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今晚太邪门了!

    隔着挺远,*居然就挨了鞭子。

    三名壮汉都愣在当场,不敢轻举妄动,龇牙咧嘴等在原地。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慢悠悠走过来,吩咐道:“让小爷看看你们,都长成什么吊样。”

    三名壮汉面面相觑,垂头丧气摘下蒙着脸的黑布,虽然疼得脸孔扭曲成一团,但牛小田还是能够确定,就是张勇彪的手下。

    其中两个,还在夜美歌舞厅门前见过。

    “*,记吃不记打,说说看,这都第几次了?”牛小田骂。

    “三次!”

    “两次!”

    壮汉们点头哈腰,使劲挤着笑报数,此刻在他们眼中,牛小田就是惹不起的瘟神,今晚真是倒了大血霉。

    “牛哥,不,牛爷,饶了我们吧,再也不敢了。”*开花最多的那人带着哭腔求饶。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听好了,把院子打扫干净,就放你们走。否则,就让狗咬断你们的脖子,反正是畜生干的,老子也不用偿命。”牛小田威胁。

    很配合,黑子也发出呜呜的吼叫声,不停冲着三人呲牙!

    看看凶恶的黑子,又瞟见牛小田手里的鞭子,三名壮汉到底怂了,小心翼翼地捂着*,走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让黑子蹲在院门口,牛小田进屋打开了门灯,又扔出来一个水桶和两块擦脚抹布,叼着烟颐指气使吩咐道:“都他娘的好好干,如果留下一点屎花,就让你们给舔了!要是留下一点臭味儿,让狗咬掉你们的鼻子!”

    壮汉们不由打了个激灵,连忙表示,一定要让院子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还有刺鼻的臭气,到底把安悦惊醒了。

    掀开窗帘看了一眼,安悦连忙套上衣服走出来,弥漫的臭味更加浓郁,熏得她一阵恶心,急忙退回到屋内。

    打开一条门缝,安悦捏着鼻子询问坐在门前台阶上的牛小田,“小田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们往院子里扔屎,被我给逮着了,必须清理干净才能走。”牛小田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“他们好像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活该,不弄死他们,已经是爷爷手下留情了。”

    搞清楚状况,安悦也很生气,这是多么下三滥的手段,太恶心了,也想冲过去暴揍这三人一顿。

    但是,当安悦看清三个男人裤子烂了,流血的*都露在外面,忙来忙去的格外滑稽,到底没忍住发出了一阵爆笑。

    唉,被牛小田这个臭小子给带坏了,变得没原则。

    罪有应得,安悦索性也不管了,重新上炕躺下睡觉,家里有个男人就是好,天塌下来也不怕。

    扫地,擦墙,用水冲!

    三名壮汉化身优秀的清洁工,任劳任怨,就怕留下一点污痕。

    前后折腾了半个小时,三人抽着鼻子确定一点味儿都没有,其中一名壮汉这才过来赔笑:“牛爷,都收拾好了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嗯,干得不错,那就顺道再把茅房给掏了。”牛小田抖着脚吩咐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不得又有味儿了吗?”一人不想干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白天过来干哪?”牛小田斜着眼。

    “好,好的!”

    壮汉擦了把额头的汗水,里面还混杂着血水,忙不迭地招呼其余二人,过去掏厕所。

    黑子从门口进入院子里,紧盯着三人,倒是没人敢跑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小时,厕所也掏好了,三人重新回来,站成一排。

    “都滚吧,你们简直臭死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厌恶地忽闪着鼻子,三人倒退着出去,重新扶起摩托点着火,站着骑摩托,迅速逃走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站着?

    *开了花,根本就坐不下。

    与人斗,其乐无穷!

    牛小田心情愉悦,回屋睡觉,内心非常鄙视张勇彪,以这个夯货的智商,也就只会搞这些恶心人的小把戏,成不了什么气候。

    又是晴朗的一天!

    被清水冲过的院子,格外干净,牛小田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跟安悦一道去了村部,等候黄平野的到来。

    村部也是一尘不染,唯一不协调的景色,就是那辆被水泡过的破车,这段时间风吹雨淋的,上面已经多了些锈迹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玩意早该卖废铁,可安悦认为,留在这里是个警醒,尤其让刘会计知道,犯下的错误,不是那么容易被抹掉的。

    所以,自从安悦上任以来,刘会计表现得格外听话,几乎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“姐,我马上就要当厂长了,是不是也该有个办公室啊!”牛小田大咧咧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工厂是工厂,村部是村部,不能混为一谈。”安悦不同意,看牛小田一脸失望,笑道:“除非,你也有个职务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可以勉为其难,做妇女方面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大肚子的女人,可不好对付。”安悦呵呵一笑,又说:“你可以给我当司机,到时候,就可以来村部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我想开车。”牛小田兴奋搓手。

    “认真的啊,过几天,去镇里学个驾驶执照,其实,骑摩托也要有照的,你一直都在违规上路。”安悦鄙夷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村部,来到会议室,桌上已经摆好了水果和香烟,还有从村民家里搬来的几盆花。

    牛小田伸手就想去拿香蕉,却被安悦抬手打了一下,讪笑着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等人走了再吃!”安悦瞪眼。

    “好吧,规矩真多。我也不想吃,城里的香蕉怎么又短又小?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不情愿地收回目光,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正是黄平野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恭候多时!”牛小田气气的。

    “十分钟吧,到达兴旺村,我们约在哪里见面?”黄平野问。

    “村部!”

    “好,别让闲杂人等围观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,老百姓都去地里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面谈吧!”

    黄平野挂断了电话,牛小田给安悦使了个眼色,两人立刻出门来到院子里,这时,整理完账目的刘会计,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安悦还是说道:“刘会计,村部没什么工作,回家忙你的吧!”

    刘会计点头,一溜烟的走了,村部大搞卫生,他当然看得出来,村主任和牛小田要接待贵,还是少掺和更好。

    九点半整,三辆豪车陆续驶入了村部大院,大名鼎鼎的黄平野,终于来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