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完安悦的讲述,牛小田火冒三丈高,冲动地开口骂:“*的,今晚老子就去砸他家玻璃!”

    安悦连忙摆手阻止,她很确信,牛小田能干得出来,“小田,别犯浑,砸了玻璃,也解决不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老子就直接闯到他家里去,找他谈谈人生,谈谈孩子!不答应这件事儿,就跟他没完,光脚不怕穿鞋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气愤难平,三万的厂长工资决不能泡汤了,才不管他是镇长还是长镇。

    “那更不行,被他拿到证据,你会被抓起来的,有了劣迹,更不能当厂长了。小田,一定要冷静下来。”安悦郑重提醒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辙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豁出去了,明天往上级打报告。唉,只是折腾下来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。事缓则变,现在消息是捂不住了,多少人都盯着这块肥肉呢。”安悦叹了口气,郁闷的连饭都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姐,车到山前必有路,快吃吧,饭都要凉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劝了一句,很快先吃完,又背着手出去溜达去了。

    安悦的话,给了牛小田启发,要想搞定李镇长,最好动用上级有权有势的人物。有道是,官大一级压死人,不怕他不妥协。

    牛小田目前认识的,只有安悦这个村官,其他的认识又怎样,连话都说不上。

    但是,牛小田想到了一个人,正是上次去丰江市,在大巴车上救下的女孩父亲,名叫黄平野。

    按照安悦的说法,此人手眼通天,势力极大。

    同样是女儿被救,崔兴富来兴旺村建厂作为回报,黄平野总该也做点什么吧?

    打定主意,牛小田反而放松下来,一路跟村民们聊天打屁,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家。

    安悦早就躺下了,东西屋中间还隔着厅,依然能听到她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确定安悦睡熟了,行动开始。

    牛小田悄悄来到西屋,从安悦的枕头下方,摸到了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指纹锁,难不住牛小田,平时早就观察到了,安悦使用的右手食指,于是,将指纹感应区,轻轻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咔哒!

    手机开了!

    安悦听到声音,却没有醒来,只是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牛小田深呼吸,控制好狂跳的心脏,快速在安悦的通讯录中,按照拨入时间,找到了那个没有标记名字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安悦的电话不少,但牛小田很快被一个号码吸引,尾号三个九!

    牛小田快速记录在自己的手机上,重新将安悦的手机塞好,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已经是上午九点。

    安悦早就走了,去办公室埋头写报告,交给县一级的部门。

    牛小田起来洗了脸,整理好头发,坐在院子里,又默念了几遍清心咒,让情绪保持到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不能让机会溜走,总要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牛小田拨通了黄平野的手机号,连续响了好多遍,却没人接。

    早该想到,像黄平野这样的人物,是不会随便接陌生号码的电话,就该使用安悦的手机直接拨打。

    以安悦的脾气,是绝对不会答应的,高大上的理由,担心自己会误入歧途。

    要不要再给黄平野发条短信?冒冒失失的,该怎么说?

    说轻了,起不到作用,说多了,可能会适得其反,还落人口实。

    一时间,牛小田也没辙,有点灰心丧气。

    可就在五分钟后,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过来,看起来很普通。

    不会是广告推销吧!

    牛小田没好气的接通,“喂,哪位啊?”

    “刚才,是你给我打手机了吗?”话筒里,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,虽然冰冷,却充满了成熟男人才有的磁性。

    “您是,黄先生?”牛小田心头一动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叫牛小田,上次去市里,恰好跟令千金圆圆坐一辆大巴车。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,沉默了三秒钟,黄平野这才问:“是你救了我女儿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只是举手之劳,村里的土办法,但很有效。”牛小田没敢吹嘘,安悦的话他记的,故意把自己说得很普通。

    “一直想好好感谢你,没找到你的联系方式,安在常的女儿,似乎也不想我跟你接触,不知道是什么心思。”黄平野语气平静,却有几分埋怨。

    真是手眼通天,连安悦的家庭情况都清楚,牛小田连忙解释:“黄先生多理解,安主任是觉得我年纪小,性格不稳,难登大雅之堂,就怕言语不周,冲撞了你。正是因为尊重你,才不敢让我跟你接触的。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黄平野被逗笑了,随后发出邀请,“小田兄弟,改天欢迎你来丰江做,提前联系我,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“黄先生,重谢就不必了,实在打扰。其实嘛,我想求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看我能不能帮上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想投资我们兴旺村,建一个山特产品加工厂,结果,镇领导却不同意,死活拦着不让干。我就琢磨,您认识的人多,能不能给我一个上面领导的联系方式?”牛小田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想告状!”

    “对,告状,告到底!村里难得有个发展机会,错过了太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是个热血青年。”黄平野又笑了,继而问道:“那个镇领导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李新平!”

    “我记下了,等消息吧!有时间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挂断手机,牛小田反而觉得,黄平野好像没那么可怕,说话挺和气的,还是安悦太敏感了,挡了小田哥一次发财的机会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安悦打来了电话,兴冲冲地告诉牛小田,李镇长亲自打来电话,让她去镇里一趟,昨天的建厂报告通过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再次把眼睛瞪成牛眼大,实在小瞧了黄平野!

    居然这么快就搞定了,果然称得上手眼通天。

    “姐,那就赶紧去吧,咱还要回头联系崔兴富呢!”牛小田催促。

    “等着我买东西回来,中午吃火锅。”

    安悦挂了手机,忙不迭驱车赶往镇里,牛小田则提前支起火锅,摘了些新鲜青菜做准备,又可以畅快淋漓的大吃一顿了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!

    这次是尾号三个九的电话,牛小田知道是黄平野,接通后道谢:“黄先生,搞定了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没做什么!”

    黄平野笑道,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让牛小田的头大了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