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照牛小田的安排,安悦将阚秀秀带到了东屋,在炕上铺上被子,脱了上衣趴好,露出整个后背。

    安悦一旁看着,眉头一直锁着没有舒展开。

    阚秀秀看着正常了,但其实智力还是不高,整个过程没有抗拒,更没有羞赧之色,真要是遇到坏小子肯定吃亏。

    还是不放心,安悦又找来自己带来的薄毯,将两侧的缝隙塞了个严严实实,这才罢手。

    等牛小田拿着一包缝衣针进来,还有一根蜡烛,安悦又差点发飙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就用这个来针灸?”安悦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没有专业的银针。”牛小田摊手。

    “蜡烛是点燃消毒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“胡闹,该用酒精棉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下次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以为然的样子,用打火机点燃蜡烛,粘在炕沿上,撸起袖子,跳到了阚秀秀身边。

    挺白的,没有任何斑点,就是肉厚了些,需要用点力气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牛小田调动起真武之力,将缝衣针在火上燎了几下,迅速扎进了阚秀秀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安悦本以为,阚秀秀会发出叫声,做出仰头的动作等等。

    结果却是,阚秀秀就像是没感觉到针扎,反而舒适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疼吗?”安悦不解问。

    阚秀秀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秀秀,别乱动。”牛小田解释说,“找准穴位,深度适中,还不如蚊子咬得疼。”

    安悦心里怀疑,就差亲自试一下,而牛小田接下来的举动,却把她惊得目瞪口呆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抓起一根针,燎几下就扎,下手毫不迟疑,速度快得让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短短半分钟,阚秀秀的后背就成了刺猬,安悦数了下,整好三十六根针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个数字有什么说法吗?”安悦问。

    “医仙三十六针,包治百病!”牛小田傲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这好像都不在正常的穴位上。”

    这方面,安悦也懂一些,上次给范雨晴治疗,就是她亲自下手操作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奇穴,功效另类,能够*打通经络,增强身体的抵抗力,本大师不传之秘。”牛小田说得煞有其事,俨然医道圣手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瞧着,像是个兽头?”

    “好眼力,这是溪边兽,神兽的一种,能驱邪的。”

    越说越玄乎了,安悦索性也不问了,再看阚秀秀,居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才能起针,安悦将薄毯子给阚秀秀盖上,两人离开东屋,又去外面院子里聊天。

    半个月亮爬上来,院子里亮堂堂的,不远处的葡萄架上,已经挂满了未成熟的青葡萄,炊烟已经消散,空气中多了些甜丝丝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脑子够用,要是生活在城市里,肯定能考上名牌大学。”安悦过来人的遗憾口吻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糊涂了十八年,一度挣扎在温饱线上。”牛小田吐着烟圈,神情淡定,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爸妈是干什么的?”安悦第一次问起此事。

    “记忆不多了,不说也罢!”牛小田摇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等我查一下。老百姓怎么说,对,龙生龙凤生凤,遗传的力量是强大的。”安悦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有了资料,也给我一份。”

    安悦想笑,鼻头却酸酸的,笑不出来,“等忙完开渠,我带你进城,卖一套高档专业的针灸用具。我送你!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笑了,灯红酒绿、深夜不眠的城市,令人心生向往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,牛小田进屋,将针全部拔下来,安悦又惊讶地发现,居然没有血滴渗出来,只有不太清晰的红点。

    帮着阚秀秀穿好衣服,安悦执意陪着牛小田一道,将她安全送回家中。

    一路上,阚秀秀走得很轻松,只听牛小田劝她,回去把书本翻出来,现在开始学习也不晚。

    很明显,阚秀秀喜欢牛小田,说什么都答应。

    安主任亲自送女儿回来,阚方山激动到无以复加,感谢的话不知说了多少。

    第二天,兴旺村的开渠工程,正式启动,安悦作为村主任,身先士卒,带领大家,赶赴工程第一线!

    留在家里的牛小田,也没闲着,将后园子的大部分蔬菜都拔了,改造练武场。

    百十号人一起努力,五天时间,河渠改造工程完工,东南山上的那条小河,顺着东山旁的沟渠,流淌而下,几番蜿蜒曲折,最终流入泥鳅河。

    百姓们举着镐头铁锹,在河畔齐声发出欢呼,声势震天,这场景让安悦很是感动,泪光盈盈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练武场也正式完工,还从河边捡来些黑白小石子,在中心处弄了个阴阳太极图,旁边还有八卦图形,看起来挺像是那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来了兴致,牛小田就在练武场上,嘿嘿吼吼的打了一通拳,结束后摆了个酷酷的姿势,神清气爽,威风八面。

    做好晚饭,又烧了一大锅热水,安悦也回来了,累得话都不愿意说。

    饭后,安悦挣扎着去东屋洗了个澡,回到西屋炕上躺下,一动也不想动。

    “姐,需要*放松服务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嬉皮笑脸的凑过来问,安悦点点头,等了半天,这臭小子只是嬉皮笑脸在旁边看着,就是不下手。

    翻了个白眼,安悦指了指不远处的挎包,“自己去拿一百块钱吧!”

    好嘞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去翻出一百块钱,美滋滋揣进兜里,开始殷勤地替安悦开始*,从头到脚,又从脚到头。

    安悦闭着眼睛,很舒服地享受着,又支撑着翻了个身,将整个后背,连同*蛋,都留给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安悦就这么趴着睡着了,一觉到天亮,醒来后,伸出大长腿,轻轻踢了踢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姐,干什么啊!”牛小田不满地翻过去。

    脚丫又踢在*上,安悦催促:“小田,起来了,赶紧做早饭,今天带你去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“进城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骨碌爬起来,眼睛顿时亮了。

    “本姑娘言出必行,不过,路费你来出啊!”

    眼前这位,最小气的有钱人!没有之一!

    “出就出!”

    就要进城了,牛小田开心到飞起,乐颠颠地下了炕,哼着曲开始做早饭。

    两人吃完后,安悦站在牛小田面前,替他整理好衣领,还在脸上擦了点怕喷香化妆品,上下打量,这才满意点点头,“不错,还挺帅的嘛!”

    锁好家门,骑上摩托,进城喽!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