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发现这一异常现象的,是另一个夜游神李福广。

    据说,吓得尿了裤子,晚上都不敢出门了。

    跟着,就有人晚上结伴去看。

    再次证实,牛小田曾经居住的小土屋,草房顶确实在发光,比周围都亮堂。

    等隔晚,又一拨人去看时,光亮却消失了。

    安悦也听到了流言蜚语,午饭时,皱着眉头问:“小田,你那老宅子,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晚上发光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咱住的房子,那是自带仙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屁!有人说闹鬼!”

    “别听他们瞎说,就凭咱现在的本事,鬼都要跑得远远的。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“好多人都看到了!”

    “老百姓就喜欢编故事,传瞎话,不能当真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低头吃饭,根本没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安悦满肚子狐疑,相处久了,很了解这小子,越是神情自若,越是在耍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反而跟自己也没关系,安悦忍住好奇,也没再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    下午,有人敲响了院门,正是余桂香,还不错,提前洗头了,能闻到洗发水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嫂子,啥事儿?”牛小田笑呵呵问。

    “没听说吗?你家闹鬼了!”余桂香神秘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咋不知道?别瞎说,吓到安主任了。”牛小田指指身后的房子,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“哦,错了,是老宅子,晚上发光呢!”余桂香连忙纠正。

    “好嫂子,谁跟你说的,发光就是闹鬼?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风水宝地,在特殊的日子,晚上也会有光亮的。还有,鬼魂发出的光,忽明忽暗,见到人就散了,这是两码事。”牛小田强调。

    余桂香瞪大眼睛,仔细琢磨这话里的意思,继而乐得拍了下大腿,“不是忽明忽暗,是一直持续发光呢!小田,你家老宅子,难道说,是一块宝地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牛小田傲气仰着脸,鼻孔朝天。

    “可以前,你咋穷成那样?”余桂香还有疑惑。

    “净说些外行话,我以前不干活,也没饿死。住宅也有运势的,大运十二年,小运三年起,三年兴,背运过后,便是旺运,现在正好行大运。嫂子,你觉得,我今年混得咋样?”牛小田背着手抖着脚尖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嘚瑟!

    余桂香也没听明白什么大运小运的,反正觉得牛小田现在很好运!

    “那还用问啊!小田,你的运气真没谁了,不光是会赚钱,都当上厂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都是托老宅子的福。不过,嫂子,这事儿出门可别说。”牛小田低声叮嘱。

    “为啥?这是好事儿啊!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是好事,大家都去沾福气,那还不乱套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对,俺都想去你家院子里抠一把土呢!放心,俺不说!”余桂香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为感谢余桂香前来提醒,也为了让她保密,牛小田从仓房的货物里,找到了一袋子绿小豆,送给她回家熬水,清热解毒,增加免疫力。

    余桂香自然是欢天喜地,乐颠颠拿着东西走了。

    兴旺村重磅消息稀缺,余桂香憋得难受,觉得男人马刚柱不是外人,回头就告诉了他,牛小田家的老宅子,是一块风水宝地,所以才会发光!

    不信?

    是不是一直发光,而且还挑日子?

    真实不虚,瞧人家牛小田,混得多像样!

    马刚柱悄悄告诉了姐夫阚方山。

    而阚方山喝醉了,又把这件事儿,告诉了几位牌友。

    不出三天,这件事儿又传得人人皆知,连三岁孩子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小田,家有福宅,不挡风雨,只管发财!”

    一群小朋友,在路上结伴,边走边喊,瞧瞧,连童谣都编出来了!

    牛小田的家里,又开始热闹起来,不停有人过来打听,卖不卖老宅子,价钱好商量。

    还有人强调,牛厂长有了大砖房,老宅子都快塌了,留着也没啥用,不如卖了,省得变成老鼠窝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概不答应,不差钱,干嘛要卖了,那也是固定资产。

    越是买不到,心里就越痒痒。

    整天都有人去看牛小田的老宅子,院子里的草都踩得不发芽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破烂,也差不多被拿光了,更可恶的是,还有人悄悄烧香磕头,搞得一派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牛小田很生气,多次前去阻止,极度不满。

    可是,他前脚刚走,就有人偷着溜进去,用胶带粘墙皮,说是可以粘走运气。

    这么搞下去,房子会塌的,牛小田妥协了,万般无奈,只能卖房。

    购买者太多,只能进行拍卖,不偏不倚,价高者得!

    大家奔走相告,开心无比,一时间,报名很踊跃,牛小田的不停加加加!

    “小田!”安悦下班回来,一脚踹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咋了姐,这么大火气?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装迷糊,牛小田,你可太坏了!故意炒作,抬高价格吧!哼,你就是想卖老宅子,故意搞这套把戏。”安悦看穿了,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学了个一个词,饥饿营销,非常奏效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房顶发光是你鼓捣的吧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荧光粉而已,还是上次咱们去镇里买的。”牛小田揭开了秘密,他相信安悦嘴巴严,不会出去说。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!”安悦气得扬起拳头。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,老宅子的风水确实好,谁住谁发财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个报名参加拍卖的?”安悦问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出手机,看了眼上的求购者分类列表,摇头道:“唉,也不多,只有十个人。”

    这还叫不多,恐怕兴旺村的所谓有钱人,都聚齐了!

    真是个超级大忽悠!

    卖房买房,愿打愿挨!

    安悦虽然不满,但也没法管这种闲事。

    再说了,安悦相信,别管牛小田怎么忽悠,也不可能卖出天价来,毕竟购买力受限。

    “交保证金了吗?别拍了之后,回头又不买了。”安悦问。

    “姐,你就是我的军师,咋就忘了这个茬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道谢,快速发消息通知意向购买者,每人先交一千保证金,没拍到原路退回,要是拍了不买,那就直接扣了。

    补充拍卖规则,出价最高的如果放弃,依次顺延第二名第三名。

    听说要交钱,其中一人立刻表示不参加了,本来只是凑热闹的。

    存留率很高,其余九人犹犹豫豫,到底还是交了保证金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。

    村部大院,第一次聚满了人,男女老少都有,聊天打屁,欢声笑语,看起来比过年还热闹。

    牛小田福宅拍卖会,就在光天化日下隆重举行!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