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唉!

    林大海又叹口气,说道:“不瞒你们,几年前,我就想以村部的名义,在村里搞一个山产品收购站,统一价格进行销售,让老百姓多赚点钱。结果报到镇里,就没下文了!”

    “*李镇长,真不是东西。”牛小田张口就骂。

    “也不奇怪,镇里的山产品采购公司,就是他侄子的,可能还有他的股份。”林大海说出一桩秘密,又感慨道:“安主任是真有本事,居然连厂子都能办起来,不管别人,反正我是服了。”

    安悦的笑容有些尴尬,她初来乍到,哪里知道背后的这池子水,居然这么深,她只是带着一腔热血傻乎乎的一个猛子扎了进来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牛小田找到了黄平野,从上面强力施压,办加工厂肯定泡汤。

    恐怕,向上打报告也没用,李镇长会以各种借口阻挠。

    少不得心里又骂崔兴富奸商,他也没说实话,分明在东风村寻求建厂碰了钉子,这才借着感谢牛小田搭救女儿的由头,又找到了兴旺村!

    李镇长从没放弃阻止建厂的想法,给崔兴富发去所谓乱坟岗照片的那人,多半就是他背后安排的。

    崔兴富了解实情,对此很有危机感,因此,建厂的推进工作,进行得非常神速。

    “林叔,我们这次过来,就是想请你去担任加工厂的监理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是监事。”

    安悦不得皱眉不纠正,连个职务都记不住,这小子能当上厂长,全凭运气。

    不过,这运气也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对,监事,管理层的。”牛小田挠头嘿嘿一笑,又补充道:“月薪三千,你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这时,恰好姜丽婉端茶水进来,听到后,眼睛不由亮了,替男人答应下来,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,太行了,谢谢小田想着你叔。”

    林大海却摆摆手,认真问:“监事都负责啥?咱可别白拿工资,让投资方不满。”

    这么问,也等于答应了!

    “就是管理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挠挠头,咋说的来着?

    于是,给安悦一个眼色,该你上了!

    “林叔,工厂建设马上开始,需要一个人去现场监督。您知道的,农村工作很复杂,弄坏几根庄稼,老百姓都要闹的。”安悦解释,又补充一句,“毕竟是双方合作,工厂质量也不能不管不问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,牛小田会说了,“刚建厂,还得咱自己人盯着,村里人都服你。这职务一定下来,我跟安主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林叔了!”

    “林叔,为自己,也为百姓,否则人家还以为咱们有什么不和呢。”安悦又说。

    “哪有不和!”姜丽婉插嘴,忍不住暗中推了丈夫一把。

    “好,明天我就上班,建筑方面我还懂一些,不会让他们偷工减料的。”

    林大海终于点头答应下来,牛小田心里清楚,其实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的,还是这份工资。

    女儿上大学的日常花销,就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开始计工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太早了吧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咱是厂长,这事儿还是能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着,打开手机,翻出安悦发来的他跟委任书合影照片,凑过去给林大海看,林叔看我厉害不,有证书的厂长。

    林大海脸上终于有了笑意,直夸小田有出息!

    安悦心里有点不是滋味,看得出来,牛小田和林大海的关系很亲密,也很随便,有点像是父子。

    传言不是假的,曾经,林大海也是把牛小田当成了未来女婿看待。

    气氛很融洽,林大海又详细打听关于加工厂的一些事,对此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在兴旺村当了这么多年的村主任,他本人当然希望,村子能有发展,百姓们都能过上富裕的日子。

    只是,林大海看向安悦的神情中,透着复杂的情绪,早被牛小田给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安悦坚决不答应留下来吃饭,林英还在闹情绪,也不想跟这个小丫头再起冲突。

    于是,坐着牛小田的摩托,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一进屋,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,安悦不由愣住了!

    “小田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雇了个厨师,好歹咱也是厂长,不能再兼着伙夫吧!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勾彩凤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跟我提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安悦埋怨一句,立刻奔向西屋,炕上还乱扔着不少衣服,甚至还有内衣,怎么可以让村民看到这一出,村主任的形象会打折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进来笑道:“姐,别担心,村里大多数女人,比你可邋遢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嫌弃我邋遢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敢!”

    事实上,勾彩凤很守规矩,什么都没动过,安悦还是不情愿的将衣服都叠好,这才出来跟牛小田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两个热菜放在锅里,两个凉菜则放在冰箱里,还有捣好的蒜泥,花朵状的小花卷,粘稠适中的南瓜粥。

    勾彩凤的厨艺,当然是牛小田无法相比的,无论是刀工还是色彩搭配,都很考究,味道更是好,让人食欲大开。

    饭后,牛小田还是去了一趟勾彩凤的家里,将衣服还了,又给她一张避妖符,捎带留下一千块钱,平时看着买菜什么的。

    勾彩凤感激的话说了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牛小田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黄平野来电话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接通,气喊了声黄先生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弟弟的生辰八字找到了,老妈忘了时辰,不得已,又找了一些老邻居,进行了核对,能确保准确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告诉我吧!”

    黄平野说出一个出生年月日时,牛小田在心里念叨了几遍,记住了,答应道:“黄先生,给我两天时间,仔细推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劳了!”

    黄平野也不啰嗦,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牛小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跨在小巧的自行车上,立在不远处的路上。

    是林英,看起来,很像是早就等在这里。

    脚步迟疑下,牛小田还是走过去,抬了下手:“嗨,英子,好巧啊!”

    “小田,我病了,快疯了,你帮我治一治吧!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“头疼!”

    “睡眠不足,胡思乱想,晚上泡泡脚,清空大脑,早点休息就好了。”牛大夫立刻给出了诊断结果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下午开始疼的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,想要闯进我的大脑里,这种感觉太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凑近林英,仔细看着那张熟悉的俏脸,心头却是凛然一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