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就看,有钱赚了!

    牛小田兴奋地伸手去摸兜里的量人镜,安悦急忙凑过来双手按住,俯耳提醒:“小田,别用你那放大镜,挑好听的说,想想外面的破车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明白安悦的意思,如果说出难听的,难保会跟那辆破车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会被人扯着丢出村部,扔到更远的地方,*摔八瓣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那就直接用眼睛看吧!

    牛小田也端正了坐姿,直视对面的黄平野,片刻后开口:“黄先生,富甲天下这类的话,就不用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“对,不必恭维我,主要说缺点,还有需要规避的问题。”黄平野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就说了,不带急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少生气的,放心说吧!”

    这话就值得琢磨了,看不顺眼都是扔车的下场,生气的后果只怕很严重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管了,坐直身体,扒拉着左手大拇指道:“首先,关于财运,先生面相上自带财星,可八方进财,不足之处,没有主业,这就像是屋子没有梁柱,财富缺少稳固。”

    安悦眉头拧成大疙瘩,很想使劲敲牛小田的脑门,以黄平野的身价,需要他这个乡村穷小子指点发财吗?

    画蛇添足,多此一举!

    黄平野呵呵一笑,点点头:“说得不错,我涉足的产业很多,却不想独自经营一摊,太操心费力了。钱嘛,够用就好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又扒拉着食指,继续说:“第二条,关于名气,毁誉参半,为义所累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!”黄平野没有否认,还有些得意,“其实,我也不在乎别人背后说什么,但兄弟义气不能忘,确实受过连累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条,关于亲情,八个字,兄弟缘薄,再见反目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的脸色骤变,似乎连气温都跟着降低好几度,安悦没来由打个寒颤。

    还是黄平野打破沉寂,探身道:“兄弟,这一条说清楚些。”

    “从你面相上的兄弟宫判断,两气相依,一明一暗,先生的弟弟幼年走失。但终有见面之时,可惜他却不认你这个哥哥,反而成为你的死对头。”牛小田不隐瞒。

    沉默了良久,黄平野竖起大拇指,“厉害了,我有个弟弟的事情,别人从不知道,能告诉我,他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!”牛小田摆手,“除非知道他的生辰八字,还可以推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回去后,问一下我母亲。”黄平野动心了,要知道,这也是母亲长久的心愿,又抬抬手,“接着说吧!”

    “第四条,关于运程,一路披荆斩棘,前方依然险情不断,咋说呢,生命在于折腾吧!”

    “这条太含糊了!”

    “您不是普通老百姓,每天都有很多事,如果详细排运,会非常耗时的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若有所思点点头,又问:“还有第五条吗?”

    “有,可我不想说,怕你一生气,把我给扔了。”牛小田苦着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关系,我不扔你,大不了找人把村部给拆了。”黄平野哈哈一笑,看安悦一脸紧张的样子,又摆摆手:“开句玩笑,我才懒得费工夫。”

    吸了一口烟,黄平野淡然道:“小田兄弟,接着说,说好不生气的。男人啊,总要勇敢面对自己的不足,这样才能不断进步。”

    说得比唱得好听,就怕翻脸无情!

    牛小田使劲抓了抓头,说道:“悦悦,你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悦悦?

    对于这个称呼,安悦还不习惯,也猜到牛小田接下来没好话,臭小子太不听话了,怎么就非要去踩老虎尾巴。

    看安悦没动弹,牛小田站起身,叉腰唬着脸:“咋还不听话啊,看回家不好好收拾你!”

    安悦彻底愣住了,假装情侣而已,这小子还蹬鼻子上脸,小拳头立刻握紧了,脸色也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黄平野看着有趣,不由一阵大笑,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样看起来,才像是个爷们儿!纯爷们儿。”黄平野夸赞。

    使劲甩了几下胳膊,安悦还是转头出去了,强忍住摔门的冲动,在外面的走廊里,却把牛小田暗骂了不止几百遍。

    “呵呵,第五条,一定涉及我的重大隐私吧?”黄平野笑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,也没什么,男人的面子。就是早年消耗过度,如今那事儿不能尽兴,只能躲女人远一点,公粮也多日不交了。”牛小田直言,说完还遗憾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听似同情的叹息颇有侮辱性……

    “臭小子!”

    黄平野脱口骂了句,不由操起面前的一扇帝王蕉,看着那又短又小的香蕉,恼火地又扔进盘子里。

    还是手里的雪茄,有粗度也有长度,看着也像那么回事儿!

    “黄先生,说好不急眼的。是男人,就该勇敢面对自己的不足。”牛小田向后躲了躲,还学了一句黄平野刚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也靠谱,别出去瞎说。”黄平野瞪着眼睛警告。

    “嘿嘿,此间并无二耳,术士准则,不得泄露看相者的隐私,否则有天谴。黄先生放心,我管保不对外说。”牛小田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看相到此为止,黄平野也不想听了,也怕这小子口无遮拦,真把自己给惹生气了,破坏了此行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把安悦喊了进来,重新给黄平野换了杯茶,其实,他根本就一口也没喝。

    安悦最担心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!

    “小田,跟我进城去吧!一切都会给你安排好。”黄平野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多谢黄先生美意,农村讨老婆多不容易啊,我这刚过上有滋有味的日子,哪舍得走啊!”牛小田故意拍拍安悦的肩膀。

    嘿嘿,安悦不想牛小田跟黄平野走,跟着傻笑配合。

    不料,黄平野阅人无数,早就看穿了两人在演戏,干脆直接点破。

    “不用伪装了,你们关系亲密不假,但不是情侣。再说了,看起来哪里般配?”

    论家世,安悦有优势,就怕黄平野又当面说年龄大,安悦闹了个大红脸,急急开口道:“黄先生,小田他暂时不能离开兴旺村。”

    “哦,村主任管得还挺宽。”黄平野露出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“不是!您误会了。”安悦连忙摆手,倒是给出了一个非常适合的理由。

    ps::水冷酒家,来来来!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