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依我看,小芳姐呼噜声严重,是憋屁导致的。”牛小田不紧不慢地点起一支饭后烟,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安悦忍不住在桌子踢了牛小田一下,信口胡咧咧,什么乱七八糟的奇谈怪论,好恶心,没看着正吃饭呢!

    “这个嘛,我还不知道,咋看出来的?”巩娟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很简单,治疗过程中,小芳姐的身体,表现得太安静了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难道这就是打鼾的成因?”

    范志辉追问,牛小田的说法,完全颠倒了自己所了解的医学常识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打呼噜的原因有很多,但小芳姐就是因为这个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抛出了论点,还进行了详细论述,憋屁导致肠胃功能紊乱,进而又引发呼吸系统障碍,这些都能从巩芳的面相上看出来。

    消化系统属土,呼吸系统属金,五行之中,土生金。

    因此,消化系统出问题,呼吸系统缺少滋养,势必变弱,导致呼吸不畅,进而引发如雷般的鼾声。

    桌上三人,听得一愣一愣的,但仔细一琢磨,又觉得牛小田说得很对。

    嘿嘿,范志辉觉得好笑,不由笑出声,妻子立刻不满的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,连忙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关于屁的讨论,引发不适,让午餐提前结束了。

    出了福旺酒楼,途经建材商店,牛小田让安悦停下车,快步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,拎着个黑塑料袋出来了。

    安悦问买的是什么,牛小田神神秘秘的也不说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牛小田收到范志辉在上转来的两万块钱,立刻给安悦看了一眼,随后按照约定比例,转过去六千。

    安悦哈哈一笑,对此很满意,总算没白跟着忙。

    “多希望你充满正义的跟我说,姐两袖清风,拒绝贿赂!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我并肩作战,风险共担,利益同享嘛。”怎么说,安悦都有理,“小田,这种透体符,好像很厉害啊!”

    安悦边开车边闲聊,今天所见所闻,也给她提了个醒,不能让陌生人轻易触碰身体,可能会埋下隐患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会,给秀秀和英子用针刺下的,就是透体符,如果不清除,就会一直带在身上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水平,一定不如那人。”

    安悦看问题很准,同样是透体符,用针刺半天和用手拍三下,高下立现。

    “说对了!”牛小田并不否认,“这个女人很*,估摸着,挡了她的财路,早晚要找我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愣头青,做事不计后果。”安悦嘴上埋怨,心里也替牛小田担忧。

    “咱一身正气,鬼神不惧,谁来跟谁干!”牛小田拍着胸脯,豪情满怀。

    “多加小心吧,总觉得哪里不对头,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另类。”

    安悦善意提醒,眉头也皱紧了。

    先是精怪的出现,如今连怪人也有了,让人心生不安。

    轿车开进了村部,安悦下午还要上班,不得不说,她是个勤奋的村主任。

    嗯,较为勤奋。

    牛小田溜溜达达,拎着黑塑料袋,回到了家里,躺在炕上刚想补觉,上传来了滴滴声。

    发消息的是巩芳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你很邪门啊,连我憋屁都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写的服吧!”牛小田捎带回了个得意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公开说啊,守着我姐夫呢!”巩芳抱怨。

    要是还知道姐夫笑话她了,巩芳此刻更郁闷。

    “谁会嘲笑病人,大家心疼你还来不及呢。”牛小田没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,我多可怜哪!可现在,想放屁也没有了啊,咋办?”

    “吃韭菜,吃洋葱!”

    “噫~好恶心啊!”

    都是年轻人,两人就在上聊了起来,一时间倒也很欢乐。

    巩芳的工作,是镇里的小学语文教师,据她讲,憋屁的原因,是因为给孩子们上课,不想发出怪声,引来嘲笑。

    而这个问题,今后还要面对,不知道该怎么解决,除非换工作。

    于是,牛大师线上指导,方法有三。

    方法一,装着蹲下来捡东西,或者系鞋带,后面放松,导致气流振动减弱,可以放屁无声。

    方法二,使劲敲黑板,提醒同学们注意听讲,用更大的声音,掩盖住屁声。

    方法三,装着接手机,走出教室,将屁放在走廊里。

    绝了!

    巩芳发了一串笑得飙泪的表情符,最后跟了个大拇指点赞。

    为表示感谢,巩芳发来二百元红包,牛小田收了后,却又给她重新发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田,几个意思?”巩芳发来个大问号。

    “我也向你咨询一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说,我会尽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仔细回忆一下,给你下阴招的女人,到底长什么样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稍等!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巩芳发来一张网上找到的照片,“大概就这个样子,那女人的眼睛稍小一些,下巴更尖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巩芳打听。

    “这次帮了你,就把她得罪透了,肯定会报复我,不是有句话,挡人财路,如同杀人父母。”牛小田回复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跟你无关,这种人该死!”牛小田发了个流血的刀子。

    把巩芳感动得够呛,此刻在她眼里,牛小田简直就是正义的化身,形象非常高大。

    巩芳还说,她会找人修图,把更接近的形象,再发给姐夫范志辉。

    一旦有所发现,定要将此人打残,不让此人报复行为得逞。

    躺在炕上,牛小田很仔细的看巩芳发来的照片。

    很普通的农村妇女,胖乎乎的,混在人群中并不起眼。

    这种人居然也能把巩芳给忽悠了,不能说巩芳脑子笨,而是她手段很高明。

    将这个形象,反复记在脑海里,牛小田的睡意也没了,起身去了后园子的练武场,吼吼哈哈练起来。

    午夜时分。

    牛小田穿衣下炕,悄悄离开了家,这次没带黑子,却拎着那个黑塑料袋。

    一路来到老宅子,借着朦胧的月光,牛小田找到梯子,爬到屋顶上,从塑料袋里,掏出一些细小的粉末,均匀地洒在上面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个晚上,牛小田一直重复这件事,并没有人发现这个夜游神。

    这天,一个半灵异的事件,在兴旺村不胫而走,立刻被传得沸沸扬扬,引发了大家的强烈好奇。

    牛小田家的老宅子,在夜里闪闪发光!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