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卫利丰愣在当场,惊愕地问:“你,你从哪儿知道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本人会看相,你脸上都写着呢,破财纹四周有红色斑点,因为一个女人吧?别他妈说是从片上走出来的!活该,脚踏两只船,不翻才怪。”牛小田又唾弃一口。

    卫利丰蔫了,耷拉着脑袋,朝着院门走了两步,又转过身来,挤出笑脸,“牛小田,你是个隐藏在乡间的高人,能屈尊帮我看看相吗?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刚才的态度,还能愉快地交谈吗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唉,是我不对,人活着都不容易。”卫利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看相可以,但必须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行不行?”卫利丰掏出一把钱。

    “可以,坐吧!”

    赚钱的机会,牛小田当然不会放过,从屋里走出来,来到院子里坐下。卫利丰坐在对面,先把钱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数了数,正好一千,直接揣进兜里,斜着眼道:“老兄,你来找安主任,目的不单纯吧!”

    “我跟悦悦有感情的,我不想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面对能够看穿一切的牛大师,卫利丰到底怂了,支支吾吾地坦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他也是穷山沟出来的,靠着努力,考上大学,留在城里,还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。

    曾经刻骨铭心的贫困,让卫利丰对金钱格外重视,想尽各种办法赚钱,在上班的同时,还跟人开了一家广告公司,效益还不错。

    卫利丰比安悦大五岁,经人介绍相识的。

    安悦不但人漂亮,家境也很殷实,两人一度相处的非常亲密。

    后来,另一个更有钱更有姿色的女人,走近了卫利丰,他开始动摇了,认为这是更好的选择,可以摇身一变,成为真正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结果,却如牛小田所言,那女人很狡猾,几次开房后,就他的钱都骗走了。

    卫利丰这才意识到安悦的好,想来寻求复合。

    结果,手机打不通,人也找不到,打听村民后,才找到安悦的住所,也就是这里,牛小田的家。

    “老兄,太不实在了,你不是真心求复合,还是惦记安悦的钱。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卫利丰没否定,就等于承认了,微微摇头,“安悦哪里都好,就是爱动手,打人时从不含糊,我也很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她有功夫,一般人还真不是对手。”牛小田笑了。

    “整天健身,还练散打,也就缺点温柔。我工作压力大,看到她压力更大,认识别的女人,开始只是为了放松,不全是为了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描了,你就不是东西,这山望着那山高。”卫利丰被骂得想要急眼,但还是忍住了,牛小田感兴趣地问:“对了,她家真的很有钱吗?”

    “她爸开办的安富集团,资产也有几千万吧!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几千万!

    居然这么有钱!

    牛小田惊爆眼球,万万没想到,身边的这个村主任,还是个女富豪。想想也是,安悦的面相上,确实有很多富贵的标记。

    不能怪牛小田,千万这个数字,是他之前从不敢想象的,也就没敢猜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有钱能怎样,唉,安悦很小气的。”卫利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没错,她现在还赖着我的房租呢,伙食费一点都没给。”牛小田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们在一起,也都是我花钱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懒,什么家务都不做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现在也没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安悦在场,听到两人的对话,一定会发飙,高声怒骂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收了钱,要办事,用户至上,信誉第一。

    牛小田让卫利丰坐好,非常认真地给他看相,还让他伸出右手,连手相也给看了。

    如此认真负责的态度,让卫利丰一度觉得羞愧,钱给少了。

    首先,牛小田承认,卫利丰是个聪明人,智商很高,问题就在于,没有财富根基,喜欢投机取巧。

    这一点要改,要向小田哥学习,堂堂正正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。

    其次,虽然财运线断了,但又出现了新的辅助线,这是难得的贵人运。

    而这个人,是他身边的一位朋友,男性,人长得一般,但品质过关,属牛的,可以帮他渡过这次难关。

    最后,牛小田告诉卫利丰,他会在一年后结婚,媳妇温柔贤惠,当然不会是安悦。

    然后嘛,会有个女儿,没儿子的命,非要再生,管保还是女儿。

    卫利丰立刻激动起来,“多谢指点,我知道那个男人是谁,我的老师,他以前总是训我,所以,我就不愿意接触他,等回去后,我马上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将来还是会很有钱,让人羡慕啊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跟安悦在一起,多保重吧!尤其是要保命。”卫利丰不忘挑拨一句,急不可耐地出去开上车,快速离开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嘿嘿!

    牛小田心里乐开花,又赚了一千,还有一大包零食,看起来都蛮高档的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安悦回来了,看起来很疲惫。

    “姐,今天忙什么呢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忙什么,跟刘会计一起,动员群众开渠,多数人都不在家,只能去地里找,鞋底都快磨平了。”安悦抱怨道。

    一*坐下,安悦立刻发现了零食,惊讶问:“小田,这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食杂店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扯,这都是进口零食,几十块一包,别说村里,镇里都没有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前男友来了,是他留下的。其实味道挺一般的,糖度比较低。”牛小田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*来干什么?”安悦骂道。

    “求复合。”

    “复合个屁,老娘早把他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主任学坏了,满嘴都是脏话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跟村里人混在一起,尤其是你,我这都是文明的。”安悦撇嘴,忍不住又问:“他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,蛮不讲理地闯进西屋后,便心如死灰的走了。”牛小田无辜的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是故意的吧,怎么可以让他进屋?”

    安悦恼火地站了起来,猛拍脑门。

    这回惨了,跟个十八岁小伙子睡一铺炕,丢人啊,只怕家里人都要知道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