啊,钱一定给,到车上说话。车上说!”钱同聚哀求,眼神左顾右盼,唯恐被邻居们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啊?你又不信。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唉,事情是有点不对头,上车,别在这里聊。”钱同聚叹口气。

    让脸色难看的安悦稍等,牛小田坐进了钱同聚的轿车里,接过他递来的一支烟,悠哉地点上,稍稍放下点车窗。

    钱同聚使劲搓着脸,像是要搓掉一层皮,这才说道:“我跟她一直关系挺那个的,别怪我没对你说实话。就在前几天,我们还在上发消息呢!”

    “视频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语音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你咋能确定,对面打字的就是她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钱同聚又不傻,想到这一点,听牛小田也这么说,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,闷闷地问:“难道说,是他男人把她给杀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侦探,哪知道这些,反正死了就没错了。”

    钱同聚脸色青黑,女主人死了,男主人也察觉到他们二人关系不正常,故意把凶宅卖了!

    自作自受!

    钱同聚直拍大腿,商议道:“兄弟,房子风水再说,你先把她在我身上撵走啊!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现在撵走了,她早晚也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也要搭上一条命?又不是我害死她的,老跟着*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不过是想让你帮她伸冤报仇,否则,投胎很困难,一旦事情解决,她就不缠着你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钱同聚耷拉着脑子,下不了决心,事情闹起来,那房子就真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哪天,人家丈夫偷着回来了,你就自求多福吧!”牛小田说完,拉开车门又想下去。

    钱同聚连忙一把拉住,下定决心道:“好,等我安排一下,就去报案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破财免灾,让她儿子去报案。”

    “高见!”

    钱同聚竖竖大拇指,打开车上储物箱,取出一捆钱,拍在牛小田的手里,“兄弟,等搞定这事儿,还有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气,这就够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满意地将钱塞进兜里,下车后换上摩托,带着安悦,一路疾驰着离开青云镇。

    一双手从后面揽住了腰,牛小田美滋滋的装着没发现,可是骑了好半天,又觉得奇怪,不由问道:“姐,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“被吓着了,心跳的厉害。”安悦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谁吓唬你了?”

    “小田,你那放大镜里出现的影子,是女鬼吗?”安悦声音有点颤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“天啊,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。”安悦崩溃了,腾出一只小手使劲捶了一拳,“你不会撒个谎,告诉我那是错觉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钱同聚,总喜欢撒谎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道:“从她的姿势判断,应该是被掐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别说了!太瘆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别怕啊,姐心底无私,一身正气,鬼神哪敢靠前。更何况,你身边还有无所不能的牛大师,区区小鬼不算什么,斩妖除魔都不在话下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是不是也沾上了东西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就是故意吓唬钱同聚的,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安悦这才心中稍安,两人一路欣赏着路边的风景,下午三点多,日头还很高,回到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远远就看见,院门是敞开的,门口停着一辆破三轮,上面铺着红毛毯。大槐树下,正聚集着一群女人,都好奇地往里张望,时不时的小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安悦一时没反应过来,牛小田也愣了下,很快想明白了,提醒道:“姐,应该是女主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女鬼缠着咱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“是这个宅子的女主人,杨寡妇!”

    这可是大事件,难怪能引起村民们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小田,寡妇带男人回来了。”一名村妇凑过来,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有啥,是不是羡慕了?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俺羡慕个啥,又不是没男人。”村妇翻了个白眼,不再搭理牛小田了。

    这时,二驴媳妇也凑过来,将手拢在嘴边,“小田,俺看清了,是修手机的那个,石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对二驴哥放心了吧!”

    “他敢胡来,俺就阉了他,一个零件都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你舍得?”牛小田笑中不坏好意。

    二驴媳妇不由捶了牛小田胳膊一拳,嗔道:“坏小子,啥都敢说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把摩托车后面的安悦给忽略了,笑笑点头,就算打过招呼了。

    房子的主人回来了,摩托车上的这两位,就要流离失所了,嗯,可以去村部住,那里的房间更多。

    离开大槐树,安悦不满道:“我看,你才应该当村妇女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那点工资,我才不稀罕呢!”

    “回家收拾下,咱们去村部住吧,不要你房租。”安悦跟牛小田想一块了。

    摩托车直接骑进了院子里,却见杨寡妇正跟一名中年男人,正坐在板凳上聊天,看见牛小田,连忙都站起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目光,却看向了屋角处,黑子果然藏在里面,可能觉得干不过两个人,索性躲着等主人回来。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黑子突然叫着窜出来,跳着扑向了杨寡妇,倒是吓了她一跳,急忙向后躲闪,那男人慌忙抱住了她,有孕在身,可不能摔了。

    “黑子,回去!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黑子呲牙又吼了两声,这才又躲回了土窝里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咋还养了个狗崽子?”杨寡妇夸张地捂着胸口。

    “从山上捡的,咱又不养娃,有只狗也是个伴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杨寡妇看向了冷冰冰的安悦,没来由竟然有点怕,还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我叫安悦,兴旺村的代理村主任。”安悦背着手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咋又有个主任,林大海呢?能一样办事不?”

    “一样,林叔还有别的安排。”牛小田替安悦回答了,“姐,恭喜,终于逮到姐夫了!”

    “哼,开始他还不承认,欠揍的怂包!”杨寡妇咬牙瞪眼,使劲捶了身边男人几拳,那男人只是赔笑,也不敢躲。

    “姐,这次回来,不走了吧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看外面那群老娘们儿,贼眼溜溜的,唉,这里是不能呆了。俺这次回来,主要有两件事儿,还得,安主任帮忙啊!”杨寡妇朝着安悦送上笑脸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