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好了病,翻脸就不认账!

    安悦也不高兴了,后悔没把巩芳花痴的一幕用手机拍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也拍不了,作为姐姐的巩娟,是绝对不会答应给妹妹录像的。

    巩芳不信任牛小田,也有原因,姐夫和姐姐从来没提过,外甥女的怪病,就是被这个乡村小术士给治好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冷笑着,竖起两根手指,直呼其名,“巩芳,先说一件事,你脸上写着破财两个字,至少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“小芳,前些日子给你的两万块钱,怎么就花没了?”

    巩娟有点恼,这还是背着男人偷偷给的,这妹妹也太败家了吧!

    “姐,我上哪里花两万块去,只花了两千!”

    巩芳着急辩解,说秃噜嘴,也等于变向证明,牛小田说对了。

    数字正确,又没说是两万。

    “这笔钱,你可能用于治病了。”牛小田哼笑。

    “还要说多少遍,我没病!”巩芳气呼呼道。

    “你睡觉呼噜声响亮像打雷,常常把自己吵醒,这不是毛病吗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又说对了!

    巩芳俏脸上写满尴尬,极为不满嚷嚷:“姐,你咋什么事儿都跟外人说。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,什么事儿都往我身上推!”巩娟气蒙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姐说的,是我看相看出来的,你为了治疗打鼾,给了那人两千,确实治好了,却一觉睡死了!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终于,巩娟知道了来龙去脉,不由恼火:“妹妹,这人不是给你治病,是想害死你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巩芳一时语噎,沮丧地耷拉下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估计,不是害命,是为了谋财。”牛小田一脸严肃,又说:“我要是不来,等过段时间,医院也治不好花痴毛病,那人就主动登门了,宣称可以治疗,要多少钱,你们都得拿。”

    这下,巩娟全懂了,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这人简直坏透腔了,猪狗不如!小芳,快说他是谁,让你姐夫找人整死他!”

    这也是牛小田想知道的,能够使用透体符,这人的水平还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巩芳吭哧了半天,到底还是说出了事情经过,三天前,她出门去买化妆品,途中遇到了一名中年妇女,长相普通,穿着也很普通。

    擦肩而过时,中年妇女叫住她,直接点破,她有打鼾很响的毛病,将来嫁人,会被男人嫌弃的。

    巩芳很诧异,停下脚步交流了几句,中年妇女宣称通过气色瞧出来的,而治疗这种毛病,是家中祖传,手到擒来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最终,巩芳花了两千,购买了治疗方法,枕头下面放一把小剪刀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放剪刀的方法,真能治疗打鼾吗?”巩娟问,她也有这个毛病,只是动静没有妹妹的大。

    老公对此没提出任何反感,因为他的呼噜声更大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,倒是对梦魇有些辅助效果。”牛小田道,又问巩芳,“她没有触碰你的身体?”

    巩芳使劲挠着头,好半天才想起来,“她拍了我胯骨三下,说是*大,好生养,将来一准头胎得男。”

    准了!

    巩芳的话,再次证实,牛小田刚才拿着放大镜,用针在那个位置挑来挑去,没有任何轻薄的想法,透体符果然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路上偶遇之人,而且相貌特征不明显,寻找不易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表示,透体符被拆除,对方会感应到,不会再登门了。

    请两位人先去院子里抽烟喝茶,巩娟跟妹妹坦白进行了沟通,甚至还说了牛小田的治疗方法。

    巩芳虽然羞愧,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,跟姐姐出来,向牛小田表示感谢,还主动加了。

    “志辉来了电话,今天中午,无论如何,也要请两位吃饭。”巩娟热情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“兴旺村正在建厂,村部那边还挺忙的。”安悦推辞。

    “快中午了,不差这一会儿,不然,志辉该埋怨我招待不周了。”

    巩娟一再邀请,盛情难却,两人只能答应,牛小田还给勾彩凤通了个电话,中午的饭就不用做了。

    巩娟也坐上安悦的车,三人一起赶往青云镇的福旺酒楼。

    范志辉也不忙了,提前订好了包间,一进屋就跟媳妇打听,咋治好小姨子的毛病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用针扎了几个穴位,小芳的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巩娟没说*服治疗,也是保护妹妹隐私,不给自己的男人留下任何遐想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,小田是真人,没有搞不定的。”

    范志辉竖起大拇指夸赞,又给众人倒酒,安悦表示还要开车,不饮酒,即便镇里没那么严格,也该遵守。

    四荤四素八个菜,鸡鱼肉蛋一样不差。

    牛小田边吃边喝,大快朵颐,很是愉悦,一度都顾不得聊天。

    兴旺村建厂,来往车辆很多,早就传遍了青云镇。

    范志辉跟村主任安悦聊起此事,认为这是一次乡村发展的大好机会,夸赞安主任招商引资有本事,并表示祝贺。

    当得知牛小田就是集团指定的厂长,范志辉差点惊掉下巴,很不自在地夸了句年少有为。

    人比人,气死人!

    十八岁,有人在读书,有人在种地,也有人刚走上了打工路。

    可对面这位,却坐上了厂长的位置,让范志辉也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走马上任的那天,可得请,到时候,我给你随一份大礼。”范志辉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那太不好意思……”牛小田心头一动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安悦嗓子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行。”牛小田喝了半杯啤酒,指了指安悦,“我们安主任不让收礼,连一针一线也不让拿。”

    这个主任,管得有点宽!

    但见两人出双入对,关系似乎不同寻常,范志辉也不好评价,套地又夸了句安主任大公无私!

    “小田,我妹妹想知道,打鼾的毛病,能不能治?她毕竟还年轻,,没嫁人呢!”巩娟问。

    打鼾太响亮,确实拉低了年轻女孩的平均分,还有一种担忧,时间久了,会引发各种呼吸道毛病。

    然而,牛小田给出的答案,却把对面的夫妻二人,惊得目瞪口呆,还挺尴尬!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