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是个捡到宝贝的小女孩,安悦兴奋地蹦蹦跳跳,越抱越紧。

    感受着贴身的柔软,牛小田开始还很享受,闭着眼尽情赚便宜,突然就呲牙咧嘴,露出痛苦的表情,嘴角咝咝吸着凉气。

    安悦这才察觉失态,放开牛小田,不解地问:“小田,你这是什么鬼样子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被你踩脚了!”

    安悦低头看去,哈哈一笑,牛小田的皮鞋上,果然有清晰的脚印,左右都有,还挺对称的。

    取出一包湿巾,丢给牛小田,安悦乐滋滋先上车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擦干净皮鞋,也跟着上了车,将金龙放在后座上,捂着肚子*:“姐,肚子严重闹情绪,赶紧找地方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,我请。”安悦心情好,人也变大方了。

    “鲍鱼、龙虾、帝王蟹,再来两瓶八二年的拉菲。”牛小田不气点菜。

    安悦翻了个大白眼,“哼,从网络视频里学的这些词吧?拉菲没有,八二年的雪碧可以管够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肯定买不到。”

    安悦发动了车子,当然不会花大钱请牛小田去吃昂贵地海鲜大餐,但海鲜自助还可以,每人三百八,可劲造!

    牛小田对此很满意,足足吃了五盘虾,三十多个小螃蟹,还包括特色牛排和各种各样的小点心,饮料酸奶果酒权当做是塞缝,最后再来一碗冰淇淋封口。

    肚皮撑得溜圆,饱嗝都不敢打,挺着比孕妇还带样的肚子,就这样牛小田步伐蹒跚离开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找到银行,将美元兑换成人民币,二十五万多,存入了牛小田的银行卡里。

    发财了!

    牛小田志得意满,春光灿烂,上车后没多久,便歪着脑袋睡着了。

    辛苦安悦了,还要开车赶回去,自助餐也没少吃,胃里翻江倒海闹个不停,头一次开车晕车了。

    再辛苦,安悦路上也没吵醒这个臭小子,等到达兴旺村村部的时候,已经下午五点多。

    两人达成了一致意见,晚饭可以省了。

    抱着大金龙刚回家没多久,牛小田便接到了姜丽婉的电话,声音沙哑地询问,能不能出来一趟。

    “可以,婶子,去家里吗?”牛小田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去村西的小河边吧,刚柱家附近。”

    换下西装,穿上平时的衣服,牛小田就想出门,安悦敏感地拉住他,“小田,你跟哪个婶子约会啊?”

    “咋是约会呢,英子妈,找我有事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就是她不让你跟我住一起的吧?*多管闲事,这母女俩儿,都够自私的。”安悦面带愠色。

    “姐,你应该跟她们好好相处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扔下一句话,快步出了门,溜达着一路朝着村西头走去。

    在马刚柱家附近,牛小田看到了姜丽婉,衣着普通,素面朝天,看起来跟别的村妇没多大区别,几天时间苍老了不少,当年的优雅风采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“小田,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姜丽婉的笑容相当勉强,眼角潮湿,好像下一刻,就要有泪珠聚集后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吃过了,婶子,咱找个僻静的地方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沿着河边行走,最终停留在一块晒衣服的大石上,背对着炊烟袅袅的村庄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姜丽婉也伸手要了一支,没抽几口,眼泪就被呛了下来,只能扔进了河水里。

    “婶子,咱一起这么多年了,想说啥就明说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先开口了,心里也猜得八-九不离十,多半是林英回家后告状了。

    果然没错!

    姜丽婉捂着脸哭了,哽咽道:“唉,早该知道,猫和鱼住在一起,怎么能不发生那种事儿,我真是*,该死!”

    “婶子,这话我不爱听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满皱眉,解释说:“我跟安主任住东西屋,一起吃饭不假,其余的啥都没发生。英子昨天去找茬,说了过激的话,安主任也不好惹,故意把被子搬过去气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,为啥非要跟她住一起?”姜丽婉眼睛通红的问。

    “婶子,搞没搞错,是她非要跟我住一起好不好。”牛小田不得不纠正姜丽婉的说法,“村部那么大,空空荡荡的,她一个女孩子晚上怎么敢自己住,出点事儿咋办?要不,叫她到你家去住吧!我也乐得清静。”

    夹在中间难做人的牛小田,也有些烦了,要不是看在姜丽婉是英子的母亲,曾经也吃过她做的饭,这功夫早就翻大脸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啊,可这事儿没法开口。还有,你叔好像也察觉到了不对,这几天一直阴着脸,话都少了。”

    姜丽婉摇头,一脸苦涩,眼泪成串地落下,悲声道:“唉,造孽啊!老天爷不肯放过我,这是要把人逼上绝路。”

    “婶子,不要这样,我看着也难受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吐出个大大的烟圈,直接挑明了,“我早就知道,安悦是你的女儿,英子的姐姐。所以,一直让着她,尽量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以你的看相本事,早就看出来了,”姜丽婉垂着头,喃喃道:“我害怕啊!担心悦悦会走我的老路,将自己扔在这个小山村里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好久,牛小田长长吐出一口气,心中的话,却是不吐不快。

    “婶子,你真的很自私,从没考虑过我的感受,什么姐姐妹妹,她们都要飞走的。还有你,也终将离开兴旺村,只有我会一直留下,是不是活该?”

    “小田,对不起,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婶子,我再强调一句,天地良心,我没碰过悦悦。要是能劝她搬走,我谢谢你。还有,别让英子再去找我,明知道她要去城里,干嘛让我幻想不可能的事情?我一个人生活,也没什么不好,将来就找个小山村的老婆,省得嫁给我几十年到老还后悔!”

    牛小田声音低沉,扔了烟蒂,起身就走!

    “与你相逢,其实就像一场梦,梦醒无影又无踪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边大步走,一边放声高唱,嘹亮的歌声穿透云霄,惊起了树上的一群鸟儿,鸣叫着飞入越来越深的暮霭中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