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空调手套白狼啊,不拿出点实际行动,怎么服众?”安悦十指交叉,“这样吧,你那五亩旱田比较平整,又靠近路边,拿出来建厂!”

    啥?!

    牛小田眼睛瞪得牛眼大,“姐,太不地道了吧,十八年了,我刚有了点田地,一根庄稼都没种,怎么就要捐出去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表示*,安悦的做法分明就是宰熟,欺负他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百姓都很看中土地,找别人商议,肯定要费口舌。你这么懒,肯定会把地包给别人种,不如给村里发展做贡献,大不了给你些土地使用补偿。”安悦也不隐瞒想法。

    有补偿,那就好说,正如安悦所言,牛小田本来也不打算种地,只想要当个收租公,于是大方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姐,今年的收成,还是要归杨水妹的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难,杨水妹已经将土地承包权转移给你,按照预估的粮食收成,给她点钱就行了。”安悦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我只有五亩地,还不够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是五大亩,不是小亩!”安悦翻了个白眼,当姐不了解农村的实际情况,“合并后重新丈量下,边边角角再添一些。不足的部分,让刘会计来补,可以采用更换土地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比崔兴富还能算计!”牛小田咬牙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事一缓就有变,必须克服困难,抓紧推进项目落实。”安悦这么说,倒也是真心为了兴旺村,让人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刘会计早就被安悦给降服了,接到电话,很快就屁颠屁颠地赶来。

    看到牛小田大爷般的叼着烟,坐在会议桌旁,先是一愣,也没说什么,笑着过来借了个火。

    安悦简单说了下情况,刘会计眼珠子瞪得溜圆,居然有集团要投资三千万建厂,这无疑是天上掉下来个大馅饼,还正好套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没说的,俺全力支持!”刘会计兴奋地举手。

    “支持要有行动,刘会计,小田将土地奉献出来建厂,还不够,你家的地也拿出来吧!”安悦不气道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,老百姓就靠那点地吃饭,您不能让俺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啊!”刘会计的那张脸,几乎都能拧出苦水来。

    “大局观,懂不懂!”安悦拍桌子吼。

    刘会计低着头一口口抽烟,脑门也冒汗了,牛小田笑道:“刘会计,我都把田地让出去了,你是村领导,更应该以身作则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你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。”刘会计侧身皱眉。

    “种地没几个钱,到时候,让你进厂子里*,管保比种地赚得多,有钱还怕买不到粮食。刘会计,看你的气色,运气要起来了,百万富翁不是梦。”牛小田怂恿。

    “刘会计,别忘了外面的破车,好好干,立刻拉走卖废铁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和安悦一唱一和,威逼加利诱,刘会计心里难受的想死,到底顶不住压力,还是答应下来,更换土地位置的事情,就由他负责去协商,难度应该不大。

    牛小田大方地扔给刘会计两包好烟,安抚一下他受伤的心灵,刘会计这才有了点笑模样,却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会议室的门开了,正是张翠花,她在门口搓了搓鞋上的泥,这才走进来。

    一看见牛小田,张翠花立刻就拉脸了,理所应当的认为,是安悦找关系,将牛小田安排进了村部,这俩人的特殊关系,让人想要戳脊梁骨,不知道羞臊。

    然而,牛小田的一个坏笑捂鼻子的举动,让张翠花几乎当场爆发,不由想起那晚一身屎花的惨状,心理阴影面积比茅房还大了好几倍。

    安悦简明扼要,说了投资建厂一事,张翠花还能说什么,举手表示支持,但是,当听到牛小田要担任厂长,立刻表示强烈反对。

    “俺不同意,牛小田才十八岁,还没文化,怎么能管理一个工厂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同意,但这是投资方决定的,事实上,这个项目能落到兴旺村,也是对方看在牛小田的面子上。”安悦解释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毛头小子,有啥面子。”

    安悦看向了牛小田,只见他吐了个眼圈,傲气道:“本人对兴旺集团的崔总有恩,救过他的女儿,你光在这里瞎比比,又干过啥有用的?”

    “俺……”张翠花红头涨脸,最终憋出几个字,“俺保留意见!”

    建厂的事情,村委会全体通过,立刻形成备忘录。牛小田和刘会计也签署了土体转让协议,一个喜气洋洋,一个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散会!

    张翠花快步离开,刚走出村部,想要拿出手机,却被突然伸过来的一只手给摁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啥?”张翠花警惕问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背后那点勾当,老子不知道,想通风报信干扰项目落实,就不怕老百姓把你给撕碎了。”牛小田眼睛微眯,眸子里露出一抹狠厉之色。

    张翠花打了个寒噤,还在嘴硬,“俺不知道你说的是个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明说吧,你他娘的跟张勇彪穿一条裤子,老子不跟你计较,是看在你家男人不易的份上,否则,你早就倒大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瞎说!”

    “还有,项目如果黄了,老子就把你按到茅房里淹死,顺道再把憨子给阉了。”

    放下狠话,牛小田吹着口哨离开,走向了摩托车,张翠花浑身颤抖,傻在当场,到底将手机揣了起来,没敢给张勇彪打电话。

    牛小田去了食杂店,买了两盒方便面回来,烧水泡上,安悦则专注地伏案写报告,下午就去镇里汇报,争取一次审批通过。

    陪着安悦吃了碗泡面,牛小田便回家去了,小睡片刻,又起来练武,生活似乎没有因此有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准备好晚饭,安悦气鼓鼓的回来了,进屋就骂:“老娘不干这个村主任了,一个个都是什么玩意。”

    “姐,啥事这么上火啊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占着茅坑不拉屎,他们都是阻碍村域经济发展的罪魁祸首。”安悦气愤地拍着桌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姐也会用俗语了。”

    “笑个头,项目黄了,你这个厂长也别想当了。”安悦使劲搓着脑门,内心的烦躁无处释放。

    下午,安悦拿着写好的报告,兴冲冲地开车去了镇里,虽然刻意避开牛小田当厂长的这一项,结果,李镇长看了报告后,还是坚定地表示反对。

    理由是,这样的大项目该落在青云镇,受益方也不该只是兴旺村。

    安悦据理力争,是投资方看好了兴旺村,并不是青云镇,而且,工厂将来收购产品,覆盖面也会涉及附近的几个村。

    李镇长态度很强硬,不答应,就是不答应了,又拿出一条来压人,建厂不能毁掉良田,不能损害村民的权益。

    更不能搞个人形式主义!

    争执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有结果,被扣了一大堆帽子的安悦只能悻悻而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