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悦的解释简单直白,她好歹也是村官,不方便公开掺和这种事儿。

    要是让上级知道了,指不定就要被揪住小辫子,被批评治村不严、支持迷信活动等等。

    “哦,还有这么多弯弯绕呢!”牛小田大致懂了,又挠头道:“可你确实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笨啊,到时我有借口,就说村民为了工厂建设顺利进行,自行发起的祈福活动,不好强加干涉。”安悦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高明!”

    牛小田竖起大拇指,安悦却撇撇嘴,颇有些无奈道:“跟你瞎混,搞得我都没什么原则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都是为了兴旺村的发展嘛!”牛小田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清晨,下了一阵小雨。

    雨过天晴,日头高悬,碧空如洗,水汽很快蒸发干净。

    轻柔的微风中,带着一丝甜意,牛小田穿上昂贵的西装,整理好发型,还擦了点安悦常用的护发素,带着炕桌等法事用品,骑着摩托车出发了,一路哗啦啦作响。

    刚刚八点半。

    工地现场,已经聚集了上百位看热闹的村民,以妇女居多,闹哄哄的,还有人比划着剪刀手,跟推土机合影留念。

    安悦没来,林大海发挥了作用,带着刘会计,单手掐着腰走来走去,帮忙维持现场秩序。

    建筑工人们则叼着烟,远远抱着膀站着,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,他们只是兴旺村附近的过。

    牛小田无疑是今天的焦点,刚停下摩托车,人群立刻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今早的那场雨,是不是你安排的?”一名村妇开玩笑问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,连这都知道!”牛小田夸赞一句,傲气地挺着胸脯继续吹嘘,“我还安排了今天的好天气,雨后阳光普照,风和日丽,正适合召唤土地神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给俺也安排一下,下次进山捡到宝。”一名中年汉子凑过来赔着笑脸。

    “可以,捎带着再捡个媳妇咋样?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以后咱可就多了个二房!”中年汉子接过话茬。

    “有的忙喽!”一人起哄。

    “白长这么壮实的腰?”中年男人得意的拍了拍身体两侧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哄堂大笑,随后,中年汉子就被自家媳妇,恶狠狠地揪着耳朵,拖出了人群,发出欢乐的求饶。

    林英来了,大概是闲着没事儿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跟村妇们混在一起,站在较远的地方,低头摆弄着手机。

    阚秀秀也来了,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,换了套干净衣服,人也很安静。

    阚方山早就对外宣称,女儿的病好利索了,谁他娘的要是再胡咧咧,别怪他撕破脸。

    因此,也没人敢调侃阚秀秀半句。

    跟村民们说笑一阵子,牛小田让大家散开,立刻准备开坛做法。

    让刘会计等人,帮忙拿着做法事所需材料,牛小田迈着目中无人的步伐,来到工地的中心地带,缓步登上了三米六的高台。

    上方,长宽各一米八的泥土平台,压得非常平整结实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炕桌稳稳地摆在上面,铺上一块白布,又把香炉、水碗、一块熟肉、黄纸、桃木剑等,依照次序摆放好。

    还有一小袋黑豆、朱砂、毛笔、墨水、矿泉水等,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双脚岔开站立,面北朝南,抬头望着天空,一动不动,像是一尊石化的雕塑。

    气氛顿时变得庄重而严肃,高高在上的牛小田,立刻化身成少年法师,气场七丈八!

    如果安悦在这里,一定会埋怨牛小田故弄玄虚,赶紧做法,鼓捣完了事。

    百姓们不这么认为,觉得这才带样,简单了才叫糊弄。

    于是,纷纷围拢过来,站在前方不远处,没人喧哗,甚至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其实嘛,牛小田只是被刚才的一阵风,迷了眼睛,正在不停眨眼,想要尽快沙子给弄出来,而已!

    沙子被眼泪冲了出来,牛小田看了下腕表,九点,可以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没有道袍,也没拂尘,但并不影响做法的效果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上记录得很清楚,开工当敬拜土地神,保佑平安顺利。

    简单说,在人家地盘上开工动土,搞出各种动静,即便是出于礼貌,也该气地打一声招呼,省得主人怪罪。

    将碗里倒满清澈的矿泉水,牛小田拿起桃木剑,在水碗里蘸了一下,随后在脚下,刻画出“魁罡”两个字,双脚踩在上面。

    插上降香点燃,牛小田双手夹着桃木剑,开始郑重的三鞠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口中念诵出请神咒:

    太乙灵阳,紫气煌煌,设案焚香,飞召四方,土地神君,感应万物,庇佑车马,万事安康……

    嘿嘿,一名村妇瞧着玄乎,没忍住,咧嘴笑出来,周围的人立刻瞪起一圈眼睛,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狂风吹来,还有呼啸之声,地面之上,瞬间扬起一阵土雾。

    而这些黑*的土雾,居然快速将法坛给围住了,形成了一个漩涡,不停地旋转着,持续向上。

    好神奇!

    土地公公降临了!

    牛小田堪称牛大师,居然真就请来了土地神。

    百姓们惊得目瞪口呆,暗自佩服不已,牛小田却在这阵风中,嗅到了腥气,眉头不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肯定有法师在附近,正在故意捣乱!

    实在太可恶了!

    口中念出息风咒,牛小田抓起一把黑豆,朝着四周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黑豆落下,升腾的土雾立刻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土雾却化作了数十个小型的旋风,继续在法坛四周,快速地旋转着。

    传说中,这样的旋风,是冤魂形成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耳中,也似乎听到了鬼魂的呜咽之声,法师还在试图影响他的心智,想让他在众人面前,现场丢丑。

    继续念咒,牛小田再次抛出黑豆,足足用了半分钟,小旋风也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仪式还没结束,法师,不会轻易善罢甘休!

    “英子、秀秀,你们两个快点过来!”牛小田高喊。

    书上有记载,完璧之女立在法坛下方,可阻止邪风入侵,持真*,危急时刻,牛小田也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