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么多蟋蟀,眼睛很快就看花了!

    牛小田不得不拿出量人镜,对准了这群蟋蟀,分析有没有异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有人赶来,对,还有一条狗,又点着亮光,蟋蟀们本该四散而逃,而它们却还在不停聚拢,没有任何怕死的表现。

    牛小田断定,其中必有玄机。

    很快,牛小田通过量人镜,发现了一团白色的气息,从蟋蟀群中,隐隐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头官!

    老子总算找到你了!

    看起来,它还是蟋蟀群的头领,拥兵过万!

    或许正在开会商议重大决定?

    牛小田可以残酷无情地将这群蟋蟀全部用脚碾死,但却没有这么做,旁边就有一个树洞,还不知道有多深。

    万一白头官跑了,再去挖洞,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工夫。

    考验眼力的时候来了!

    牛小田从双肩包里,取出了蛇皮鞭,锁定蟋蟀群中若隐若现的白点,反复比量了好半天,猛然隔空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几十只蟋蟀,瞬间殒命当场,其中就包括那只大号的白头官。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抓起死去的白头官,用纸包起来,塞进了裤兜里。

    然而,惊人的一幕出现了!

    蟋蟀们纷纷狂奔过来,很快聚集在牛小田的脚下。

    这架势,试图要爬到牛小田的身上,夺回属于它们的头领大大。

    黑子的吼叫也不管用,完全是悍不畏死的姿态。

    然而,没卵用!

    牛小田迈开大步就跑,人类的速度,岂是蟋蟀们能追上的,很快就跑远了,留下那堆蟋蟀慢慢遗忘它们的大大王吧。

    今天是个好日子,心想的事情都能成!

    牛小田哼着歌,继续翻山越岭,朝着兴旺村的方向返回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收获满满的牛小田,终于来到了山下,看见了已经睡去的兴旺村。

    只有几个灯光点亮,却如同暗夜海洋里的灯塔,指引着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显示的号码,正是安悦。

    “姐,咋还没睡呢!”牛小田笑呵呵问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”安悦很着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刚下山,正往家走呢!你在闵奶奶家里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跟老太太同住呢,快点回来啊!”

    “咋啦?”

    “先回来!”手机里传来狮子吼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牛小田挂断电话,展开了奔跑模式,二十分钟后,已经出现在家门前。

    汪汪!

    黑子叫了起来,身穿睡衣的安悦,打开了院门,脚下却穿着一双运动鞋,一看就是随便趿拉鞋子就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探头看看四周,一切如旧,没有坏人来捣乱,嘿嘿笑了,“姐,害怕了吧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没事儿往山上跑什么,就不怕被狼给吃了!手机也打不通!”

    安悦怒容满脸,粉拳雨点般落在牛小田越来越坚实的胸膛上,打着打着,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,还是密不通风的那种。

    有汗酸味侵入鼻腔,熏得安悦干脆闭上眼睛,有力的心跳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牛小田站着不动,从山里回来,家里灯亮着,还有人等着,感觉很好!

    此时无声胜有声!

    半分钟后,安悦才放开牛小田,拢了下凌乱的秀发,问道:“肯定饿了吧?”

    “早饿得前心贴后心了。”牛小田摸摸瘪瘪的肚子。

    安悦忽然发现,牛小田居然脸红了,而自己脸颊发烫,肯定更红。

    两人关好院门,锅里还热着菜,牛小田放下背包,一通狼吞虎咽,直到外面传来黑子*的叫声,才想起忘了共患难的同行伙伴。

    黑子更喜欢吃生肉,这是遗传自母狼的本性。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从冰箱里翻出生肉,切了一大块,让安悦帮着扔给它。

    直到看着牛小田吃饱了,点起一支烟,安悦这才问:“小田,上山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“找宝贝!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着,拉开双肩包,先扔出一个塑料袋,里面装着野兔,“姐,明天请你吃野味,这兔子透肥,管保特香。”

    “就打了只野兔?”安悦对此兴趣不大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才是宝贝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又取出桦树皮包着的野山参,小心放在桌子上打开。

    “这是山参?”

    安悦的眼睛立刻亮了,印象中,这种特殊药材,已经是非常稀罕了,而牛小田采来的这一根,个头可不小。

    “六品叶,很稀罕的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安悦拿出手机,快速在网上查了一下,顿时被惊呆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发财了,网上有人求购,百万起,根本买不到。”安悦使劲深呼吸,不得不佩服,这小子的运气就是超级好。

    “嘿嘿,再贵也不能卖,大补之物,我还得留着自己用呢!”牛小田笑着又把桦树皮包好。

    稀罕啊!

    贪财鬼居然放着百万不要,非要留着补身体,安悦一度以为听错了,“小田,你才十八岁,正是身体强壮的时候,不需要进补吧?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懂,还差远了!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真武有九层,一层一重天!

    只有真武一层修为的牛小田,自认为远远不够,小打小闹对付些地痞流氓还行,遇到真正的强者,恐怕也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再比如*留下的诛妖剑,只有到了真武三层才能驱动。

    牛小田如果能真正使用此物,早就轻松地把黄鼠狼精给碎尸万段了,哪还用得着漫山遍野的去找一个白脑袋的蟋蟀。

    “这株野山参该怎么处理?”安悦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简单啊,明天清理干掉,放进瓶子里,用白酒泡上,每天一小杯,快活似神仙。”

    有那么夸张嘛!

    安悦撇撇嘴,一阵困意袭来,让牛小田陪着去了趟茅房,回到西屋上炕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将脏衣服换下来,将来之不易的白头官藏好,又去仓房里冲了个澡,这才舒舒服服的躺在炕上,脸上带着笑意,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晚,牛小田却做了个很恐怖的梦。

    奔跑在无边无际的荒野里,被一名*人挥动着大砍刀,在后面疯狂追杀,牛小田盲目奔逃,嗓子里都在冒火。

    噗通,被一块石头绊倒,牛小田从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猛地睁开眼,却发现天刚刚亮,而身体很疲惫!

    似乎有哪里不太对了……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