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帮着小田哥做点事儿,阚秀秀很开心,立刻小跑着过来,规规矩矩站好。

    林英却站着没动,很是迟疑,她即将跨进大学,成为象牙塔里的骄子。

    对这种所谓的乡村法事,内心不免抗拒。

    没看到林英的身影,牛小田有些失望,还没去读大学,就已经有差距了。

    可惜,安悦不在这里,否则,换成她当*也行。

    “英子,快去帮小田。”林大海看出情况不对,催促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磨叽什么,这么多人看着呢!”林大海提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声干嘛,又没说不去。”

    林英嘟嘟囔囔,终于,也从人群里走出来,低着头来到法坛下方。

    “英子,你站在东南方向,秀秀站在西北,都背对着我。”牛小田连忙做出安排。

    阚秀秀立刻照做,小身板挺得直直的,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而林英慢慢腾腾,看到人群中父亲瞪着自己,也按照吩咐背对着牛小田站好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又是一阵狂风袭来,匪夷所思的是,居然从法坛四周,绕行而过。

    牛小田松口气,重新念诵请神咒,继而用朱砂和墨水混合,拿起毛笔,铺平黄纸,现场画了一道符!

    桃木剑挑着符箓,牛小田用高档打火机点燃,让燃尽的纸灰,落在面前的水碗中。

    狂风还在四周呼啸,吹得庄稼哗啦啦作响,受到狂风的影响,天空中也飘来了*的云朵,将日头都盖住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对此全然不理会,将水碗中的符水,倒在法坛四周。

    重新注满清水,牛小田继续刚才的步骤,画符、燃烧、倒水,偶尔还朝着四周,撒一把黑豆。

    如此重复了八次,黑豆也扔光了!

    四周的狂风,终于彻底平息了,天空云朵散开,太阳公公也露出笑脸。

    一阵细小的微风,好像从地面冒出来的,将落在香炉内的香灰扬起,均匀的洒在桌面上,形成了一个正方形的图案。

    法事完成!

    现场响起掌声和叫好声,小田太牛了!

    牛小田收拾起物品,夹着桌子,走下高台,向两位女*表示感谢!

    阚秀秀笑得很甜,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,能帮到小田哥哥没什么。

    而林英的笑容很勉强,随意点点头,脚步匆匆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小田,可以放鞭炮了吧?”刘会计过来询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,土地神已经收到了我们的心意,保佑开工大吉,大家都发财!”牛小田高声道。

    噼噼啪啪!

    鞭炮声此起彼伏,响彻大地,也带动了全场欢乐的气氛。

    大家喜气洋洋,心中充满了美好的期盼,一边相互说笑聊天,纷纷回家去做午饭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刚才的风很奇怪,到底怎么了?”林大海抱着膀子问。

    “说来你可能不信,有高手在捣乱,不想让兴旺村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不怎么信,现在觉得凡事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找不到此人,应该是去过咱村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眼神,看向了远处的庄稼地,他相信,那人刚才就藏在里面。

    此时,应该早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我侧面帮你留意些陌生人。”林大海道,又说:“英子让我惯坏了,爱使小性子,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刚才临时抓不到人,只能委屈英子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刚才是有点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婶子跟安主任,到底什么关系?”林大海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她咋说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说是她同学的女儿,但我总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林大海欲言又止,但牛小田已经跑开了,让刘会计帮忙将炮仗灰扫到一边,不要留在工地现场,这也是安主任的安排。

    林大海看得出来,牛小田这个举动,是刻意避开敏感话题,越发坚定了内心的猜测。

    回家后,牛小田坐在院子里抽着烟,心情有点小郁闷。

    可恶的法师,一再出手捣乱,却是连影儿都抓不着,而且,真要是面对此人,牛小田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对方也没有必胜信心,否则早就登门挑衅了。

    总结过后,牛小田认为,还是自己的修为太低,感知力太差,难以发现此人。

    那就从今晚开始,服用进阶丹。

    安悦下班回来,心情还不错。

    一则,开工法事顺利结束,牛小田没惹出乱子来;

    再则,兴旺集团也来了消息,将派来更多的工人和机械设备,力争三个月内,让加工厂投入运行。

    “小田,听说你做法引来了狂风?”安悦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屁,是邪风!”

    “又出现了一只黄鼠狼精?”安悦想当然。

    “比黄鼠狼精厉害多了,姐,你搬家吧,我已经被人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一直被人盯上好不好,本主任可帮了你不少忙,别想忘恩负义的撵我走。”安悦表示鄙夷。

    “嘿嘿,留下来也行,祸福无常,自安天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看着我倒霉,随便好了!”

    安悦不以为然,进屋去了,也没等牛小田,拿起筷子就吃。

    加工厂那边工程进度很急,她这个常务副厂长,也有的忙了。

    然而,好半天也没见牛小田进来,安悦忍不住喊:“小田,你不吃饭了?”

    “心情烦着呢,不吃了!”

    “毛病真多,剩饭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留着你晚上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吃剩饭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留着喂狗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真就没吃饭,他要清空肠胃,才能服用进阶丹。

    修行不易,遭罪难免,牛小田既然被*推到了这条路上,也只能硬着头皮,一直走下去。

    晚上,让勾彩凤只做了一人饭量,安悦一个人吃饭,还觉得有些不太适应,冷清的感觉。

    更让她不适应的,这小子晚上居然要关门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不许关门,我怕鬼。”安悦无奈承认了胆小原因。

    “不关门也行,别管听到了什么动静,你都不能过来打扰我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提醒,他还不清楚,服用进阶丹之后,会出现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安悦却想错了,嘲讽的语气,“没媳妇很可怜,你是不是想看片?可以戴*,我送你一副。”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