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悦立刻就敏感了,追着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是不是我不适合住在这里?或者有迈不过的大坎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自带凶兆,还有人生逃不掉的两个*。”牛小田嘿嘿坏笑。

    “讨厌,这么老的段子,也拿来调侃本姑娘。快点,给我好好算算!”

    “真算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撒谎,因为安悦这个生辰日期,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看我不揍你!”

    安悦挥起小拳头,将牛小田从一个卧室,追到另一个卧室,一直撵到卫生间里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来到地下车库。

    牛小田终于见到了安悦的爱车,一辆价值十几万的大众,上面还盖着防尘布。

    拉开防尘布,安悦像是见到了久违的亲人,围着转了好几圈,这才打开车门坐进去,闭着眼睛,细细感受着方向盘。

    车一般,但在牛小田眼里,这也酷毙了,有钱人的标配啊!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上,牛小田好奇地到处看,打开储物盒,居然翻出了一堆皱巴巴的纸,也不知道是擦过鼻涕的,还是擦过汗的。

    “快扔垃圾箱里。”安悦瞪着眼睛,自己都嫌弃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可真邋遢,咋活了这么多年。”牛小田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“这叫不拘小节,性格率真,再废话,直接把你送到运站,回你的兴旺村去。”

    惹不起!

    牛小田只能小声嘟嘟囔囔,帮着收拾了车内卫生,两人这才开车上路。

    对于这座城市,安悦很熟悉,老司机也实至名归。车技相当好,这一路上,至少超了十几辆车。

    “姐,你会开车,也应该会骑摩托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那为啥每次出门,你都坐后面,让我在前面吹风?”牛小田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懒啊!”

    “唉,本人兴旺村第一懒的光荣称号,看来要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,是你,还是你!”安悦摇头晃脑,开始唱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惠丰中药行到了,安悦在停车位停好车,带着牛小田走了进去,穿着白大褂的女售货员,立刻迎了过来,询问需要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针灸用具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售货员连忙将两人引到柜台前,里面放着十几种针灸盒,价格从五百八到三万不等,看起来都蛮高档的。

    安悦也有点懵,没想到几根针,居然要这么贵。

    但答应牛小田要送他一套的,安悦选了半天,目光落在最便宜的那套上面。

    “就要这套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,还是我来付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抢先一步,既然来了,就得要套好点的,他看上的,是那套三千三的,安悦绝不会替自己花这笔钱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安悦立刻下坡了。

    真是不来城市不知道钱少,牛小田抓耳挠腮,扫码的时候,心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今天注定是破财日,这里的药材质量上乘,牛小田忍住心疼,又购买了些中药材,大包小包的装了一大袋子,又花了一万多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车上,看牛小田蔫头耷脑的熊样,安悦一阵偷笑,觉得比打这小子一顿都过瘾。

    “小田,心里难受吧?”安悦佯装关切,实则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赚钱不易,花钱如流水。我决定了,回去后,不吃肉了,把这笔钱从牙缝里省出来。”牛小田苦着脸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本姑娘可不会吃糠咽菜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拉倒,自己找饭门,我才不干涉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财迷,带你去弥补些损失吧!”

    安悦笑过后,又哼了声,发动轿车,再次上路,半个小时后,停在了莎莎美容馆的前面。

    美容馆位于一座大厦下方,看起来像是租了两层,规模不小,整体是粉红色的调调,牌匾上还有个*浪长发的美女图案。

    下车后,牛小田四处打量,不由赞道:“这里的风水真不错,标准的聚财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说,来这里的消费的女人,都是有钱贵妇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来做美容?”

    牛小田问道,脑海里想到的则是脸上涂满保养药膏的安悦,还有漫长的等待,好在有手机可以打发无聊的时光。

    “本姑娘天生丽质,还用美容吗?”安悦翻了个白眼,又认真道:“这家店是我同学车莎莎开的,她很迷信,见到她,千万说准点,别掉链子。”

    “给钱吗?”

    “必须给啊,我就不跟你分钱了。”安悦看似大度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够义气!”

    牛小田乐了,财运来了挡不住,连忙整理下衣服,跟着安悦后面,挺胸抬头地走进了美容馆。

    大厅里,躺着十几个贵妇,都敷着面膜,看不清本来模样,从体型看,三四十岁的居多,都是养尊处优,肤色光洁白净。

    混合的香气,萦绕在鼻尖,居然让人有种想要睡觉的感觉。

    安悦来到前台,报上名字,找经理车莎莎。

    穿着露大腿*旗袍的女接待,连忙拨打内线电话,几分钟后,一名珠光宝气的女孩,便出现在楼梯拐角处。

    不如安悦漂亮,体型却比安悦圆润夸张,尤其粉脸上的那双大眼眼睛,笑起来秋波荡漾,有种独特的妖媚。

    “悦悦!”

    车莎莎惊喜地喊着,小跑下楼梯,展开双臂,想跟安悦来个热情的拥抱。

    没成想,一个毛头小伙子,突然冲过来挡在了车莎莎的面前,差点就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车莎莎恼火问。

    “莎莎,是我带来的,牛小田,我的助理。”安悦随便给安排了个职位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学坏了,他看起来年龄很小。”车莎莎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不小了,上个月年满十八!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看着牛小田一身都超不过二百块的衣服,车莎莎很难生出好感,蹙着眉:“牛助理,为什么拦住我啊?”

    “跑什么跑,怀孕了不知道吗?前一个就没保住吧!”

    “你,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车莎莎惊讶不已,下意识捂住肚子。

    怀孕的事情,她连自己的爸妈都没说,下乡去当村主任的安悦同学,更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一看车莎莎的表情,安悦就知道准了,笑道:“莎莎,你那点秘密,瞒不过相师,小田看相从不出差错,十里八村名气响当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起去我的办公室吧!”车莎莎笑了,前头带路,这次走路倒是小心了,却慢的像是蜗牛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