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实上,崔兴富果然敏感了。

    听牛小田这么说,呵呵笑了:“这么贵重的西装,我也只有两套,你这位朋友,出手还真是阔气。”

    安悦后悔了,不该让牛小田穿这么贵的衣服出来,太显摆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也只能实话实说,消除崔兴富的心疑。

    “小田曾经帮着丰江市的黄先生做了点事情,昨天他来兴旺村答谢,送来这套西装,也不好不收。”

    “黄先生?黄平野?”崔兴富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牛小田摸出黄金打火机,点了一支烟,埋怨道:“就是他,这人很过分,觉得村部的破车碍眼,就让人抬着给扔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黄平野的作风,崔兴富呵呵一笑,不想过多点评黄平野,那也是他惹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能得到黄先生的认可,我倒是对小田越来越有信心了。”

    但牛小田的本事,却不得不让他再次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安悦将厂房规划位置图、镇里批复文件等材料,双手交给了崔兴富,他仔细看了一遍,点头表示认可。

    “小田,帮忙看看办公室的风水,我先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崔兴富交代一句,拿着材料出去了,牛小田愣愣地问:“姐,他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项目,当然要开会商议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又变卦吧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崔总应该早就通过气的,过场还是要走一遍的。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安悦心里同样忐忑不安,不到最后一刻,没人敢确定结果是什么。

    万一有小人从中捣乱,提出各种苛刻条件,今天可就白跑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了个哈欠,起身就在大办公室里到处溜达,将屋内存在的风水问题,逐一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安悦则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,心思却不在屏幕上,不时望向门口方向,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崔兴富回来了,手里拿着两份打印好的材料。

    安悦身体不由挺直,然而崔兴富却只是冲她笑了笑,却走向站在窗边看景的牛小田。

    安悦脸色阴沉下来,这也是她最担心的,牛小田当厂长,会上不会轻易通过,崔兴富手里拿着的,应该是正式合同,但他显然还想再考验下这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这办公室风水有问题吗?”崔兴富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快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叼着烟,挺直腰杆,指指点点,俨然新一代的年轻风水大师。

    办公桌不该冲着房门,况且门外还是电梯,会有污浊的煞气进入,让人心神不宁,脾气变得急躁,时间久了,容易得肝病。

    室内缺少绿色,火旺而少土,不利于聚集财富,多搞点植物,最好再添置个鱼缸,放在西侧的墙壁上,水也能招财。

    沙发和书柜位置不当,此为主次不分,应该进行调换。

    最可恶的,就是桌上的两个摆件。

    金龙本就是五行上金木自克,恰恰下方无水,反而是火云,牛小田断定,送摆件的人心术不正。

    金蟾蜍也不该放在桌上,头朝西北为泄财,应该放在屋子的东南角,面朝窗户外面,这才能打通财富入口。

    崔兴富听得一愣一愣的,但自从按照自己的心愿,装修了这个办公室之后,就觉得诸事不顺,回一趟老家,中间还能出车祸,差点殃及女儿,官司到现在也没打完。

    “问题虽然比较多,但只要是一一改正,运气当然就会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崔兴富连连点头,“小田兄弟,多谢指点,这些我都记下了,马上进行调整。”

    唉,光是口头感谢,给钱啊!

    卦不走空,懂不懂?

    为了村里的办厂大计,牛小田还是将看风水收费的想法,死死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,这是合同,你看还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。”崔兴富这才手里的材料递过来。

    安悦连忙接过来,仔细看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合作办厂的合同内容,跟意向书上的内容并没有太多变动,兴旺村以土地出资,占据股份百分之二十,兴旺集团投资三千万,占据百分之八十。

    具体办厂手续,都由兴旺集团指定专人去完成。

    只是,加工厂的组织安排,让安悦很不满,但为了兴旺村的发展,也只能生生咽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厂长,牛小田,常务副厂长,安悦!

    兴旺村的一号村官,就这样沦落到牛小田手下打杂去了。

    跟牛小田一样,为了村里的办厂大计,安悦还是将不满的话,死死压了下去,表示无异议。

    崔兴富满意一笑,双方各自拿盖章签字,各执一份,合同正式生效。

    “本来应该搞个开工仪式,我不喜欢搞形式主义,就算了吧!”崔兴富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没必要,崔总是个实干家,关键在于,要让加工厂运转良好,都能赚到钱,合作共赢。”安悦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小田兄弟,我当然放心。”

    一再婉拒崔兴富留下用餐的邀请,两人提出告辞,这当然是安悦的主意,牛小田肚子都瘪了,很想吃一顿大餐。

    临出门的时候,崔兴富突然想起了什么,将桌上的金龙摆件拿过来,塞到牛小田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玩意就送给你了,别嫌弃,我相信,你有法子把它改成吉利的摆设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崔总!”

    牛小田乐颠颠地收下了,却感觉没有想象的沉,居然是空心的。

    崔兴富急着更改办公室风水,也没送到楼下,两人称作电梯下楼,安悦目光灼灼,一直盯着金龙摆件。

    “姐,喜欢就送给你了。”牛小田大方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后悔?”安悦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那我还是考虑一下吧!”牛小田连忙改了口。

    “小气鬼!果然是嘴上没毛,说话没谱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归你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赌气直接将金龙摆交给安悦,没想到,安悦却推了回来,“这玩意不吉利,别想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简单,换个底座就行,我当时没说。”牛小田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逗你了,这还真是黄金的,价格少说七八万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这么大个金龙,都不坠手,轻飘飘的。”

    “工艺懂不懂,摆件基本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顿时喜出望外,不虚此行啊,还是要多跟土豪们接触,出手阔绰,赚钱就是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兴旺大厦,安悦面沉似水,脚步飞快,牛小田几乎用跑的才能跟上他。

    来到车前,安悦突然一把将牛小田紧紧抱住,尽情释放一直压抑的情绪,开心欢呼:“成功了!哈哈,终于成功了!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