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“小哥哥,搞对象不?”

    巩芳扭着小腰,嘻笑着朝着牛小田奔来,力气还挺大,将试图阻拦的姐姐巩娟,推了一个趔趄,差点就摔倒。

    这幅尊容,贱到极致,让人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牛小田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此刻,也想跟范志辉一样,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安悦急忙起身,伸出胳膊挡在前面,巩芳立刻翻脸了,叉着腰开口就骂:“你这个小*,滚边儿去,别想阻止老娘找男人。”

    安悦气得肺都炸了,如果巩芳不是病人,非得一拳打爆她的脸。

    牛小田快速打开针盒,取出一根银针握在手里,呵呵一笑,“芳芳啊,真的想哥哥了?”

    “想死了!”巩芳立刻扭捏回应。

    说什么呢?

    安悦不由回头瞪了牛小田一眼,眼神暗示,不要胡来,她有病打死你都不偿命,你没病,欺负她就不行!

    却看见牛小田晃头给了她一个眼色,不用拦着,本大师自有办法。

    安悦闪避到一边,巩芳立刻靠过来,媚眼频频放电,一根手指还含在嘴角里,嗲声道:“小哥哥,去我屋啊,咱们欢乐今宵,来年再给你生个娃!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巩娟羞臊无比,忍不住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妹妹的举动,把家里的脸都给丢光了,同样的话,也跟自己的男人说过,完全不知道羞耻为何物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起身,装着去揽巩芳的腰,突然右手上抬,手中的银针,骤然刺入巩芳头顶的百会穴上。

    这个法子,安悦见过,心头疑惑,难道说,巩芳也被黄皮子给迷了?

    情况并不相同,巩芳并没有因此清醒,反而凶相毕露,脸孔立刻扭曲,回头就去掐牛小田的脖子,口中还发出了嘶吼声。

    巩娟吓了一跳,却露出释然的表情,她宁愿妹妹见到男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闪身躲开,绕到巩芳背后,一掌就拍在她的后心之上。

    巩芳僵在当场,只见牛小田快速拉过巩芳的胳膊,控制在背后,对着安悦喊:“姐,过来抓住她!”

    安悦愣了下,几步跨过来,从牛小田手里,接过巩芳反背的手腕,用力死死抓着。

    巩芳缓过神来,挣扎得非常激烈,还用脚往后踢。

    恼羞于巩芳刚才骂人难听,安悦不由抬起膝盖,使劲顶了几下她的*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一把银针,快速落下,印堂穴、四白穴、人中穴、承浆穴,还有云门穴等等,将巩芳的前面,扎得像是个刺猬。

    巩芳终于消停下来,却仿佛被定了身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眼睛总这么瞪着,会瞎掉的,牛小田心怀怜悯,上前替她合拢眼皮,又让安悦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她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安悦问,从目前的情形看,只是控制住了,显然并没有治好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她身上动了手脚,还得细细查。”牛小田沉声道。

    巩娟也跑过来,颤声道:“小田,我妹妹她,平时不这样的,见到男人,总是抬着眼皮,能入她眼的可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先把她抬屋里去,注意别碰到那些针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将双手插在巩芳的腋窝里,安悦和巩娟会意,分别抬起巩芳的一条腿,就这样,三人保持脚步一致,费力地将她抬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跟兴旺村一样,也是火炕,三人将巩芳平放在上面躺着。

    安悦还好,巩娟已经累得气喘吁吁,看着被扎成刺猬般的妹妹,难免心疼落泪。

    要不是相信牛小田,她肯定不答应这么折腾妹妹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妹妹是不是中邪了?”巩娟问。

    “还真不是,比那更严重,不太好办。”牛小田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可得救救她,多少钱都行。”巩娟着急的连连鞠躬。

    “不是钱的问题。”牛小田摆手,解释道:“有人在她身上,贴了一道透体符,符箓的内容,干扰精神,见到帅哥就犯花痴。我说的不好办,是她得脱了衣服,我才能找到透体符,将其拆掉。”

    又要*服!?

    安悦咬牙切齿,后悔不该同意他来,每次都会出意外!

    未出阁的大姑娘,在男人面前,*衣服,确实挺难为情的。

    巩娟的女儿范雨晴,就曾经面临过这个问题,好在当时有安悦代劳,避免了尴尬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,安悦也不懂,必须要牛小田亲自操作才行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觉得不妥,那就先这样,以后再找机会吧!”牛小田摆手。

    巩娟犹豫了片刻,还是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妹妹这幅样子,难说跑出去后,会被人轻薄,还不如当众让牛小田检查,只要不说出去就行。

    还有个高尚的理由,病不忌医!

    “小田,你先出去。”安悦做事谨慎。

    牛小田背手出了房间,几分钟后,安悦才喊他进来,不出所料,巩芳身上的重点位置,都给用枕巾遮挡了。

    取出量人镜,牛小田放在眼皮底下,一寸寸观察巩芳的肌肤,像是在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找到了!

    当量人镜经过巩芳的胯骨时,立刻有浅浅的纹路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根针!”牛小田摊开手掌。

    安悦连忙跑出去,在石桌的针盒里,取来了一根银针,放在牛小田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次,牛小田并没有运针如飞,非常小心地在皮肤上挑着,比绣花还要细致还要慢。

    巩芳对于痛感浑然不觉,依旧保持着原有姿势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半个小时,牛小田才起身松了口气,说道:“搞定了,你们先给她穿上衣服,然后我再将针*。”

    又出去等了片刻,巩芳这才穿戴整齐,牛小田快速将银针取下,握在手里一大把。

    巩芳猛然睁开眼睛,扑腾一下坐起来,惊愕问:“你们两个,明明在院子里,怎么进我房间里了?”

    “是你主动邀请帅哥进屋的。”安悦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都不认识你们。”

    巩芳直摇头,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,浑然不知,还朝着姐姐投去不满的眼神,怎么随随便便带人进入自己的闺房。

    “小芳,是牛大师治好了你的病,还不快点感谢。”巩娟急忙说。

    “又来,我没病!”巩芳大声争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