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安悦并不当真,黄鼠狼要是这么傻,早就惨遭牛小田的毒手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小子想要干什么,安悦也猜不透,倒是有了几分兴趣。打算晚睡一会儿,亲眼见识一下,这只黄鼠狼精,到底有何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对此,牛小田没有拒绝,也想让安悦看看自己的聪明才智。

    晚饭后,两人坐在院子里乘凉,天南海北地聊了一阵子,直到听不到大槐树下的笑声,才展开了消灭黄鼠狼的重大行动。

    先回到屋内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出一张纸板,手握黑色马克笔,画了两个交叉的骨棒,看起来是大腿骨。

    随后,将骨棒涂成了红色,代表着严重警告!

    又在上方,用黑笔画了个骷髅头,眼眶内涂成了红色,牙齿也涂了些红色,代表着流血。

    “姐,咋样,看着挺吓人吧?”牛小田得意地问。

    安悦哈哈大笑,捂着肚子道:“小田,给你个建议,以后别学画画了,这是幼儿园小朋友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挠挠头,本想重画一张,觉得麻烦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来到后园子,牛小田让安悦不要靠近,负责照明就行,掉到坑里没什么,关键是破坏了今晚的计划。

    安悦这才明白,牛小田为了抓黄鼠狼,居然提前挖了个坑。

    有想法,值得点个赞。

    开始排兵布阵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两个布老虎,相隔二十厘米放好,中间立起那张涂鸦的严重警告。

    又将精心制造的八个咔吧枪,装好铁钉,拉好橡皮筋,围着土坑放好,全部瞄准了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今晚行动,黑子就不用参与了,被关在后园子的外面。

    取出最后一枚肉丸子,牛小田探着身,非常小心地轻轻放在土坑中央位置,小跑着回来,又取出弹弓,安放好铁珠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就是你的阵法?”安悦不敢相信,有点闹着玩儿吧。

    “对,就等着那畜生自投罗网了!”牛小田鼻孔朝天。

    “那,黄鼠狼会来吗?”

    动物也是有智商的,摆了这么多东西,分明在告诉黄鼠狼,这是个陷阱,除非这只黄鼠狼是个超级大傻子!

    “一定会来,这个肉丸子对它的吸引力,比磁铁还厉害。”牛小田笃定道。

    “配方一定很特别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主要材料是泽蛙和白头官,泽蛙简单,就是沼泽地的*。白头官是白头蟋蟀,很难找,我在山上跑了一天,直到黑了才碰巧遇到。”牛小田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安悦终于懂了,上次牛小田去山里,就是为了寻找诱杀黄鼠狼精的食饵材料。

    唉,莫名有些心疼,安悦微微喟叹,伸手摸了摸牛小田的头,轻声道:“小田,在你身上,也有非常可贵的品质,认定的事情,就会坚持去做,直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姐到底有文化,说话就是好听,在农村,这叫做犟眼子,倔驴!”

    安悦又被逗得大笑,忽然想起什么,连忙捂住了嘴,“我这么大声,不会把黄鼠狼给吓跑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这货两次算计得手,吃定我了,什么都不能阻止它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正在聊天的牛小田,突然警觉起来,“它来了!”

    “可以用手电筒吗?”安悦莫名紧张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它太自信了,不会在乎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打开手电筒,朝着土坑的方向照过去,牛小田则放好铁珠,拉起了弹弓。

    果然,一个土*的小小身影,无声地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得很清楚,这就是一只黄鼠狼,个头不算很大,但颜色纯正,皮毛闪闪发亮,身形格外匀称,两个黑溜溜的眼珠,转动得很快,鼻子也在不停地嗅着。

    看到画着骷髅头警告的纸板,黄鼠狼精不以为然,直接扑倒,在上面一通乱踩,随后低下头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,用牙齿撕成了碎纸条。

    尾巴一扫,碎片漫天飞。

    “它,报复心理这么强?”安悦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,它在藐视我!”

    藐视?

    动物也有如此丰富的情绪,这倒是让安悦觉得,自己的生物课都白学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判断,很快得到了验证,没错,这就是藐视。

    面对两只布老虎,黄鼠狼精更是不屑一顾,先是朝着一只布老虎,撒了泡尿,又朝着另一只,放了个屁。

    安悦皱起眉头,机关接连被识破了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也确实幼稚点儿。

    黄鼠狼精并没有马上扑过去,叼走肉丸子,而是迈着模特步,在四周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发现了咔吧枪!

    而且,黄鼠狼精还知道,这东西具有危险性,能射出伤到自己的利器。

    “它,没发现我们吗?”安悦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当然知道,根本不在乎,它认为我抓不到它。”牛小田笑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呀!

    安悦吓了一跳,可定睛一看,难免失望。

    太贼了!

    居然是黄鼠狼精伸出小爪子,碰在一个咔吧枪的皮筋上,一枚铁钉立刻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小田,是不是这些都白费了?”

    “哼,聪明过头了,反而害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边说着,一边拉紧了弹弓,目光一直追踪着黄鼠狼精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发现了窍门,黄鼠狼精似乎很有成就感,又去触碰下一个咔吧枪,响声过后,又一枚铁钉射出,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如法炮制!

    黄鼠狼精继续拆除机关,从晃动的小*和大尾巴看,它很是得意,觉得牛小田这个人类,简直蠢到不可救药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阵冷笑,轻敌,才是黄鼠狼精的必死选项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最后一个咔吧枪,也被黄鼠狼拆除,机关全部失效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牛小田果断射出铁珠,力道十足,铁珠划破夜空,呼啸着直奔黄鼠狼精。

    只见黄鼠狼精凌空跃起,躲开了牛小田致命一击,口中还发出了不屑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而它下落的方向,正是最后一枚肉丸子。

    黄鼠狼精的整个重量,全部砸了下来,只听呼通一声响,纸板瞬间塌陷下去,黄鼠狼精连同它抱住的肉丸子,一并掉入到深坑之中。

    “快走!别让它爬上来跑了!”安悦起身就奔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