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远处,隐隐传来轰隆隆的雷声,还有闪电盘旋在山顶之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牛小田很兴奋,急忙跑出去,将挂在晾衣绳上的蛇皮收起来,与此同时,将一柄暗红色的小剑,小心地夹在晾衣绳上。

    这是*留下为数不多的宝贝之一,叫做诛妖剑,可惜,上面的威能早已耗尽,成了废品。

    变废为宝的方法,就是接受雷电的淬炼,重新激活,并吸收雷电能量。

    可这么小的物件,又不是金属材料,哪有那么巧,就会恰好被雷电击中?*也说,他以前尝试过多次,都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既然雷雨天气来了,就意味着机会,牛小田仰面看着头顶变幻的乌云,满怀期盼,希望嚣张的雷电能够光临这处小院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雷声越来越响亮,闪电也变得越发刺目,还有几个大颗的雨滴,重重砸在地面上,溅起一小团*尘雾,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忙拿着蛇皮回到屋内,存放起来,又去厨房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片刻后,房门吱呀响了,是安悦回来了,略带着喘息,秀发上还挂着水珠。

    “鬼天气,雨来得还真快。”

    安悦嘟囔着,从包里取出一张纸巾,擦拭着雨水。黑夜仿佛提前来临,一切都模模糊糊,就在她想去开灯时,屋内突然变得异常明亮。

    是闪电,足足持续了三秒钟之久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一道惊雷从空中落下,轰隆巨响,震耳欲聋,房子都跟着抖了几抖。

    天塌啦!

    安悦吓得一声尖叫,顾不得开灯,一步奔到牛小田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房子会不会倒了?”安悦惊慌问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安悦愕然,这小子的脑子是不是抽了,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会的,房子很结实,咱村的地势高,所以雷声也就格外大,习惯就好了。”牛小田笑道,将菜盛到盘子里,在围裙上擦擦手,兴奋地跑到西屋,趴在窗户上向外看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?”安悦跟过来,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回答,大笑道:“哈哈,让雷声来的更猛烈些吧!”

    此刻,在牛小田的眼中,晾衣绳上的诛妖剑,已经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光,正在微微地颤抖着,似有嗡鸣声传入耳朵里。

    幸运啊!诛妖剑真被雷电击中了,居然,被激活了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又是一个炸雷,响在头顶上方,窗玻璃都哗啦作响,把牛小田的笑声都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安悦惊慌之下,忍不住搂住了牛小田的胳膊。

    诛妖剑,再次被雷电击中,上面的金光更清晰了。

    雷电再多点,让诛妖剑多吸收些能量,牛小田暗自给雷神鼓劲,弯曲胳膊时,才感到了安悦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姐,天雷可是邪物克星,放心好了,杨寡妇的死鬼男人,这功夫早就跑没影了。”牛小田拍拍安悦光滑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还说,反正这几天,我绝不去东屋睡。”安悦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可以一起去东屋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都听你的,走,吃饭去吧!”

    刚把饭菜端上桌,又是一声炸雷,这次,碗筷都跟着一阵摇晃,安悦担忧不已:“改天要安装一个避雷针了。”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门又开了,吓了安悦一跳,却是黑子跑了进来,夹着尾巴,耷拉着眼睛,一幅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黑子也怕雷!”安悦笑了,不只有她才胆小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,它怕成了落汤狗,非要在地上挖洞,狗脑子失算了吧!也怪我,应该给它弄个雨棚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拍拍黑子的小脑子,切了一块生肉扔过去,黑子腾空而起,半路接住,嘴巴一阵蠕动便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雨紧随而至,雨点密集的像是炒豆般,打得地面噼啪作响,再看向窗外,已经是模糊一片。

    打开电灯,两人一狗,安心地吃起了午饭,任凭外面雨势滂沱,雷声不断,将天地搅成了混沌一片。

    下午,雷电远去,雨也小了很多,安悦没去上班,躺在炕上玩手机,这是基层工作为数不多的好处,不会有人来查岗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穿上雨衣,跑了出去,半个小时后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干什么去了?”安悦纳闷问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闵奶奶,别家里漏雨啥的。”牛小田抖着雨水。

    安悦沉默了,心里不是滋味,关心孤寡,本该是村主任的工作,她却给忘了,不如这个乡村少年更加细心,更有人情味。

    “我想,是应该改一下村里的风水,让大家的日子都过得更好些。”安悦沉默半晌,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赞成,牛大师出马,管保旧貌换新颜,人人笑开怀。”牛小田的眼中,立刻闪现出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安悦一阵鄙夷,小财迷,还不是惦记两万改风水的钱。

    脱下雨靴,牛小田直接去了东屋,还神神秘秘地关上门。不知道这小子鼓捣什么,安悦抑制住好奇心,没有跟进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刚才顺手把诛妖剑也取了回来,非常仔细的将上面的雨水擦掉,经过雷电的淬炼,可见表面更加光滑平整,却依然是轻若无物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,有关于诛妖剑的内容,标记为高级法宝,只有到了真武三层的修为,才能驱动,进行一些简单的防御,要想真正使用,斩妖除魔,却要到真武五层。

    牛小田满打满算,勉强真武一层,还差着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没有比脚更长的路,只要坚持,就一定会成功,牛小田对此信心十足,志在必得。因为,只有彻底掌握诛妖剑,才有可能完成*未了的心愿。

    取出一根针,牛小田果断刺破中指,将鲜血滴在诛妖剑上。

    顷刻间,鲜血被诛妖剑吸收得一干二净,上面仿佛有符文隐隐闪亮。

    又滴了几滴,同样被诛妖剑全部吸收,牛小田将宝贝放在一边,闭上眼睛,已经能感受到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初步融合,已经达成!

    牛小田继续滴血,喂饱诛妖剑,这几天的饭,算是白吃了。

    折腾半个下午,耗费了至少一小碗血,诛妖剑这才停止吸收。走路都要打晃的牛小田正想要休息,安悦却直接闯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