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福广看四周无人,压低声音,

    “小田,可别往外说。真他娘的邪门了,打完架回来,那套扳子就放在工具箱旁边。不是俺两口子非得赖上他们,你想,两个人四只眼睛,咋就没看见呢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栽赃别人,就是找揍。”牛小田呲牙笑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,他们也跟吃了炮仗似的,一点就着。要是态度好点,俺们也不会动手的。”李福广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牛小田起身,叼着烟背着手,就在修车铺里转悠起来,边走边说:“福广叔,你可看好了,我手里空着呢,丢了东西别随便讹人。”

    “咋说话呢,刚才俺被安主任好一顿训,早知道不对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咋不说扳子找到了呢?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,张开顺那*肯定要讹医药费,万一躺炕上半个月,修车铺都得赔给他。”李福广害怕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相信,这种事儿张开顺能干得出来,就说这不舒服那也不舒服,各种检查,各种吃药外加补品,钱可就花没边了。

    福广修车铺,就是李福广在自家院门旁,用石棉瓦盖了个棚子,也有些年头了,砖墙上都出现了缝隙。

    牛小田来到修车铺的西北角,那里有个简易木质货架,摆着一些不常用的车零件,上面落着厚厚一层灰。

    拿出量人镜,牛小田弯腰仔细看,神情非常认真,李福广好奇地凑过来,“小田,你这是干啥?”

    “张开顺离开前,是不是闻到了怪味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李福广抓抓*,想了想,说道:“好像有股子汗酸味,还挺上头的,肯定是张开顺媳妇多少天都不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“福广叔,这里有小脚印,是黄皮子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指了指货架,李福广凑近了看,果然隐约发现了梅花状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等俺找来老鼠夹子,放点肉,将黄皮子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死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忍不住抬手拍了下李福广的脑门,打得他直想急眼,原本就有伤,这会儿钻心的疼,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咋还打人啊?”李福广不满嚷嚷。

    “让你清醒点,听我说,这不是普通的黄皮子,早就成精了。还想放夹子打它,做啥梦呢!中午时它在这里,放了个屁,又用了个障眼法,便害得你跟张开顺打了一架。”牛小田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李福广眼睛瞪得溜圆,回头想想,牛小田的话很有道理,扳子明明就在,咋就没看见呢。而且,没来由的火气大,而张开顺夫妇平时没这么凶狠,突然就拿出了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脑门立刻冒汗了,李福广郁闷道:“小田,俺咋就得罪了黄仙?”

    “难说你晚上出去瞎溜达,干扰了它偷鸡或者搞对象,这玩意报复心最重了,肯定还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小田就往外走,李福广连忙上前拉住,恳求道:“小田,俺知道你有本事,可得救命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眼皮子上翻也不说话,李福广突然明白,连忙将兜里的钱掏出来,往牛小田的兜里塞,有零有整,也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嘿嘿,这还差不多!

    法不求不得嘛!

    牛小田从夹克衫的内兜里,取出一张叠成三角形的符箓,拍到李福广手里,指了指西北角上端的石棉瓦,“把这道避妖符贴在那里,黄皮子就不敢来了!”

    李福广连连道谢,宝贝般的将符箓捧在手里,屁颠地将牛小田送出了门。

    大钱靠命,小钱靠赚!

    回到家里,牛小田将兜里的钱掏出来数了一遍,不多不少,五百五,对这个数还算很满意。

    翘着二郎腿躺在炕上,牛小田又琢磨开了,村里有只黄鼠狼精,可能还有一群同类手下,此事应该提起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为民除害?

    牛小田还没高尚到那种程度,最吸引他的,还是黄鼠狼精体内的假丹,炼制成药丸后,绝对能让真武之力再上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这只黄皮子既然能使用障眼法,体内必然有假丹,至少修行了百年以上,不可多得。

    黄鼠狼精的狡猾程度,绝非蛇鼠能比,要想抓到它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还是从长计议吧!

    蛇妖、鼠妖、黄妖纷纷出现。

    牛小田觉得不对头,虽然山区常有这种邪物,但数量也不该这么多。

    就算有,也不该这么集中出现。

    不由想起*玄通真人念叨的四句诗:青云山下不太平,妖魔鬼怪借势生,魅灵掀起千层浪,日月合形方始宁!

    当时,牛小田正被强行往脑子里灌输书卷,头昏眼花又恶心,只想着赶快走,也没问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青云山,就是青云镇附近山脉的总称。

    以*的说法,青云山脉起于坤元之地,群龙聚首,藏风纳水,是一等一的宝地,也是众仙家的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说得太玄乎了,牛小田一度认为,*的判断有问题,这么好的地方,他怎么还修到了大限将至,只能无奈收了他这样资质普通的徒弟。

    总之,以牛小田理解,四句诗的大体意思,就是有人想在青云山附近搞事情,还折腾得很大,要不咋是千层浪,而不是一点小浪花。

    *,你走得太早,该多提携弟子啊!

    感慨一句,牛小田便拍拍*下了炕,哼着小曲去厨房做晚饭了。

    安悦回来了,心情很不好,判了一下午的官司,斗殴双方都说自己打人有理,个个说话像是自带扩音器,吵得脑仁都疼!

    调解到最后,也是个不欢而散的结局,保证书哪家都不肯写。

    “屁大点事,往死里下手,以后干脆别见面了。”安悦气哼哼的。

    “姐,村里的这种事儿,就不能太认真。”牛小田嘿嘿笑着劝说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这个时候吵!”安悦更急了,“刚跟崔兴富吹嘘兴旺村的村风好,结果就出了这档子事儿,真像是自己打脸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说,崔兴富又不知道。”牛小田嘿嘿笑,“再说了,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,现在好多了,张勇彪在这里的时候,那才叫鸡犬不宁呢!”

    “林大海有问题,怎么能放任村霸横行乡里!”安悦哼了声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