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后,牛小田并没有进屋,直接去了练武场。

    拉开架势,目不斜视,牛小田开始疯狂打拳,不停踢腿,一时间虎虎生风,像是个不知疲倦的陀螺。

    安悦去茅房时,正好看到了这一幕,不禁一阵偷笑。

    臭小子,肯定是失恋了,心灵严重受伤,那就尽情发泄吧!

    很难得,安悦也走出家门,来到大槐树下,抱着膀子跟村民们聚在一起聊天。

    开始,村民还很拘束,话很少,但安悦心情好,表现随和,有说有笑的,还能讲讲城里的稀罕事,大家渐渐地也就放开了。

    重大喜讯!

    兴旺村跟兴旺集团签订正式合同,将在村北路边,兴建山特产品加工厂。

    大家多多采摘山货,收购价格一定更高,而且,每个人都有成为工人的机会,上班拿固定工资。

    安悦亲自宣布这一重磅消息,村民们顿时惊呆当场,短暂沉寂之后,便发出震天的欢呼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,俺能上班吗?”一名小腿有残疾的妇女,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!”安悦点头。

    “俺也想去上班,抽空种地就行。”余桂香也凑上前。

    “桂香,你得先洗吧干净了,收的山货熏臭了,谁还买啊?”旁边一名村妇调侃,还做出捂鼻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,俺现在每周都洗,老干净了。”余桂香恼羞鄙夷,“瞧瞧你,脖子上都长皴了,还在这笑话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加工厂会有洗澡间,免费对工人开放。”安悦补充。

    没人积极响应,洗澡那点破事,至于弄个澡堂子嘛。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的问题,让所有人脖子都伸长了,耳朵也都齐齐竖起来。

    “工资多吗?”

    “薪资标准还在制定中,每月不会低于两千,干好了还有奖金。”安悦大包大揽,也不是随口一说,兴旺集团是正规企业,当然要遵守最低薪酬标准。

    守在家里,每月就能拿两千,不低了!

    大家摩拳擦掌,尤其是妇女们,恨不得明天就去上班,到时候,腰包鼓了,腰也就粗了,非得逼着男人给洗脚。

    别看安主任年轻,却是个办实事儿的,刚来不久,就让小村旧貌换新颜,有能力,也有闯劲儿,这是兴旺村的福气。

    等村主任选举,一定非安悦莫属!

    这一刻,大家早就把前主任林大海给忘了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,谁当厂长啊?”一名村妇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还用问,肯定是安主任,安主任是城里来的,还有文化。”另一名村妇想当然。

    刘会计和张翠花倒是难得听话,并没有提前走漏消息,安悦犹豫了下,还是公开道:“厂长是牛小田,我也会帮着做一些工作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!

    厂长!

    牛厂长!

    村民们惊爆一地眼珠子,怕踩到了,连忙捡起来,安装回眼眶里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牛小田,再次登上了兴旺村热议榜第一名,来势比杨寡妇怀孕那次还要猛烈。

    大家都认为,牛小田这小子太有心眼了,傍上了美女村主任,搞不好,早就睡在一铺炕上,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今后啊,兴旺村大概率就姓牛了!

    看透了村民们的不良心思,安悦清清嗓子,不得不解释:“小田担任厂长,是投资方指定的。因为,崔总是小田的朋友,这也是建厂的条件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就是有本事,跟大老总都能是朋友,要不能给咱村建厂子啊。”余桂香嘘呼。

    “桂香,小田帮着治病后,是不是快要有了?”有人调侃。

    “快了,昨晚俺还梦见了大胖儿子,冲着俺笑呢!”余桂香一脸傲气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长得像小田啊?”

    哄堂大笑,大槐树下,一派欢乐气氛!

    安悦轻轻擦擦脑门的汗,什么话题都能带到沟里去,面对这群口无遮拦的农村妇女,她也只能败下阵来,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临走时,安悦让大家相互传告,每人都要写一份个人材料,附加身份证等等,抽空交到刘会计那里留作备案。

    打开院门,安悦看见牛小田正坐在院子里,仰面朝天,看似无聊地吐着烟圈。

    轻轻走过去,安悦坐在对面,认真道:“小田,振作起来吧,林英不适合你,从农村走出来的女孩子,很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说话,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,只是,莫名孤独感无处排解,世界如此广阔,却充满了寂寞。

    “劝我挺有本事的,自己怎么就放不下了?好男儿何患无妻,你一定能找到更好的。”安悦又在絮叨,自己也不明白,干嘛要给这小子做思想工作。

    “姐,你好烦!”牛小田皱眉,“我还小,不愁媳妇的,将来有了钱,不漂亮的咱也不要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就对了!”安悦哈哈一笑,踢了脚牛小田的凳子,“烧热水,跑一天了,必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不情不愿,牛小田还是起身去了厨房,将两个灶坑全部塞上烧柴点燃,又在锅里添满了清水。

    火炕,顾名思义,无论冬夏,都必须要烧火升温,否则睡在凉炕上,人是会生病的。

    躺在热乎乎的火炕上,牛小田早早就睡了,半夜时分,却又悄悄起来,带着黑子离开了家门。

    没有方向,牛小田就在村子里背着手闲逛,他的目的很简单,想发现黄鼠狼精的踪迹,锁定目标,找机会将其干掉。

    可惜,溜达了一个小时,一点发现都没有。

    别说是黄鼠狼精,就连普通的黄皮子也没遇到,黑子敏感异常的嗅觉,也没有派上任何用场。

    都藏哪里去了?

    来到昔日的土屋前,牛小田忽然觉得哪里不对,不由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曾经的家,在夜色中显得格外黑,与周围的房屋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观察片刻,牛小田终于发现了端倪,愕然震惊的同时,差点大骂出声。

    哪个*,敢暗地里算计老子,等找出来,一定弄死他。

    土屋的风水被人给改了,俨然成为了一片死地!

    牛小田作为房子的主人,也会受到影响,难怪傍晚之时,心情是如此的糟糕。

    做法者,也是个高手,必须要提起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