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尽管有了食饵,面对狡猾的黄鼠狼精,牛小田也没有绝对胜算。

    用老鼠夹子?

    不行,黄鼠狼精可不同于笨老鼠,它是绝对不会踩上的。

    以它的智商,多半会弄个石子丢过来,先把夹子启动,然后再享受美餐。

    下药更不行,食饵味道有变,它就不会碰了!

    最终,牛小田还是认为,万般设计,都不如直接下套,于是从仓房里找来一根细铁丝,反复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阚秀秀突然从屋内冲了出来,一脸的惊恐之色,直奔院门,拉开后便跑没了影!

    随后出来的,是抱着膀子的安悦,嘴角还挂着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“姐,你都说啥了,把秀秀吓成了那样?”牛小田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告诉她,你是个废材,整天吃药呢!”安悦大笑。

    “过分了,你这是侮辱人格。”牛小田*。

    “逗你玩呢!”

    安悦满脸笑容地过来坐下,讲了讲刚才的经过,她先给阚秀秀上了一堂思想课,新时代的女性,要独立,要自主,要尊严,自己赚钱自己花。

    然后,安悦就在网上,找了些家暴视频,给她举例讲解,附属男人的种种坏处。

    哪成想,阚秀秀看了之后,吓得跳下炕,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“姐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秀秀目前的智商,也就相当于十二三岁的孩子。你这教育,太提前了,得慢慢来。”牛小田埋怨。

    “我没干什么啊!”安悦摊摊手,一脸无辜,“反对婚姻暴力,促进家庭和睦,这也是村主任的工作之一。秀秀的智商年龄,正处于青春期,教育要趁早嘛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接这个话茬,他算是看出来了,别说是没文化的阚秀秀,就是即将上大学的林英,心眼跟安悦比起来,还差了很远。

    “小田,祝贺你,看今天的架势,不愁找媳妇了!”安悦开了句玩笑。

    愁!

    以前不愁,现在愁了!

    原来身边还能围两个女孩子,自从有了安悦,不是被气走,就是被吓跑。

    话当然不能说出口,会被揍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,“我才十八,着急啥,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,等有了媳妇有了娃,生活就没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早结婚,自身都不成熟,也不利于孩子的成长。”安悦煞有其事附和,又问,“喂,你真的三十动婚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牛小田稍稍停顿,哈哈一笑,“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说话大喘气,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安悦瞪了牛小田一眼,看似心情不错的回屋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始忙碌起来,在大门外的墙上,使劲砸进去一根钢钉,将细铁丝做成的套,固定在上面。

    又找来木块,搭了个台子,一踩就倒的那种。

    只要黄鼠狼精上来吃肉丸子,脖子刚伸进套里,台子瞬间倒塌,细铁丝就会勒住它的脖子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脖子勒断,黄鼠狼精奋力挣扎,吱哇乱叫,惨死当场。

    只是想想这个场景,牛小田就觉得特别过瘾,一时间洋洋自得,觉得自己的设计能力,那就是兴旺村的活鲁班!

    一切都要等到半夜,村路上没了人,黄鼠狼精才会到处行动。

    牛小田盘腿坐在土炕上,支起好久不用的炕桌,上面放着一张纸,上面写着的,正是黄平野走失弟弟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牛小田左手不停掐动着手指头,右手拿着笔,时而皱眉思索,将反复推算的结果,逐条记录在纸上。

    核对几遍后,牛小田这才拨通黄平野的手机,他很快就接了,上来就问,“小田,是不是算出结果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你找个笔,记录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就行,我开着录音。”黄平野并不隐瞒,提前做了准备。

    “从命格看,你弟弟两岁时,恰逢驿马发动,三月又逢流连远行,也就是那时候走失的。而且,去了很远的地方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那年阴历三月,早春季节,实际上,他是被人拐走的。”黄平野道。

    “他去了大山里的一户人家,很封闭,也很穷,养父脾气暴躁,养母的性格很好,也是他最亲的依靠。”牛小田照着记录的内容,详细说着。

    “厉害,这都能推算出来,你继续说。”黄平野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八岁时,太岁猛烈冲克父母,主要是父亲,那一年,他的生父和养父都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准了,我父亲就是那年走的,临死前,还念叨他的名字,幻觉中,说他已经回来了,这才闭了眼。唉,想起来,心里就特别难受。”黄平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遗传好,特别聪明,学习勤奋,成绩优异,后来考上了名牌大学,也走出了大山,他养母还活着,从生辰八字看,目前就在他身边,是个孝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兄弟,孝道上从来不差,对,他结婚了吗?有孩子吗?”黄平野一连串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牛小田对此很确定,又说:“他距离你不远,应该就在丰江市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“只能给你个大致范围,从命格看,你弟弟手握利剑,一身正气,令*之辈闻风丧胆,换做古代的说法,差不多相当于九门提督。哦,目前还不是,五年后吧!”牛小田并没有说透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,在特殊部门,负责治安工作,多谢你!”

    黄平野挂了电话,立刻按照这些线索,暗地里展开调查。

    西屋的安悦已经睡着了,没听到通电话内容,否则,一定会过来多管闲事,埋怨牛小田对黄平野说得太多。

    半夜!

    牛小田穿好衣服,打开院门,将肉丸子轻轻放在台子上,调整好位置,小心翼翼关门返回。

    干掉黄鼠狼精,才是目前的头等大事,熬夜也值。

    回到屋内,牛小田将窗户开了一条缝,仔细侧耳聆听,黑子按照主人的安排,躲到远处趴扶着,不发出任何动静,就怕惊走了黄鼠狼精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,外面突然传来一连串吱吱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哈哈,食饵有效,黄鼠狼精中招了!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心花怒放,急忙跑出去,打开院门,可看到眼前的情形,鼻子都差点气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