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路上,恰好遇到了姜丽婉,手里正拎着个菜篮子,看到二人,挤出一丝笑容,远远的便招手。

    几天没见,姜丽婉像是老了十岁,也没化妆,神情憔悴,连眼角都出现了深深的鱼尾纹。

    牛小田停下摩托,姜丽婉问道:“安主任,小田,你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姜阿姨,我想回家一趟!”

    安悦说话倒也气,这次开渠,原村主任林大海也参加了,对她的工作很支持,还帮着协调了不少矛盾。

    “哦,小田也跟着去?”姜丽婉问。

    “婶子,我想去城里买点东西,要不是跟着悦姐,还怕迷路呢!”

    姜丽婉嘴巴动了动,似乎有话要说,到底还是憋回去了,只是淡淡说了句,路上多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摩托车来到乡路上,安悦这才嘟囔道:“姜丽婉什么毛病,表情这么古怪,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见到你,也是这样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也没碰到过几次,说话不咸不淡,有时候还故意躲着走。他男人工作不力,这也怪不得我啊!”安悦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身上长着瘆人毛,谁不怕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当然不会掺和这种事情,出力不讨好,再说了,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浪头。

    “瞎说!”

    安悦从后面捶了牛小田一拳,又轻轻叹口气,“我听刘会计说,林大海打算卖房搬到镇里去,搞得像是我容不下他们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们自己想走,跟你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林大海在村里的影响力还挺大,为人也正派。真要是投票选举,我可能都会被刷下来。”安悦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他没这个心思,明年选举,肯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一路说着话,两人来到青云镇,将摩托车停在了镇医院的后面,还上了锁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坐上了通往安平县的小巴车,票价每人二十,安悦果然一毛不拔,牛小田大方地付了款,两人并排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肩并肩,腿靠着腿,小巴车晃晃悠悠,就像是童年的摇篮。

    安悦将头斜靠在牛小田的肩膀上,居然就这样睡着了,这场景,引来了不知多少羡慕的目光,牛小田也觉得心里美滋滋的,恨不得这辆车永远开下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安平县到了,两人并没有在这里停留,直接在运站买票,又坐上了宽敞的大巴,去往丰江市。

    票价是五十,两人就是一张百元大钞,安悦还真是说话算数,说不掏钱,就绝对不掏钱,十足的小气鬼。

    大巴车穿过安平县城时,隔着车窗,牛小田的眼睛就有点不够用了,看什么都觉得新鲜。

    街道宽敞,高楼林立,路上的轿车来来往往,行人的穿着也变得时髦起来,还有不少女人穿着牛仔短裤露着大白腿,高傲起走在街上。

    这要是在村里,脊梁骨还不得被人戳烂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还是城里好吧!鼻子都压扁了。”安悦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感觉挺闹腾的,要是走在路上,都得小心点,就怕撞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市里比这热闹多了,你可别乱跑,省得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手机嘛!”

    “揣好了,别让小偷给顺走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斜前方座位上的小女孩,突然哇的一声吐了,虽然都吐在塑料袋里,但酸爽的味道,还是很快弥漫过来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厌恶地捂住了鼻子,安悦也是如此,眉毛都皱在一起。但大巴车是封闭的,不能打开车窗,还不知道要忍受多久。

    “晕车就提前吃点药啊!”大巴司机不由埋怨。

    “孩子吃药过敏,对不住大家了。对不住了!”小女孩的奶奶忙不迭道歉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小女孩七八岁左右,也起身在过道里朝着四周鞠躬道歉,很乖巧的样子。因为晕车难受,长睫毛上还挂着泪珠,脸色比穿着的白裙子还要白。

    孩子的懂事,让乘们的怨气烟消云散,还有位热心女士递过一个青苹果,压压酸气。

    “谢谢阿姨。”小女孩儿接过苹果,但只是拿在手里,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目光,扫过这张小脸,心里咯噔一下,急忙喊:“司机,快停车!”

    “嚷嚷个啥,这里不让停车的。”大巴司机不满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干什么?”安悦也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晕车,快点送医院吧!否则就没命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车厢的人都不高兴了,纷纷侧目,这小子什么毛病,孩子明明是晕车,有必要这么危言耸听吗?

    “别叭叭,小姑娘回到座位坐好,系好安全带,马上进高速了。”大巴司机根本不听,要是路上能停车,恨不得过来捣牛小田几拳。

    小女孩的奶奶也不高兴了,朝着牛小田投来不满的眼神,拉着孩子坐下,系好了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小田,出门在外,别这么多事。”安悦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看相不会出错的,她有病。”

    只过了两三分钟,一个苹果掉落,顺着过道滚到牛小田脚下。

    “出事儿了。”牛小田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接着,小女孩的奶奶便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“圆圆!圆圆!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孩子不好了,快停车!”

    “停下!”

    接连有乘喊起来,大巴司机连忙靠边停下车,牛小田也解开安全带,不顾安悦的阻拦,来到了前方。

    此时,这个叫圆圆的小女孩,正牙关紧闭,浑身不停地抽搐着,双眼上翻,只露着*眼白,看起来格外吓人。

    司机也吓坏了,慌忙拿出手机,拨打呼叫救护车。

    等救护车来了,小女孩肯定死了。

    于心不忍,牛小田直接上前,一把掐住了女孩的后脖子,与此同时,一巴掌拍在女孩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啊!”小女孩的奶奶,疯狂地过来拉牛小田的手。

    “想让你孙女活着,就别捣乱!”牛小田几乎是吼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颤抖着缩回手,又去擦眼泪,牛小田又是一拳,捶在小女孩的胸口上,发出咚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会惹上麻烦的。”安悦急的有些冒汗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