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破坏住宅风水,最简单的方式,就是挖坑埋邪物。

    比如,阻断生门,让气运无法正常运转,久而久之,宅基地的主人就会生出恶病,窝窝囊囊地死去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上也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,却附加警告语,只能针对气运衰败且大奸大恶之人,才能算作替天行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显然不合乎标准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夜里,寻找很困难,牛小田只能回了一趟家,带着紫铜罗盘和量人镜,重新返回了老宅子。

    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,牛小田站在院子中央,端平罗盘,紧盯着指针变化。

    正针倾斜,说明附近有邪物,中针微微抖动,也说明此地风水存在严重问题,而缝针却在快速旋转,最终指向了东北。

    一定就在那里!

    牛小田鼻子中哼出一股冷气,朝着东北角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中针停止颤动,这才在墙根处蹲下来,拿着量人镜看过去。

    分辨地面的气息,牛小田终于发现了有一处不同,呈现暗灰色,于是掏出钢锥,掀开了上面的土层。

    伪装得非常好,洒了些浮土,如果没有*留下的这两样宝贝,牛小田也未必能发现精准位置。

    一样东西被钢锥从土中挖了出来,居然是一块黑漆漆的骨头!

    牛小田撅着*分析了半天,又看到黑子眼中的光芒,得终于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这是一截脏水泡过的猫骨头,上面还有刻着复杂的符文。

    紧盯着符箓,对比脑海中的知识,牛小田终于骂出了声,“瘪犊子,简直太坏了!”

    猫骨头上刻下的是春和符,具体作用嘛,就是宅基地的主人,无法控制*,*大发,做出各种违背伦常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幸好早发现了,否则,西屋住着的那位,可就要先倒霉了!

    恼火的牛小田,立刻将猫骨头砸了个粉碎,用废纸包着,扔进早就不用的茅房里,顺道又撒了泡尿。

    法术被破除,再看昔日的老宅子,牛小田立刻觉得温暖多了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,牛小田边走边琢磨,很是心惊。

    做法想要祸害自己的,多半是同行,不折不扣的术士,本事可不小。而且,能做到如此不着痕迹,可见此人做事谨慎细心,平日里深藏不露。

    这样的高人,通常大隐隐于市,一般很难见到他们的踪迹,更不会因为仨瓜俩枣的好处出面做法。

    以张勇彪的贪财小气,雇不起这样的人,又是怎么跟此人结仇的呢?

    想不明白,暂时放下。

    重新躺在火炕上,牛小田做出了人生的重大决定。

    老宅子破旧不堪,维修价值不高,留着不是被人泼粪就是做法,不够闹心的,所以,牛小田要把老宅子给卖了。

    物权转移后,宅主人也就换了,再发生破坏风水这种事儿,就祸害不到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还是觉得有点可惜,牛小田曾经有个美好打算,准备在老宅子上盖新房的,就盖那种二层小楼,远远看去,非常洋气的那种。

    可惜愿望无法实现,还是想想如何将老房子卖个好价钱吧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早上九点多,牛小田被敲门声惊醒。

    不满嘟囔几句,牛小田顶着乱蓬蓬的头发,出去打开了院门。

    外面站着一名胖乎乎的中年妇女,牛小田认识,正是张贵的媳妇,特别能咋呼。

    人送外号老家贼,好吧,就是麻雀的俗称。

    “张婶,找我啥事儿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小田啊,错,是牛厂长。”张贵媳妇陪着笑脸。

    “哦,本厂长还没上任,不敢当,叫早了点。”牛小田心里美滋滋的,脸上却装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不早不早!”张贵媳妇摆着胖手,神秘兮兮道:“你听俺说,前几天上山,俺就看见你家的坟地上,有一团青色的云,好久都不散呢!”

    “我家祖坟冒青烟了?”牛小田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!看得真儿真儿的,牛厂长,你将来可了不得,得多照顾点婶子,等你有了娃,俺可以帮你带。这方面,俺经验多着呢!”

    生了五个孩子,确实有经验,一想到她家孩子鼻涕过河,牛小田便一阵不寒而栗,吃面条都有阴影的。

    “婶子,别绕弯子了,有话明说。”牛小田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,俺想去厂子干活,小田啊,还得你多照顾。”张贵媳妇说着,匆匆将手里的编织袋递了过来,“这都是俺亲手采来的干松磨,小孩手指那么大,又嫩又滑,最好吃了,快收下吧!”

    哦~

    牛小田恍然大悟,送礼的来了!

    那还气什么,牛小田笑呵呵收下,口中却说道:“婶子,这事儿我不能一个人说得算,但你的名字记下来,肯定优先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小田,不,牛厂长,可给当个事儿想着啊!”张贵媳妇的胖脸,立刻笑成了一朵肥厚的大花。

    收礼让人心情愉悦,感觉今天的眼光都格外好。

    但牛小田忽然想到了安悦,却不由担心,她要是知道了,肯定不答应,搞不好还闹着让退回去。

    “婶子,不能白收你东西,等着,我也有样物件送给你。”牛小田说完,拎着袋子返回屋内。

    等牛小田出来时,手上多了一张小小的符箓,拍在张贵媳妇的胖手上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是啥玩意?”张贵媳妇很不解。

    “平安符!”牛小田背着手,一本正经,“戴着这道符,可以保你平安,上山不会被蛇咬,下河不会被草缠住脚,嗯,吃饭也不会被噎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谢谢!”张贵媳妇小心将平安符收好,搓搓脸,小声问:“田,有没有那种让男人晚上特别不老实的符?”

    “不怕张叔累断了腰啊?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提起这个茬,张贵媳妇一肚子怨气,“他都好久晚上不干活了,倒头就睡,像是个死猪。”

    “符箓解决不了这种问题,得吃药,暂时手里没有,等着吧!”牛小田摆手。

    张贵媳妇遗憾地走了,牛小田回到屋里,洗了把脸,又找到半截火腿吃了,立刻埋头开始绘制平安符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一道符箓刚画完,黑子叫声再起,又有人敲响了院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