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在梦中,牛小田发现自己长了一双翅膀,正飞翔在白云朵朵的空中,俯瞰大地,风光无限,抬头看见,居然有两个太阳,像是两个金盘,散发着并不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牛小田飞啊飞,天空辽阔,永无尽头,后面一群长相奇怪的飞鸟,吱哇乱叫着追赶,却怎么也追不上他。

    正在恣意快活,突然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雷声,仿佛从九霄天外传来,又像是近在耳畔,牛小田一个激灵,居然直线朝着地面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梦醒了!

    牛小田看见了一张放大的俏脸,还吓了一跳,正是安悦在大声喊他起床。

    “姐,搅人美梦,这是不道德的。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“都几点了,还不起床!”

    拿过手机一看,居然上午九点了,牛小田嘿嘿直乐,“你也起晚了,还在这里吵我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,想睡多久,就睡多久!”

    安悦振振有词,又在牛小田*上打了一下,这才出去准备早餐了。

    所谓早餐,无非是速溶食品,这玩意,吃几天还行,经常吃,很容易腻歪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,安悦这种不会厨艺的,将来嫁人后,会不会被婆家嫌弃。

    两人收拾一下,立刻下楼,安悦又开上了爱车,牛小田不由问:“姐,要是坐大巴回去,你的车停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不坐大巴,直接开到兴旺村!”

    耶!

    牛小田振臂欢呼,安悦却叹了口气,“当这个破村主任,亏大了,不但搭上人,还要搭上一辆车。”

    “公仆嘛!村民会记住你的好。”牛小田贫嘴道。

    开车上路,途经一处商店,安悦停下车,没忘买了个电瓷炉火锅,还有一大包的卫生纸,几条新毛巾。

    反正不花自己的钱,安悦爱买什么,也管不着,当然是多多益善,平时也可以蹭着用。

    一路看景聊天,悠哉悠哉,下午两点多,进入青云镇,安悦又把车停在了青云商场的门前,招呼牛小田一起进去。

    “姐,又买什么啊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冰箱洗衣机。”

    大件啊!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摇头,“我可没钱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有钱,花的也是你的。”安悦哈哈一笑,牛小田这才明白,昨晚她为什么扣下自己五千块钱,原来早有打算。

    家里确实该添置些家用电器,牛小田也没反对,关键是反对也无效。

    安悦虽然显得不拘小节,但到底是个女孩子,在过日子方面,还是要比得过且过的牛小田强多了。

    选择一款三开门的冰箱,外加滚筒洗衣机,都是特价的,但五千还是花了个精光。售货员态度极佳,一直笑脸相迎,殷勤地记下送货上门的地址,保证尽快上门安装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商场,牛小田在医院后面,骑上了心爱的小摩托,跟在安悦轿车的后面,返回兴旺村。

    安悦将车开到了村部院子里,去了办公室,牛小田则拿着药材和针灸盒,还有电瓷炉,骑摩托回家,一进院子,就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院子中央,扔着一块馒头,还有一块肉,从色泽上看,明显都是泡过农药的。

    这是哪个瘪犊子,*的,趁老子不在家,想对黑子下手,等找出来,非得弄死他不可。

    “黑子!黑子!”牛小田大喊几声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快如闪电,紧接着蹲在牛小田跟前,仰着脸吐着舌头,这是饿了!

    “好黑子,够机灵,有志气,饿着也不吃别人给的东西。”牛小田蹲下身摸摸头。

    黑子汪汪两声,好像是听懂了,但一再示意地面上的两块食物,好像很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表现好,就有肉吃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找来铁锹,将这两样毒物铲起来,扔在粪坑里,牛小田回到屋里,第一件事就是给黑子切了一条生肉。

    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,牛小田还是觉得,回到家里特别放松,刚坐在院子里抽支烟,林大海就骑着电瓶车来了。

    “叔,快请进!”牛小田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进去了!”林大海摆摆手,又说:“我还要去地里一趟,你能不能抽时间去家里一趟,你婶子她,好像是中了邪!”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?”牛小田忙问。

    “好些日子了,晚上总起来,坐在厅里发呆。问她就说睡不着,总觉得脑子里有人跟她说话,还听不清说什么,想带她去镇医院检查,却死活不答应。”林大海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告诉英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英子马上就高考了,怕她分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会儿就过去,婶子应该没大事,别太挂心。”牛小田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总觉得,日子过得有点混乱了。”林大海感叹一句,这才骑着电瓶车走了,远去的身影显得很孤单。

    背上新买的针灸盒,牛小田锁好院门,溜达着来到林大海的家里。

    照比昨天所见,姜丽婉的神情更加憔悴,头发都没梳,只是随意的用个橡皮筋拢在脑后,看见牛小田,笑容也挺勉强的。

    “婶子,叔让我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睡不着觉,脑子里乱糟糟的,没病。”姜丽婉颓废地坐在炕边,似乎连脑袋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人活着,总会遇到这事儿那事儿的,婶子也想开些。林叔虽然不当村主任了,信我的话,他明年就能去镇里工作,比在村里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宽慰,其实心里很清楚,姜丽婉的烦恼不在这儿,但他不想点破,故意在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嗯,婶子能想开,小田,这次进城,去安主任家里了吧?”姜丽婉问。

    “去了,还跟她爸妈一起吃了午饭,都挺热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在……”

    姜丽婉吐出两个字,自觉失言,连忙纠正道:“安主任的爸爸,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好着嘞,人家是大老板,资产快要过亿了!”

    “留你在家里住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在外面住的,城里还真好,到处都很热闹,买啥都有,就是晚上,屋里都是亮的,啥都能看清楚。”牛小田故作一脸兴奋。

    姜丽婉没再询问其它的,显然也没兴趣,商议道:“小田,能有法子让婶子好好睡一觉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