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“小田,我担心黄平野看上我,那麻烦就没边了。”安悦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牛小田腮帮子鼓得老高,费力将弹出的眼珠子收回来,颤声问:“姐,你这么自信啊?”

    “本姑娘的身段和长相,不该自信吗?”安悦一脸傲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!为了兴旺村,我豁出去了,吃亏就吃亏,当一次你的小男友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义凛然地拍着胸脯,决不能让这只飞来的金凤凰,再给惊吓飞走。

    “你吃亏个头。”安悦猛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既然是对象,是不是还得亲亲啊?”牛小田坏笑着撅起嘴巴。

    “滚滚!”

    安悦的飞脚立刻袭来,牛小田闪身避开,大笑着跑了出去,一溜烟就没了影。

    下午,村部大扫除!

    安悦花钱找来几名赋闲在家的村妇,从里到外,打扫得一尘不染,甚至连窗玻璃都擦了,又不辞辛苦地开车去了镇里,买来了好茶好烟,还有各种水果。

    好不好吃不知道,反正就是,贵!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会干活,推说吃多了肚子疼,身上没力气。

    先去河里洗了个澡,回家后,牛小田拿出那条干透的蛇皮,仔细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不免有些遗憾,东风村的这条蛇妖,道行太浅了,还不如老鼠精,只能做成一件攻击性的武器,蛇皮鞭!

    说干就干!

    牛小田找来剪刀和尺子,将蛇皮均匀裁剪成细条,丢掉无用的部分,又画了一道符,在装满清水的大碗燃烧,制成符水。

    用手蘸着符水,将蛇皮编织成一条两米多长的鞭子,装上短短的木柄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在鞭子上画符,工作量很大,还要格外专注,很耗费精力,牛小田不得不多服用了一颗强武丹。

    整整忙了一个下午,直到黄昏时分,才宣告完成。

    感受下鞭子上的气息,牛小田咧嘴笑了,非常满意,随后来到练武场,朝着几米外的一株茄子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声音清脆悦耳,一颗肥大的茄子应声落地,紫皮被破开,露出里面的嫩瓤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放声大笑,一下下抽过去,落下了十几个茄子。

    好吧,晚饭就是茄子炖肉,不能糟蹋了蔬菜。

    如果稍稍细心,就会发现,其实,牛小田的蛇皮鞭,并没有碰触到茄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鞭子的奇妙之处,可以隔空进行攻击,目测隔空距离,大约三米左右,上面强悍的力道,绝对可以将衣服给撕开。

    可惜啊可惜,如果这条蛇妖再修行三十年,隔空距离就能扩充到十米,那就可牛大发了。

    老鼠毛形成的惑风球,也到了七天时间,可以使用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牛小田,手里有了两样趁手的兵器,惑风球和蛇皮鞭!

    安悦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,斜着眼看着若无其事的牛小田,这小子太滑头了,全都在为他忙,而他却在家里偷懒。

    “嘿嘿,辛苦姐了!”牛小田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啊,肚子疼好了吗?”安悦没好气问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牛小田一愣,差点忘了编的借口,“那个,刚好,唉,下午一直跑茅房,整个人都拉空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看你气色挺好的,肯定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安悦心知肚明,不能跟这小子计较,进屋去吃饭了。还别说,茄子炖肉的味道还不错,不由多吃了一小碗米饭。

    阚秀秀来了,牛小田再次施展针灸术,治疗完毕,又把她送回家里。

    安悦不免打听,还要治疗多久,牛小田表示为病人负责,七七四十九天,还需要四次针灸,以后就是阚秀秀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“好累啊!”安悦趴在炕上,舒展着四肢。

    “姐,明说就行,不收钱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跳上炕,开始给安悦*,从肩膀到小腿,来回往复,直到她舒服地趴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就在后半夜,黑子突然狂吠起来!

    有人来了!

    睡梦中的牛小田,一个健步跳下炕,随手抓起了惑风球和蛇皮鞭,直接冲出了门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一个个小玻璃瓶隔着院墙飞射过来,非常密集,牛小田不得不急忙躲避,倒是一个也没打着。

    跟着就是啪啪的声音,玻璃瓶纷纷撞在墙上,碎裂开来。

    里面流出黄褐色的粘稠物,正是大便,臭气很快就弥漫了整个院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几乎要气疯了,几步冲过去,打开了院门。

    外面停着三辆摩托,三名蒙着脸的壮汉,正不断从随身的挎包里,拿出玻璃瓶,放在弹弓上,不亦乐乎地朝着院子里射击。

    看到牛小田,壮汉们的射击目标,立刻瞄准了他。

    不用说,又是张勇彪派来了臭流氓,这次学了牛小田之前的招数,使用可以远程射击的弹弓。

    罪名再加一条,抄袭!

    一轮射击过后,壮汉们发动摩托,掉头就想跑!

    牛小田喘着粗气,感受下风向,立刻晃动了手中的惑风球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几声过后,壮汉们连人带摩托,纷纷摔倒在地,脑子晕乎乎的,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被臭气熏得直打喷嚏的黑子也冲了过来,呲着牙奔向了最近的一名壮汉。

    院子被熏臭,黑子受到的影响最大,非常生气,下口就咬!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阻止,“黑子,不能咬脖子,咬腿!”

    黑子听话改了方向,猛然咬在这名壮汉的大腿上,用力一撕,立刻一条长长的血痕,皮肉都翻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咬得好!”

    得到了鼓励,黑子立刻奔向另一名壮汉,不到十秒,三名壮汉全部都被狗咬了,个个鲜血淋漓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壮汉们一个个都清醒了,一时间扶不起摩托,干脆也不要了,捂着流血的大腿就想跑。

    “黑子,回来!”

    牛小田喊了一声,高高扬起了手中的蛇皮鞭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响声不绝于耳,相隔几米远,壮汉们的裤子却被撕开一道道口子,整个*很快就变得血肉模糊一片。

    比狗咬疼不知多少倍,且侮辱性极强。

    壮汉们疼得在地上乱跳,像是炸了锅的蚂蚱,凄惨的叫声,一波高过一波。

    “再跑!信不信老子今天弄死你们这帮*。”牛小田怒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