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这些传言,牛小田根本不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野狼不可能进村,除非它们想要集体找死,有些村民就喜欢编瞎话。

    黑子是狼串这件事,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肯定是季常军泄露的,别人都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兴旺村建设加工厂,举村欢喜,也就季常军有意见。

    大家都去工厂干活,他这个建筑包工头,也要失业了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,肯定会有一群人,上门来找牛小田兴师问罪,还要跟黑子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现在都不敢!

    因为,牛小田是厂长,除非不想要工作了。

    还有,牛小田跟安主任的关系,那是亲密无间的,找牛小田别扭,得罪了安主任,就是不打算在兴旺村混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,勾彩凤赶来做午饭。

    “彩凤嫂子,帮个忙呗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咋跟俺还这么套,有事儿吩咐一声就行。”勾彩凤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从保险柜里,取出塑料袋,将里面的黄鼠狼,倒在院子里,黑子摇着尾巴凑过来,却被牛小田暂时撵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想吃了这只黄皮子?”勾彩凤一愣,连忙摆手,“俺还真不会做,就怕弄腥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这玩意!”牛小田摆摆手,“嫂子帮着把皮剥了,泡水梳好,留着做手套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着呢!”

    勾彩凤说着,捡起黄鼠狼,又挂在晾衣绳上,跑进屋里,取出了切肉刀。

    头一次解剖黄鼠狼,勾彩凤对此好奇又期待,心里也挺佩服牛小田,连这么狡猾的邪物都能抓到。

    “嫂子,剥皮后,小心分解它的脊骨。有一样东西,就藏在骨头缝里,黄豆大小,软软的,像是一汪水,别刺破了,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药材。”牛小田认真叮嘱,说的正是黄鼠狼精的假丹!

    牛小田见识过勾彩凤解剖野兔的本事,相信她一定能做好此事。

    自己动手,都未必能保证假丹完整。

    “俺记住了,不会弄错的。”勾彩凤点头,又问:“除了皮,其余的该咋处理?”

    “内脏扔茅房沤肥,骨头和肉都扔给黑子吧!”

    除了皮毛,牛小田的意思,就只要那黄豆粒大小的一汪水啊!

    勾彩凤仅仅一愣,便开始忙起来,手法利落,下刀奇准,一张完整的皮很快被扒下来,泡在水里,清理上面粘着的胶。

    掏空内脏后,勾彩凤开始对着黄鼠狼的脊骨较劲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,一点点剥开筋膜,再小心撬开骨缝,足足过了二十分钟,勾彩凤才从第八节脊骨间,找到了牛小田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轻轻托在刀尖上,进屋给牛小田看,直到现在,她都不知道这到底什么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不已,连忙取出提前准备好的小玻璃瓶,让勾彩凤把假丹放到里面,大功告成!

    乐颠颠的牛小田,还大方地给了一百元的辛苦费。

    勾彩凤的脸都红了,一点小事哪能得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推了好半天,还是收下,勾彩凤感动的够呛。

    假丹,对于牛小田很重要!

    服用了一段强武丹,再配合这颗假丹,应该就能进入真武二层。

    黄鼠狼精剩下的部分,被勾彩凤轻松拆成若干部分,放到黑子的食盆里。

    黑子眼睛闪闪发亮,一通狼吞虎咽,连骨头带肉,全部生嚼吞下去。

    勾彩凤一旁冷眼瞧着,越看越心惊,基本断定,传言是真的,这就是一只罕见的狼串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黑子张口吐出一样圆溜溜的东西,正是牛小田射到黄鼠狼精脑中的铁珠,滚落在勾彩凤脚下。

    勾彩凤捡起来,挠挠头,大惑不解,到底又给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黄鼠狼精的骨肉,功效大补,但牛小田觉得恶心难以下咽,倒是让黑子捡了个大便宜,对它也有补益作用。

    整个下午,黑子都趴在洞里没出来,等晚上出来时,摇头摆尾,显得格外精神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用了一个下午,处理那颗假丹。

    泡水若干次,直到里面再无一丝杂质,也将可能存在的毒素,彻底清除干净。

    根据《医仙真诠》上的处理方法,牛小田小心翼翼将假丹烤干,缩小成绿豆粒大小,色泽也变成了金*。

    将假丹碾碎成粉末,牛小田又从买来的药材里,找到党参、黄芪、当归等,熬制成一小团粘稠的浆糊状。

    看着挺满意,牛小田又把假丹粉末,均匀地混在其中,做成了三枚浅黑色的丹丸。

    《医仙真诠》中,对这类丹丸,有个统一的名字,进阶丹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可以让修为进阶,异常珍贵。

    “小田,工地上的土台堆好了,鞭炮也从村民手里购买了一些,就等你这个大仙做法了。”

    晚饭时,安悦提及了此事,自然希望上午就鼓捣完法事,少影响工程进度。

    “姐放心,这事儿包在我身上,晚上就准备材料。”牛小田拍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什么?到现在,你居然什么都没准备!”

    安悦有点恼,也就是崔兴富指定的厂长,否则工地上随便拉一个出来,都比牛小田尽职!

    “嘿嘿,准备起来也不难,也就需要三十几样东西。”牛小田嘿嘿直乐,气得安悦差点把筷子扔过来。

    “牛大仙,别磨叽了!”安悦瞪起眼睛,忽然想起了什么,提醒道:“明天是吉日,别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天日子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是明天,不能再拖了!”

    “都听姐的,您老吃着,我先去溜一圈。”牛小田推了碗,一溜烟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兴旺村腚大的地方,什么消息都传播得很快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路走,一路聊,大家纷纷问起了明天的法事,好奇心尤其强烈的妇女们,都想去现场瞧瞧热闹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概不惧,想去就去,人多热闹,才有气氛。

    否则,一个人的舞台,也挺没意思的。

    逛游到九点多回家,牛小田拉出个单子,开始做准备。

    穿着睡衣的安悦,过来瞪着眼睛提醒,明天别睡懒觉,上午必须处理完。

    另外,把做法事留下的东西,都要清理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去现场吗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去啊!”安悦猛摇头,回答相当干脆。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