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晚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次日,牛小田和安悦吃过早饭,便徒步朝着村南的高山出发了。

    因为昨天雨量较大,路上有不少坑坑洼洼的积水,要躲着走才行,农田里有庄稼不堪风雨,倒在地里,个别的田地里,还被冲出了一条条水沟。

    “靠天吃饭不容易,一场大雨,粮食要减产了。”安悦可惜道。

    “影响不大,小瞧了植物的顽强,大部分倒伏的庄稼,都能重新站起来。”牛小田摆摆手,这点基本常识还是了解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水沟,看着可真难受。”安悦又说。

    “姐,这恰恰是好机会,借着改造排水的由头,顺道把风水给改了,神不知鬼不觉。”牛小田提议。

    安悦的眼睛顿时亮了,连忙拿出手机拍照,暗自夸赞牛小田的脑子真够用。

    因为地里泥泞,村民们都没来田地干活,一路上倒也没遇到什么人。两人一直来到山脚下,观察了地形后,稍作停留,正式开始登山。

    扯着树枝拉着手,用了半个多小时,两人这才来到南山顶上,疲惫地并排坐在一块大石上。

    安悦极目远眺,不由感慨一句,“这么看,兴旺村的景色也很美,像是群山中的一块宝石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太夸张了,我不觉得。在山顶上,视野开阔,看什么都很美。”牛小田笑着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安悦翻了个白眼,没文化也不会说话,刚才不过是个比喻,又说:“牛大师,给讲解一下风水吧!”

    “你又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也要说,我尽量去理解。”安悦瞪眼竖拳头。

    “咳咳,那个,记得回去写一篇心得体会啊,让小田大师来给你打打分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“嘚瑟!说你胖还喘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言学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会。”

    拌了几句嘴,牛小田这才从包里取出*留下的紫铜罗盘,托平在手里,一丝不苟地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二十分钟,牛小田这才开口道:“八卦偏西北,气运在东南,天星有四贵,分金设五位,穿山七十二,透地六十龙……”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,安悦一头黑线,竖起耳朵将每个字都听心里去了,但却是一个字的意思都没搞明白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隔行如隔山,术业有专攻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还是直接说吧!”安悦摆手,实在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头,放下罗盘,一手掐腰,一手指点江山道:“兴旺村的风水问题很直接,青龙俯首,白虎抬头,简单说就是东山较矮,而西山较高,好风水应该倒过来才对。山势走向稍稍偏西北,所以,东南方向是财星位,要重点进行改造。”

    安悦大致听懂了,抬手道:“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风水嘛,当然离不开水,山改不了,重点当然是改水。”牛小田解释,继续指着下方,“刚才上山前,就是那里,有一条小河从东南的山上流下来,绕过南面山脚,并入到西面的河流中。可以将小河改道,让它沿着东侧山边流淌,如此一来,就等于多了一条龙的护佑,风水大吉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安悦有点头大,

    “这个工程可不小,是不是还要修一条堤坝?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下山看看再说吧!”

    歇息了一个小时,两人这才下山,安悦的体格好,没有叫苦叫累,牛小田的耳根子也清净不少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山下,化身成水利专家,仔细勘测了东南方向的这条小河。

    一个结论,即便是不看风水,也该进行改造!

    昨天下大雨,小河水涨,拐弯流淌的过程中,漫过岸边,分出了一些支流,形成了田地里的水沟。

    “要是遇到极端天气,这里不就全淹了?”安悦吃惊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小时候就遇到过,田里漂水盆,家里有活鱼!”

    “就该痛定思痛,彻底解决问题!”

    “当年大家伙有过想法,但第二年风调雨顺,又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还是因为,穷!

    两人不辞辛苦,又查看了东面的地形,牛小田拿着罗盘,非常仔细地观看指针变化。

    又得出一个结论,改造起来,其实并不难。

    因为东面本就有水道,只是被山脚下一块凸起的丘陵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安悦拍了很多照片,两人绕了大一圈,这才返回村里。

    途经牛小田家老宅,院子里都是积水,被人砸了几次,更显得破烂。

    安悦停下脚步,皱眉道:“小田,严格意义讲,你这里算是危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板夹泥的土房,即便倒了,也砸不死人。”牛小田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难得如此乐观,安悦又问:“打算怎么处理这处房产?”

    “当然卖了换钱。”

    安悦心头又是一酸,这破房子能卖出去就不错了。然而牛小田接下来的话,让她差点惊爆眼球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我得卖个高价。”

    “这房子也能卖高价?”

    安悦不可置信,放眼整个兴旺村,就没有比这更破的房子,连闵奶奶的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换个思路,海阔天空。”牛小田得意一笑,傲气地指了指自己,“我,牛小田,就曾经住在这里,现在兴旺发达了,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安悦追问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说明这里风水一流,能发财啊!”牛小田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个大忽悠。”

    安悦被逗笑了,牛小田连忙做出嘘声的动作,别让邻居们听去了,泄露天机,可就不好卖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简单吃过午饭,安悦去了村部,必须要跟刘会计好好谈谈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闲着,拿着锄头铁锹去改造后园子,要开辟出一块练武场,必须拥有强大的体魄,才能迎接未来的各种挑战。

    正干得热火朝天,又有人登门拜访,正是妇女主任张翠花。

    “翠花嫂子,找我有啥事儿?”牛小田心里讨厌,嘴上却很气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都十八岁了,也算是育龄青年了,得登记下信息。”张翠花从小挎包里,拿出个记事本,就想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没安好心思,想进去看看,堂堂安主任到底住在哪个屋,是不是在跟小男人厮混。

    什么事儿到了她嘴里,都会变了味,牛小田嘿嘿笑着挡在跟前,“嫂子,屋里没收拾,挺乱的,就在院子里说吧!”

    “安主任这个城里人,也能习惯屋子乱?”张翠花嘲讽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