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田,你的手指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安悦一眼就看见牛小田肿大的左手中指,旁边还有一根带血的针。心里吃惊不小,这小子到底哪根筋搭错了,居然躲在屋里自我摧残。

    是不是孤儿在心理上,因为缺少爱,都存在某种缺陷?

    牛小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嘿嘿一笑,“姐,就是觉得手指头痒,好像里面有根刺没拨出来跟肉长一起了,忍不住想用针去扎一扎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扎成了棒槌,会得破伤风的,快去医院吧!”安悦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很快就好了。别忘了,咱也是神医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也会有心理疾患的,你这是一种*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瞎扯,我心理阳光又健康,阴影面积为零。”牛小田岔开话题,问道:“对了,你找我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去西屋再说吧!”安悦不想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着安悦,又来到西屋,她这才认真道:“小田,我想了好久,风水一定要改,但村部的那点备用金,是绝对不能给你的,一旦查出来,我就也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出钱,那就免谈。”牛小田耸耸肩,心里挺失望的,这笔钱是赚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我私人给你两万,给兴旺村改风水。唉,当个破村主任,一年半的工资也就这么多。”安悦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的工资不是说给我交房费的吗?”牛小田试探问,猛然看到安悦两道犀利的眼神射过来,又改了口,“再说了姐,公家的事儿,我咋能要你的钱,这就不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百姓必须过好日子,但又没人拿钱,我总不能大张旗鼓到处说改风水吧?那你说,还有什么好办法?”安悦赌气问。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牛小田给出肯定的答案,安悦叹口气拿出手机,摆弄几下,牛小田的上,立刻收到了转账信息,两万!

    收,还是不收?

    牛小田头一次犯了难,安悦这么做,也是为了全体村民,大公无私,相比之下,自己反而像是个只认钱的势力小人。

    “姐,要不算了,不收钱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忍住点击红包的冲动,还是大方地表态。

    “不收钱也给看风水?”安悦感动问。

    “就当做给你个面子,咱俩这关系,都睡一铺炕上了。”牛小田拍着胸脯道。

    “男子汉说话,可要一言九鼎,不许反悔哦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咱向来如此,言出必行,一口唾沫一个钉。”

    忽然,牛小田看见,安悦的眼中闪现出狡黠之光,便知道上当了!

    上又传来信息,牛小田低头一看,转账红包被收回了。哇靠,居然设置了可以撤回的延时到账,根本就没诚意嘛。

    “姐,你算计我?”牛小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刚才谁说的,一口唾沫一个钉,不守信,那就是小狗。”安悦扬起脸,一幅洋洋得意的气人样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答应看风水不假,至于是否有所保留,那可就不好说喽!”牛小田踢掉鞋子,翘着二郎腿躺下,脚丫子晃悠的那叫一个欢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涨红了脸,恼羞地跳上炕,来掐牛小田的脖子,当然不会得逞,两人相互撕扯着,从这边滚到那边,又从那边翻滚回来。

    最终,两人变成了紧紧拥抱的姿势,安悦下口来咬,牛小田侧脸躲开,然而,安悦的红唇就印在了牛小田的脸上。

    如遭电击,牛小田愣住了。

    安悦也愣住了,急忙松开,平躺在炕上,看着棚顶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姐,生气了?”牛小田小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觉得,办点实事儿可*难。”安悦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免费就免费吧,等改了风水,村里发展起来,我作为村民,也是受益者。”牛小田违心道。

    安悦抓过手机,这次是真想转账,却被牛小田坚决地给按住了。

    让安悦拿钱,确实不公平,她刚来不久,连工资都没拿到,而这笔钱,牛小田也没地方要,自己吃百家饭长大的,就当为村里做奉献一次吧!

    “姐,咋说咱们也是朋友,别见外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唉,我在这里,也只有你一个朋友。”安悦叹口气,坦诚道:“小田,在能力范围内,今后我会帮你争取另一种形式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多谢,多谢!”

    傍晚,雨停了,碧空澄净,晚霞漫天!

    因为泥泞,两人也没出去,吃过晚饭,就坐在院子里,呼吸着清新无比的空气。

    滴!

    牛小田的手机响了,却是林英发来的消息,“小田,你跟安悦住一起了?”

    谁这么嘴贱,消息都传到学校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骂了一句,打字解释:“是房东和租户的关系,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信呢,是不是过几天,就该喝你的喜酒了?”

    不如连着满月酒一起喝!

    林英这脑子想什么呢!

    “人家是城里人,哪能瞧得上咱,瞎寻思!”

    “日久生情!”

    “她只跟我熟,又没地方住,总不能撵出去吧!”

    好半晌,林英才回了一句,“对不起,我管得太宽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!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过去三个字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还是希望你能进城发展,最好,跟我上大学的地方,是同一个城市。”林英打来一大串字。

    “我会算卦,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。”牛小田回复时,不由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却被对面的安悦给捕捉到了,轻笑一声:“小田,我猜,你一定跟林英在聊天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愣,上次是手机漏音,这次又是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瞧你的样子,喜欢林英对吧?”安悦哼声问。

    “喜欢又能咋样,她考上大学,注定要留在城里,而我,也只能在村里混口饭吃。”牛小田没隐瞒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我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,一直在城市生活,还不是又被下放到村里来了,跟你混口饭吃?”安悦翻着白眼反问。

    “姐,你一定要走的,而我,只能一直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小田起身回屋去了,安悦看着这个并不健壮的身影,竟然是那么的孤单,不由心头一酸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