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听,又朝着小女孩胸口打了一拳,只听哇的一声,女孩子又吐了,这次来不及接,全部都吐在前排的座椅上。

    这小子太暴力了!

    车上不少人气愤难平,还有一名体格健壮的男子,挤过来想跟牛小田动手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小女孩却幽幽醒来,黑眼球回来了,看到眼前的一幕,又不好意思的跟大家道歉。

    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,牛小田也不说话,用力抱起小女孩,就下了大巴车,病人该多呼吸新鲜空气,才能减轻症状。

    大家都跟了下来,安悦问道:“小田,她刚才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被呕吐物封住了食道,窒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有些卡得很深,得去医院清理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的奶奶过来扶住孙女,感激道:“小伙子,真是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救护车来了,还是去医院详细检查吧!”

    “平时看着很正常的,打小就晕车,小孩子不都这样的吗?这次咋这么严重?”老太天不解。

    “晕车是小事,卡气管问题也不大,但她这里,长了东西!”牛小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老太太如遭电击,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,颤声问:“圆圆她,还有救吗?我可就这么一个孙女啊!”

    “是个有福气的孩子,及时治疗,应该可以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救护车呼啸而至,医生打听了小女孩的情况,还夸赞了牛小田,治疗方法虽然很欠妥,但挽回了一条生命。

    老太太很坚持,希望救护车能将孙女送到市里的大医院,多少钱都行。

    于是,高速路上就出现了一幕,前方一辆救护车始终鸣笛,而大巴车就跟在后面,车辆纷纷避让,倒是一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“小田,幸好女孩没事儿,否则,你会被讹上的。”安悦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我有数的,遇到牛大师,这孩子也是有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,你这个乡村医生,还真有两下子。”

    “应急救人的方法,咱还是懂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懂得不多吧?你要是提前说卡住了,我的救援方式肯定比你专业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闭上眼睛,也有些疲惫。刚才为了救人,他还是使用了真武之力,否则,是不能将大部分呕吐物给逼出来的。

    总这么消耗,啥时候才能突破真武一层。

    看来,不能怕麻烦,是该炼制些补益的丹丸了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丰江市到了,牛小田也第一次领略了城市的繁华,内心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遍地是高楼大厦,*玻璃墙的反光,刺的人几乎睁不开眼睛。路上跑的小轿车,都是电视里才能见到的高档轿子,随便一辆都能在青云镇换一套宅子。

    而街上女人的穿着,更加大胆,光大腿什么的都弱爆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甚至还看见有穿肚兜的,露出整片雪白后背,伴随着有节奏的走动,肚脐时隐时现,我靠,还有亮晶晶的脐环。

    说不出的怪异,也格外的好看。

    就是比兴旺村的女人有味道,牛小田正看得过瘾,却被安悦给猛拉了一把,“小田,别这么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穿成这样,不就是让人看的吗?”牛小田还挺冤枉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直勾勾的,一看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还是将“村里来的”四个字给吞了回去,等回到兴旺村,还指望这小子晚上壮胆呢!

    拦了一辆出租车,安悦直接报上了地址,风荷小区。

    而坐在车上的牛小田,就像是穿梭在一个大型的迷宫里,也不知道跟着安悦去哪里。

    终于,出租车停下了,安悦朝着牛小田抬抬下巴,不用说,还是让牛小田付钱,真是个吝啬鬼。

    计价器上蹦跳的数字,显示是二十五!

    牛小田差点翻脸,“你这是黑车吧!老子坐两个小时的小巴车才二十,屁大点功夫,就要老子二十五!”

    司机无动于衷,只是冷漠回头看了眼,村里来的!

    “赶紧的吧!”安悦催促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满地付了钱,两人先后下车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遍地高楼的小区,牛小田用目光查了查,最高的三十六层,最矮的也有十八层,小区内种着绿树,还有小亭子和荷花池,水质不够清澈,隐约还有小鱼在里面游来游去的。

    安悦走进了一座高楼,打开了电梯,选择了三十三层。

    第一次坐电梯,又是新奇的体验,站着不动,忽忽悠悠就到了目的地,出来后,安悦取出钥匙,直接开门进入。

    屋内飘着饭菜的香气,听到开门声,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妇女,急忙从厨房里跑出来,开心道:“悦悦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累死了!”安悦嘟囔一句,介绍道:“这是牛小田,兴旺村的好青年,对我也蛮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好!”牛小田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多精神哪,快坐吧!”

    安悦的母亲名叫连方菲,是一名人民教师,父亲安在常,就是安富集团的总经理兼董事长,平时很忙,经常不在家。

    这些信息,当然都是牛小田在车上听安悦说的,但有一点,卫利丰那*也没搞清楚,其实,现在的安富集团,资产不是几千万,而是九千多万。

    屋里铺着实木地板,头顶是水晶吊灯,宽大的布艺沙发,完全可以躺着睡觉,电视机占据了半面墙,一切都非常干净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牛小田内心无限感慨,对比就受伤,自己新买的二手房,简直土得掉渣,而住了十八年的土屋,可以用狗窝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家里,安悦表现得很随意,去屋里换了套休闲的衣服,又打开冰箱,给牛小田拿来一盒高档冰淇淋。

    “姐,你家可真阔气。”牛小田边吃着美味的冰淇淋,由衷地赞叹。

    “一般般吧!”

    安悦不以为然,小声道:“小田,悄悄给我妈看看相,把结果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给钱吗?”牛小田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“贪财鬼,会给你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贪财鬼和吝啬鬼,居然也能混在一起,蛮逗乐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打岔,记住了,看相!”

    “给钱也不看,死了这份心吧!”牛小田却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怕学艺不精,丢丑啊!”

    “激将也没用,不看就不看。”牛小田态度坚定,倒是让安悦很费解,这小子居然有钱不赚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

    第一眼看见连方菲,牛小田就确定了之前的推测。

    安悦的家庭太复杂了,还是少掺和为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