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牛小田喝口粥,又清清嗓子,说道:“姐,这事儿真不能怪林叔,他当年没少跟张勇彪起冲突,要不是他强压着,一准儿更乱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林英,也犯不着一再为林大海说好话吧!”安悦斜着眼。

    “扯哪儿去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皱紧眉头,解释说:“跟你想得不一样,张勇彪是个软硬不吃的混球,人高马大,敢下死手。仗着姑父的关系,派出所随便进出,谁能拿他咋样?林叔也是因为得罪他,干了快二十年的村官,也没提拔,现在还下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张勇彪倒是有点怕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比他狠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鼻孔朝天,傲然道:“咱没亲没故的,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敢跟他折腾,早晚一定玩死他!”

    安悦又是好笑又是心疼,农村孤儿的逆袭之路从来都很难。

    或许,真的该当个厂长历练下。

    “小田,今晚早点休息吧,明天五点就出发,去业兴市落实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起这么早?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脸的不情愿,在他的印象中,好像从没见过早上五点的乡村风光。

    “我跟崔兴富约在十点见面,必须要守信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勉强答应,擦擦嘴进了西屋,笑嘻嘻地抱着被子出来,换来的却是安悦特大号的白眼。

    早睡,不可能!

    牛小田倒在东屋的火炕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,像是在烙饼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溜了出去,在村里闲逛了一大圈,跟大家嘻嘻哈哈聊了一阵子,这才回来重新躺下。

    正睡得香甜,被安悦给喊醒了,已经是早上五点,该出发了。

    两人也没吃早饭,安悦换上了一套米*的职业西装,显得非常精明干练。牛小田也换上价值十几万的西装,还把皮鞋擦得能照出人影。

    都是西装打扮,看起来有几分般配了。

    被一道金光闪了眼睛,安悦侧头一看,啼笑皆非,“小田,你怎么弄了根红绳,把打火机挂脖子上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戴着项链嘛!”牛小田摆弄着,金打火机,还不得摆在明处让大家都看到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故意逗乐的吧,快摘下来,磕碜死了!”

    此时,天际刚刚泛出鱼肚白,村里静悄悄的,像是没睡醒。

    两人快步来到村部,牛小田坐进安悦的车里,两人就在静谧的清晨出发,一路赶往业兴市。

    “邪门了,我昨晚居然梦见跟林英吵架,还吵了一个晚上。早上醒来,嗓子都有点疼。”安悦边开车边说。

    “姐,你那是上火了,跟英子没关系。”牛小田劝说道:“林英还小,性子也比较直,别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不小了,都知道公开抢男人了。”安悦哼哼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也不屑跟她抢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说了,这话听起来特别扭,搞得你倒是成了香饽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香饽饽用得好,姐进步巨大,这么快就掌握了村言村语。”牛小田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都觉得,自己变粗俗了不少,果然是环境改变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聊着天,从村里到镇里再到县里,拐入另一条高速路,也经历了太阳升起,然后挂上半空,将温暖洒到车内。

    安悦的米*西装,在阳光下仿佛是黄金打造,而明艳的侧脸看起来格外动人,还有几缕秀发,垂落在粉颊之上,更有一种独特的美。

    牛小田侧头肆意欣赏着身边的美好,恍惚间,感觉时光停滞了,瞬间奇妙地化为了永恒。

    安悦瞥见牛小田傻愣愣的注视,嘴角微微上扬,也没阻止,继续专注开车,沿着长路不断向前。

    业兴市到了,规模照比丰江市小了些,但也是高楼林立,街道纵横,一派繁华景象。

    安悦打开手机导航,准确找到了兴旺大厦。

    俊男靓女下了车,傲气地走进大厦,如果不是牛小田的头型带着乡土风,没人会知道他们来自于小小的兴旺村。

    前台女接待登记了联系方式,又给崔总打了个电话确认,这才转出来,气将二人引领到电梯旁。

    跟安悦家的电梯不同,大厦的电梯很宽敞,里面还放着软软的长椅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要坐下来,刚摸出一支烟,就看见禁止吸烟的标志牌,讪笑着挠挠头,又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田,别净是些小动作。”安悦皱眉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,以后改!”

    安悦笑了,心里说了句孺子可教,却见牛小田的目光,落在电梯的宣传画上,嘴巴都张开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“这女人都三婚了,居然也能接到广告代言?”牛小田诧异问。

    “人家是大明星,拍个电影就能赚几千万,离婚反而嫁得更好。”安悦酸溜溜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叶子沫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她,对外宣称未婚,清纯玉女,三婚的说法,还是头一次在你这里听到,隐藏得够深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电梯停在了十五层,两人走了出去,正对面就是总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安悦看了下腕表,正好十点,上前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里面传来了崔兴富的声音,请进!

    推门而入,一股浓浓的奢华风顿时扑面而来,牛小田使劲瞪大眼睛,才渐渐适应了屋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超过二百名的办公室,铺着异域风情图案的红地毯,墙壁浅*,水晶吊灯金*,书柜深*,沙发土*,流线型的办公桌,红黄相间,左边一条金灿灿的金龙摆件,右边一尊金色的蟾蜍,嘴巴里叼着钱。

    两样东西中间,坐着的正是崔兴富,倒是穿了一套蓝色的西装,好吧,领带也是金*的。

    这是标准的土财主本色,证明崔兴富果然是东风村那疙瘩出来的。

    见两人进来,崔兴富连忙起身,隔着桌子寒暄握手,又将两人让到沙发上坐下,拨通内部电话,女秘书随后进来上茶。

    “小田这身打扮,倒是蛮帅的。”崔兴富上下打量,不由赞道。

    “西装是昨天一位朋友送的,我也不知道好坏,就觉得来兴旺这样的大集团谈大项目,总得穿正式点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呵呵一笑,没隐瞒新西装的来源,毕竟太贵了,不想还没登上厂长宝座,就给崔兴富留下铺张浪费的坏印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