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会说,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,笑嘻嘻的样子看起来很气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怕烫伤了这个臭小子,安悦真想把火锅给掀翻了,知道问不出来,也只能作罢,但心情却非常糟糕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那人手里,被人控制了?”安悦认真地问。

    “姐放心,这是不可能的,咱一向奉行独立自主的生活原则,不容别人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开始,你睡东屋吧!”

    安悦气呼呼地摔门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吃完火锅,牛小田收拾些东西,去了闵奶奶家里,帮着劈了一些柴,回来后,又蹲在大槐树下,跟村民了瞎聊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回来时,已经快晚上九点,西屋的安悦已经躺下了,正翘着腿看手机上的新闻。

    牛小田抱起被子,笑嘻嘻道:“姐,有啥事儿就吱一声,听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把两个屋门都开着,通风凉快。”安悦这么说,还是因为害怕,开着门,就跟睡一个屋也没多大差别,就是离得远了些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牛小田爽快答应,笑呵呵的回东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,安悦却没睡好,辗转反侧的声音,牛小田都能听得很清楚,不得不偶尔咳嗽几声,表示自己一直都在。

    次日下午,牛小田接到了安悦的电话,语气很焦急,让他马上立刻赶快到村部来一趟。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骑上了摩托,几分钟后,便进入村部大院。

    里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,加长款,流线型设计,看起来高档豪华,前后都有个鱼叉的车标。

    对比之下,伤害巨大,安悦的那辆轿车,土得几乎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幸亏对方没开摩托车,没有可对比性,牛小田大咧咧将二手摩托停在加长豪车旁边,敲门进入村部办公室。

    里面不止有安悦,还有一名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年男人,看起来竟然有几分面熟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,这就是您要找的牛小田。”安悦气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崔兴富,小田兄弟,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起身,郑重地躬身表示感谢,牛小田挠挠头,这才想起来,此人就是车祸现场抱着女儿哭的那位父亲,东风村走出去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用气,举手之劳。”牛小田笑着摆手,又问:“令千金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幸亏你及时抢救,女儿只是受了些惊吓,身体并无大碍,现在已经上学了。一直想找恩人当面道谢,打听了好久,才知道你的名字,就住在兴旺村。离这么近,现在才来,真是惭愧。”崔兴富说道很气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对女儿的感情,也非常让人动容。”牛小田嘘呼。

    “唉,别提了,当时整个人都懵了。”崔兴富叹口气,又感慨道:“我自认为,对东风村做了不少事,毕竟那是一份乡情。可是没想到,人心居然如此险恶,有人破坏了我家祖坟,故意挖洞放了些蛇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,确实可以破坏风水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接过崔兴富递来的好烟,一边抽着,一边翘着二郎腿侧身点评:“坟地出现蛇窝,不止会带来噩运,还能让家庭败坏,非常可恶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查出来是谁干的,没法子,我也只能把祖坟迁走了,在城里买了一块墓地,重新安葬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安悦倒像是个多余的,忍不住插嘴,“若论村风村貌,兴旺村还走在前列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要不怎么会有小田这样乐于助人且不求回报的好青年。”崔兴富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受了这么多赞美,牛小田的笑容却很勉强,乐于助人不假,不求回报却不是小田哥的风格。

    光是口头感谢,有啥意思,赶紧拿钱啊!

    “唉,我也知道,用钱来感谢,太俗套了,以小田兄弟的品格,也不会接受。”崔兴富又说。

    可以接受,多多益善!

    牛小田差点就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安悦也信,只要给钱,这小子一定会咧着大嘴收下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都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崔先生不必多想,我这么做,也是为自己行善积德。”牛小田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“兄弟境界真高啊,我自叹不如!”崔兴富由衷道。

    安悦眼珠骨碌碌一转,“小田助人为乐的行为,我们兴旺村也会将其树为典型,多多宣传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皱眉,那能当饭吃啊?

    真能!

    “这个建议好啊,我支持!”崔兴富竖起大拇指,又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口吻,“不瞒两位,其实上次,我想在东风村建厂,彻底带动村民共同富裕,但村里的做法,实在让人寒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崔先生想要兴建哪种类型的工厂?”安悦眼睛亮了,连忙打听。

    “山产品加工厂,我们兴旺集团主要做出口生意,外国人对纯天然的山产品,很有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拍了下小手,点拨道:“兴旺集团,兴旺村,很有意思的巧合,也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崔兴富很聪明,听出安悦话里的意思,吸了几口烟,这才问:“安主任,如果兴旺集团在兴旺村建厂,村里会提供哪些优惠政策?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全方位的支持!”安悦立刻挺直胸脯,小手一挥,大有指挥千军万马的阵势,“而且,兴旺村每年的山产品产量,也是附近几个村最多的,一定确保足量供应!”

    崔兴富微微点头,安悦有点着急,又不好催,瞪着牛小田甩了下头,该你上了!

    “哦,那个,兴旺村地理位置局中,如果这里发展好了,周边几个邻村,比如东风村,也能带动起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板一眼,安悦则露出满意的微笑,吾心甚慰!

    地理位置没看出有绝对优势,但将农产品业务从东风村向外扩展,崔兴富觉得可行,商量道:“假如在兴旺村建厂,我有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崔总请讲嘛!”安悦换了称呼。

    “首先,村里要无偿提供一块土地,大约六千平米,以后视情况再扩建。其次,我们会派来相关技术人员,确保产品质量,但招工、采购、运输等,还是要村里负责,集团分身乏术。”崔兴富一口气说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条件呢,我会积极为崔总争取协商,个人认为问题不大。第二条也是应该的,那么,请问第三个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